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07

我回来了啊啊啊啊

看官们久等了,奉上更新=0=

※※※※※※※

「所以说,小希啊,你要给王杰希的惊喜是什麽?」坐在沙发上啃着零嘴,方士谦记得王希玟是为了给王杰希惊喜才偷溜的,结果搞的惊喜没见着,惊吓却是百分百。

「啊!」闻言王希玟踏着急促的步伐,跑到放置书包的椅子前往书包翻找着,然後又“蹬蹬蹬”地跑回王杰希面前。

「这是……?」王杰希接过王希玟递上的图纸,上头画着五个人,图纸的右下角还贴着奖章造型的纸条,上头有个1。

「我的图画在学校比赛拿到第一名喔!」王希玟敞开笑靥,在王希玟的画中,是王家二老、王杰希方士谦以及自己一同用餐的画面,小孩透过稚嫩的笔法却是画出了十分的动人。

「不愧是小希。」方士谦笑着揉揉小孩儿的头。

王希玟原本是想亲自拿到医院给王杰希看,不只是这张第一名的画作,其实王希玟所谓的惊喜也就是“自己出现在医院”这件事。得知事情原委王杰希摸摸鼻子,这两天自己都早出晚归,孩子想他所以闹失踪……

这锅怎麽跑到他身上了?!

「老师还说,参观日的时候这张画会被拿起展览喔!」瞧那小孩,得意得像什麽样,嘴角上扬整个人散发着孩童特有的活力,让方士谦直呼可爱。

王杰希愣了一下,前日子自己答应王希玟要参加学校的参观日,错过那麽多次这次可不能食言,王杰希问了日期随後立即打电话向医院请假。

这样一来便万无一失了,当然除非有紧急手术需要王杰希回去就另当别论……

「好了,时间不早,该睡觉了。」看着墙上时钟的时针停在数字9上头,小孩要早睡早起才行。

「好~我要跟爸爸睡!」王希玟表态。

「小希妳怎麽不跟方爹爹睡,有了爸爸就忘了爹爹!」方士谦捂着胸口,看着王希玟和王杰希倒退走三步,一副“你们父女真狠心”的样子。

「因为昨天跟……昨天的昨天都是跟爹爹睡。」王希玟很努力的回想,嗯没错,因为前两天王杰希早出晚归的,连人影她都没见着。

「行了你们。」王杰希无奈地笑道:「小希去刷牙,我们别理你方爹爹了。」

「好!」

就这样,一天和平的过去了,若无视方士谦哀怨的眼神那定会更加和平。

「奇怪……都过了半小时了,怎麽还没到?」机场大厅内,一名金发青年一边喝着贩卖机买的果汁,看着显示航班的版面就是一阵牢骚。

「有可能,今天天气并不是太好。」站在青年旁的男子说道。

两人自然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了。

这次有个来自英国的客户找上蓝雨甚至是特地从英国飞过来签约,考量到这名客户的重要性,喻文州决定亲自来接机,而总裁出行必定带上特助,於是咱们黄大特助也就跟着来了。

说好周六早上十点到达国内,谁知道自己都喝完两瓶果汁了,别说什麽客户,连个影子都没有。百般无聊之下,黄少天从口袋捞出手机,打开游戏开始消磨时间。

在黄少天打完好几场jjc後,喻文州那温和的声线响起:「到了。」看着航班显示已到,想来也不会等太久。

出口陆陆续续走出旅客,身旁接机的人也不少,当喻文州张望着客户的行踪时,他的目光却被不远处的一行人吸引住了。一名青年牵着一名小女孩同样站在大厅等候,而喻文州讶异的是,那名小女孩正是不久前才见过的小希。

那麽,小希身旁的就是她爸爸了吧。喻文州想道,只是喻文州越看,越觉得小希的爸爸怎麽看怎麽眼熟。

「文州,你在看什麽啊?找到人了吗?」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好奇自家上司的表情难得这麽丰富,一下惊讶一下好奇的。

「没、没事。」喻文州摇摇头,「我刚刚好像看见小希了。」他指了指方才小希二人所站的位置。

「啥?!」黄少天愣了愣,王希玟在这就代表王杰希也在这,不过显然喻文州并没看见王杰希,要不然他不会是这个反应,「哪里哪里?」顺着喻文州手指的方向看去,然而黄少天没有看见那名可爱的小孩儿。

「啊,查斯特先生。」这边黄少天还在寻觅,喻文州已经找到了这次蓝雨的贵客。

喻文州拉了把黄少天,後者也放弃继续寻找王希玟的身影执行工作去了。接到客户,蓝雨二人带着那名外国人离开机场。

但倘若喻文州在此刻回头,就会看见王希玟和她的爸爸。

不过他没有。

在机场某个角落,方士谦一手牵着王希玟,站在一旁等去厕所的王杰希。

方士谦也不是个安分的主,眼神四处飘,他也能算是个条件不错的alpha,加上长相也在水平之上,就算身旁牵着一个小女孩,那回头率也是颇高的。

就在方士谦继续蹭回头率的时候,眼神馀光一眼就瞄到站在不远处的喻文州。也就正好这时候,王杰希回来了。

「爸爸。」王希玟放开方士谦的手,一把抱住王杰希,王杰希笑着拍拍小孩儿的头,抬眼看着方士谦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王杰希问:「怎麽了?」

「是喻文州。」方士谦压低声音,身为王希玟的乾爹,方士谦自然是知道王希玟失踪那天是待在蓝雨而且还让喻文州亲自照顾。

闻言王杰希愣了愣,想说些什麽,却被一道声响打断。「杰希,小希,士谦」

「奶奶!」只见王母拉着行李从出口处走出,王父跟在後头,三人迎上前,王希玟见到王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拥抱,「奶奶,小希想你了。」这话逗得王母乐了,拉着小孙女就是一阵疼爱。

「伯父伯母欢迎回来啊!」方士谦笑道:「我们先上车吧,王杰希定了餐厅,现在去正好赶上饭点。」说罢还殷勤的替王母拉过行李。

王杰希看得出来方士谦想要做什麽,暗自摇摇头心底还是挺感动的,他也接过王父的行李,一行人就这样离开机场了。

一路上王家二老分享着这次出游的趣事,方士谦开车,王杰希坐在副驾。除了王家父母,王希玟也兴致勃勃地说着几天下来的生活,包括遇见喻文州和黄少天。

听完之後王母先是狠狠念了王杰希和方士谦一顿,後也一脸严肃的看着小孩儿,王父在一旁附和,这可是自己的爱孙,要是有个万一那该怎麽办?!

「爷爷奶奶对不起,小希跟方爹爹有反省,爸爸已经说过我们了。」泪光闪闪的大眼让人好不心疼,於是王母也在自家孙女的眼神下败阵下来。

见状王杰希不禁伸手轻揉着额角,女儿学会卖萌装可爱到底是好是坏啊……

因为王杰希下午有班,吃过午餐後方士谦送二老及王希玟回家,王杰希便自己搭车到医院。

一天,可以平淡却幸福。

周日是医院给予omega的特殊假期,而正好又是圣诞节。

通常来说王杰希是可以不用上班的,但荣耀医院两位强大的omega医师几乎很少休到周日,至少从来不会两个人同时休假。王杰希和叶修也算是挺有默契的,若一个人周日无法上班则另一个人定会在,倒是分摊了不少工作。

但今天叶修不在,所以王杰希得去医院值班。难得王希玟住在这而且刚好过圣诞,不能陪她真的有点可惜。更刚好的是,方士谦说他必须去参加一场研习,早就出门了。这下王杰希有些头疼,总不能把小孩儿独自留在家。

想来想去,王杰希还是打了通电话。

“喂我今天放假有什麽工作不要找我看看是要找郑轩徐景熙还是小卢都好反正你答应我今天让我放假可不能食言喔听见没?怎麽不回话啊到底是听见还是没听见喂喂喂喂~”

「……」彼端才接通电话没多久,王杰希瞬间觉得自己干了件蠢事,找谁不好干嘛找黄少天啊?!平白让自己耳朵受虐。

「黄少天,我是王杰希。」

“……什麽嘛原来是老王做什麽一大早打电话给我我都还没睡醒呢害我以为是文州催我上班有什麽事啊快说我还想睡呢。”顿了顿,黄少天继续说道:“昨天跟客户谈合约谈到三更半夜一点人性都没有我还是个omega他们就不能体谅体谅吗。”

原来黄少天还记得自己是个omega啊,王杰希心底默默吐槽,「我想问你有没有空帮我照顾小希,我今天要值班没人帮我带孩子。」王杰希看了一眼坐在餐桌上乖巧吃早餐的女儿,「既然你没空就算了,抱歉打扰了。」说完毫不留情地就挂了电话。

正想回到餐桌吃早餐的王杰希迈开长腿还没走几步,手里的电话开始“铃铃铃”的响着,来电显示为黄少天。

“喂你好歹也留给我一点反应时间嘛!我今天放假可以帮你照顾小希欸下午我要去你们医院参加圣诞活动小孩能带着去吗?正好你下班也能接走她两边不耽误。”

黄少天要参加儿童病房的圣诞活动王杰希自然是知道了,会打给黄少天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且小希挺喜欢黄少天的,於是乎黄少天便成了王杰希选择保母的不二人选。

「可以,但记得做好清洁,毕竟是到儿童病房。」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七点半,八点前到医院都还可以,「我把小希送去你那?」虽然王杰希也不介意黄少天顺便替自己顾家,不过现在他有求於人,要尊重对方意见才行。

电话那头的黄少天安静了有一会儿,王杰希叫了几声才得到黄少天的回应。

“欸别别别,我去你家好了,地址发给我等等就到。”

「行,那就谢谢了。」挂上电话,王杰希把地址传给黄少天,这才坐下吃早餐。

「是少天叔叔吗?」王希玟看着坐下的王杰希问,手里捧着一杯牛奶,眼睛在提到黄少天时还闪亮亮的。

「嗯,等等你少天叔叔会过来,爸爸去上班小希要听话喔。」王杰希笑了笑,想不到黄少天在照顾小孩的方面还挺有一套,看自家女儿多喜欢这玩伴。

「好!」王希玟咧嘴笑着,杯中牛奶喝完後将餐盘等拿到水槽边放好,踏着轻快的步子回到餐桌前,「那喻叔叔呢?」

「叔叔他会不会来?」

「不。」王杰希将最後一口面包吞下,「他不会。」

语气就如同平时无异,但此刻在王杰希面前的是不足十岁的小孩儿,若是方士谦在的话,定会听出王杰希那句「他不会。」富含了满满的隐忍和心寒。

「所以,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完善规划?」

喻文州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本企划书,站在他面前的一个中年男性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这的确是经过会计部的人所算出的最佳规划整理……我……」

「呵。」喻文州轻笑了一声,平时看起来温和的微笑在此刻看起来却宛如地狱的修罗,他离开座位走至中年男子身旁,轻声道:「柯叔。」

「您今年也近60了吧,我记得您的孙女……叫做安安对吧,我想您该多多陪伴她才对。」

「念在您替蓝雨打下众多基础,这笔……就收着当作养老金吧。」说罢,喻文州从衣服内袋掏出一张支票,上头的数字虽然不大,却是足以让一个人度过下半辈子。

男子闻言睁大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

「我怎麽了?」喻文州笑道,走回办公桌前按下桌机,「郑轩,送客。」

「柯主任年纪也大了,你跟着柯主任去收拾东西吧。」

男人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但在郑轩半强制的“陪同”之下,男人收了支票,离开蓝雨。

喻文州倒回座椅上,要是黄少天在估计不用几分钟就能解决这种问题,无奈今天是自己放人,而秘书处除了黄少天还真没人适合“谈判”。

黄少天愉快的去儿童病房渡过圣诞节,喻文州对着蓝雨里头的烂果子头疼。继续面对满桌的工作,时钟滴答滴答地跑者圈,时钟没有停,喻文州也没有停,期间秘书处的人进进出出,有工作的也有劝喻文州休息的,不过无论前者还是後者喻文州都是微笑应对。

当时针准准的指到数字5上头时,喻文州接到一通电话。

是黄少天。

※※※

这次超过两周才更,先说声抱歉啦(╯з╰)

谢谢各位的喜爱❤

偷偷说一下,昨天半夜看见大大的留言激发了我更文的欲望(对不起这里是懒癌

大大久等啦!谢谢你的不离不弃❤

评论 ( 8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