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繁叶落

沉迷大眼无可自拔o_O

荣耀更新计画 04

--怎麽会是他们?!

映入乔一帆眼簾的赫然就是微草的方士谦和高英杰。

有些分队在进行交易时都会派出两到三人进行“领路”的工作,以防忽然有状况发生影响到分队。显然这次微草的领路是方士谦和高英杰。

若是遇到微草的人,其实乔一帆也是挺尴尬的,但此时的他依然冷静的在黑夜中潜伏着。

--希望别有什麽状况才好。

乔一帆如此想着,不单只是因为他想顺利完成叶修交付的任务,更多的是,乔一帆不希望看到昔日夥伴兼好友出事。不过这种事多半都是事与愿违。

照理说,领路到达目的地之後,其馀的人也会陆陆续续和领路会合,但过了十几分钟仍然不见微草的其他人,当下乔一帆就知道不妙了。果然不出所料,下个瞬间几十名披着斗篷的黑衣人蜂拥而上,每个人手中都持有武器,棍棒甚至刀械。

方士谦和高英杰被团团包围。

看似单纯的想将二人包围加以攻击,但乔一帆完全看得出来,那些人在针对方士谦,他们正逐渐将方、高两人分开。待高英杰发现时他和方士谦早已相距至少五公尺,这让黑衣人更好下手,但高英杰实力也不弱。

当乔一帆看见一名被击飞出去的黑衣人看起来就像不支倒地,实际上是在抓空档要攻击高英杰。「英杰!」乔一帆眼见好友或许会受伤,他不再继续蹲点,乔一帆抽出暗藏在身上的匕首,直冲到那名黑衣人身後。

一刀穿心。

「一帆?!」高英杰惊讶道:「你怎麽在这里?」

「等会儿再说。」反手又将一个人击倒,乔一帆站到高英杰身後和他背对背,此刻的高英杰有些恍惚。什麽时候没有和一帆这样一起战斗了呢?是两年前一帆离开微草开始还是……

从他们俩进入微草开始?

「英杰,别走神!」好不容易脱离包围的方士谦回到高英杰身边,方士谦对於乔一帆的举动没有任何过问。一是因为乔一帆已经离开微草,他们已经毫无干系,二是以目前的情况而言,三个人,总比两个人好。

「是,前辈。」高英杰重新投入战斗,不过这群人像是不知何物为痛,除了被乔一帆一刀穿心的人以外。

在三人看不见的地方,三层楼高的货柜上站着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人以黑色斗篷遮住脸,而另一个人则是带着一个妖狐面具,给人一种寂静肃穆的感觉。

那名带着面具的人举起右手,随後指向正在混战的乔、高、方三人,他身旁的人立马冲出,速度之快。

那名黑衣人一加入战局,不仅是方士谦,连乔一帆以及高英杰都感受到更加巨大的压迫,尤其是方士谦,很明显的,这名加入混战的黑衣人依然是在针对他,而且这人的武力威胁都比其他人来得高很多。

将近二十分钟的战斗,三人以少敌众已经感到吃力,「为什麽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支援?!分队其他人怎麽了?!」方士谦无奈大吼着,这些人就好像没有痛觉、也不会感到疲惫,除了直接杀了他们之外,根本无法停下。

「一帆!」高英杰着急的大喊,两名黑衣人毫无预兆的直冲乔一帆。

“哒、哒”

两名黑衣人闷哼了声,随後倒地不起,乔一帆看见黑衣人的脑袋被子弹打出一个孔,脑浆和鲜血汨汨流出,他立马抬头望向子弹飞来的方向。

「沐姐!」乔一帆狂喜,他看见好几尺外的货柜上头,苏沐橙扛着一把狙击枪,飘扬的长发显得她英姿飒爽。

然而苏沐橙这两枪对於方士谦而言却没有任何帮助,甚至还导致方士谦落入更加危险的情形,高英杰眼睁睁看着那两个後加入战局的人硬是把方士谦打昏。

他们想带走他。

「前辈!」高英杰见状动身往方士谦所在的方向冲去,但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除了带走方士谦的两个人之外,其他还活着的黑衣人早已把前方的路给堵死了,硬冲上去绝对是自寻死路。

「英杰!别去!」喝止高英杰的不是乔一帆,这个声音是--

「队长!方前辈他……」

是王杰希,以及微草,其中还有三个高英杰不认识的人。

「一帆,没事吧?」叶修叼着菸走到乔一帆身旁,拍着他的肩,道:「刚刚发生了一点状况。」方才他领着唐柔和方锐到东码头时,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微草正在和一群人打斗,微草共四人,与同样也是十几名黑衣人缠斗将近十分钟,叶修见状马上带着兴欣二位加入战局。

有了叶修三人的协助,花了不到十五分钟便协助微草脱离战斗,但待他们赶来还是来不及,没能及时救到方士谦。

「前辈…我……」乔一帆低下头,他觉得自己没有办好叶修交代的事,然而叶修只是看着乔一帆轻轻一笑:「别想太多,眼下还是先把这些人处理掉吧。」

「怎麽样啊王大眼,哥伸出援手你们接不接受?」

「恭敬不如从命。」王杰希轻按着额角,神色不大好看,「不过最好叶神能够解释一下这些情况。」

「呵,到时候会说的。」

王杰希接下队长这麽多年,没有一件事比现在的情况还要令他烦躁。方士谦身为微草副队,然而却被不知名人士给掳走,如今方士谦的确切位置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完成交易,回到微草据点王杰希向队员们交代了一些琐事便回到属於自己的队长室。哪知道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不速之客坐在属於他的位置,还非常有閒情逸致地摆弄着放在桌子上的装饰。

「杰希回来啦。」来者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是说王杰希也很少看到那人脸上有着微笑以外的表情。

「……看来微草的防备系统还是不够完善。」王杰希关上门,这是第几次了?每次他来都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看来要让小別他们加训了。「怎麽会来?」走到来者身旁,王杰希倚着桌子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微笑的人。

「怎麽,那麽久没见杰希不想我吗?」无辜的大眼睛眨呀眨的,不过王杰希早已免疫了,「我们早上才见过。」

「不一样啊,还是杰希比较喜欢我叫你王队?」

「那也不错。」王杰希认真的点点头,「那麽,喻队,能够从我的位置上离开了吗?」

「杰希真无情。」来者--喻文州手搭上王杰希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王杰希的领子,「说实话,真的不想我?」

「想的。」垂下眼眸,王杰希低下头和喻文州额头相抵,「文州,我想你了。」

两人鼻息交融,多久没有像这样,身边只有他,两人嘴唇相贴,不带任何一点情欲,只有满满的爱和思念。

王杰希:小别,下次把整个据点的戒备提升,一只鱼都不能放进来。

刘小别:……是,队长。

某只鱼:???

荣耀更新计画 03

「我说老叶,你回来的也太晚了吧。」

「欸,说不定是被韩文清那小子留下来进行什麽教育也说不定。」

「老大老大,你真的被韩文清那小子留下来啦?你们在干嘛啊?切磋比武吗?」

结束与林敬言的谈话的叶修就继续往目的地移动,没过多久,叶修停在一间看起来与其他废墟搭建成的民房有许大差异的建筑,和周遭的景象颇有参差,却给人违和又协调感觉。

房子的招牌写着兴欣二字,门口挂着休息中的牌子。

这间酒吧原本隶属於嘉世,是嘉世在贫民窟的情报据点之一,嘉世倒臺之後便作为一间正常的酒吧继续经营着,但这并不是叶修选择兴欣的原因。

当叶修走进酒吧就看见方锐和叼着菸的魏琛各占据吧檯的左右两端。而包荣兴则是站在吧檯里替两人斟酒……好吧,其实那是柠檬水。

「呦,看不出来你们两个还会担心哥晚回来啊,真是令人感动。」叶修走到吧檯旁的座位坐下,燃起一根菸「不过要不是因为老林拦住我,你以为我会现在才回来吗,方锐大大。」

「还有包子,你可别在韩文清面前这样叫他啊,得叫他韩队。」末了叶修补上一句话:「也给我一杯柠檬水。」

「好咧老大。」包子答应的爽快,也不知道是在回应哪一句。

「喂!我说老叶你刚刚说你遇到谁来着?」听到几个关键字,方锐探头看着叶修。

「唉…老林也是挺努力的,奈何咱们方锐大大看不到啊。」接下包子递来的柠檬水,「沐橙他们去哪了?」叶修问道,这个时间,应该大家都会在的。

「老板娘在地窖点货,苏妹子和小唐说是要去京城,等会儿就回来,小安跟莫凡都回家去了,罗辑也还在京城呢。」魏琛左顾右盼,现在酒吧没有营业,除了方才所说的人以及在场的人,还少了一个,「小乔去哪了?」

「我让一帆替我办些事去了。」弹落菸灰,叶修看着窗外的景象,「方锐大大啊,劳烦你通知沐橙他们尽快回来,今晚准备去干一票大的。」

「喂!老叶我问你话呢!老林跟你说什麽了?」方锐一边忿恨的盯着叶修一边拿出手机拨号。

「呦,一复出就搞事情,老叶你莫不是不想那些人安生。」魏琛挑着眉看着叶修,「要做什麽?」

「晚点我会解释,先让他们回来吧。」把菸捻熄在烟灰缸里,叶修站起身,「罗辑他们就不必了,不过至少小安要回来。」

国内有三座大型码头,位於京城的北码头、东码头,以及位在贫民窟的南码头。

此时的乔一帆正在南码头的货柜集散站待命,他伏趴在将近两层楼高的货柜上,神情专注。

---时间回到稍早之前。

「一帆,有件事想麻烦你。」叶修在前往黑色领地前曾私下找过乔一帆,叶修希望他能到南码头执行监视任务。

过了今天的会谈之後想必各分队一定会紧咬着资源不放手,兴欣目前非常需要这些,但若想拿走资源现在只剩下两个选项。

谈判或抢。

不过叶修可不想动粗,多伤和气啊,於是就有了这事儿的发生。不过,会让叶修亲自出现在分队的交易地点想当然还有比资源更重要的事……

「如何?你想去吗?」叶修难得严肃了,「如果你不想也没关系,我会找其他人,但我还是觉得你比较适合。」

「让我去,前辈。」听了叶修的话,乔一帆心里其实挺激动的,在微草,好友高英杰的光芒迫使他站在阴影处,但是他现在在兴欣,是叶修,还有兴欣的大家,因为他们,让他能够在阴影处发光发热。

「就知道你可以。」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叶修轻揉乔一帆的头,随後敛起笑一本正经的交代乔一帆,道:「这不只是单纯监视,如果发现意外状况,尽力协助分队,还有,自身安全第一。」

「是!前辈。」

想到早上发生的事,乔一帆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前辈交代的事,我一定会达成。

乔一帆当然很清楚目前兴欣的情况,就算是经过联盟注册的分队,以现在来看无论做什麽都是有危险的,好比说他目前执行的任务,但他相信叶修,相信叶修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让自己涉险。

「所以我说啊……」

不远处传来人声,乔一帆知道目标物已经到了,接下来就只要等,沉着、冷静,这是乔一帆的特点,但当目标出现在他眼前时,乔一帆瞪大的双眼很难看不出他的惊讶……

--竟然是他们?

两个小时前……

「来啦。」门铃的声响告知着众人有人到来,领头进来的是苏沐橙,随後跟进的分别是唐柔、安文逸以及莫凡,叶修见了人轻声说着。

「来了。」苏沐橙笑着回应,她等这天很久了,从嘉世消失开始……应该说,从她比叶修早脱离嘉世开始。

「那麽我们开始吧。」

说是会议,但其实也只是让陈果把酒吧的门锁上、窗簾都拉上,仅此而已。对此,陈果表示不行,真的不行,看着其他分队的据点一个比一个气派,反观这里,是在心酸。然而除了陈果,其他人倒是没啥意见。

反正有地方就行了呗。

「好了,我来说一下关於今天的事。」叶修正准备点燃香菸,不过接收的陈果的视线之後便悻悻然罢手,「他们不想放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我之前也说过了,他们不放手,我们偏偏就是要拿回来。」

在场的众人听到叶修一番话之後眼睛皆是一亮,「今晚南码头有一笔交易,已经确认过了,是联盟转让给我们的嘉世资源之一。」

「喔?今晚就有?看来又是老夫大显身手的时候了。」魏琛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老叶你算老夫一个。」

然而叶修只是翻了一个白眼:「让你去?难道是要去示弱的吗?」他将视线转到苏沐橙身上,说:「沐橙、小唐还有方锐,你们跟我去。」

「好。」

「了解。」

「叶不羞你说什麽?!」魏琛那叫一个气啊,然而被叶修华丽的无视了。

「老大那我呢?」包子两眼发亮的盯着叶修,叶修顿时有些无言:「呃…包子留守吧,以免你老魏孤单寂寞觉得冷,小安也是,等等应该需要你支援。」

「知道啦,老大!」

「好的。」

「对了老叶,你还没说咱们今天对上的是哪一家啊。」方锐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对呀,说要去搞事情来着,怎麽能连目标都不知道呢。

「呦,差点忘了说,今晚的对手是……」

--微草。

荣耀更新计画 02

偌大的会议厅只剩下两个人。

当各队长都相继离开後,独留韩文清以及刚来不久的叶秋。叶秋坐在韩文清对面的空位。方才韩文清叫住叶秋。

时间已经过去将近20分钟了,韩文清仍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炽热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叶秋,彷佛害怕下一秒就无法看到这人一样。

「我说老韩啊,你这眼神,要是换了别人早就钱包丢了人就跑。」叶修捻熄菸蒂,「有事快说,没事我就走了啊。」

「你……」你这两年去哪里了,为什麽毫无消息?纵然有着千言万语,韩文清愣是无法开口说出,就算问了能怎样?他们的关系摆在哪,韩文清无法靠近,却也不想远离。

看着韩文清欲言又止的模样,叶秋不禁在心底发笑,说:「既然没事,那哥就先走啦。」说罢作势要起身,韩文清见状一时心急,扯住了叶秋的袖子,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连韩文清自己也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整理好情绪,道:「你发生什麽事?」

「哥能发生什麽事?」叶秋轻笑道:「看来我似乎回来的不是时候,正好和邱非一起抢了你们吞掉的原嘉世资源。」

「叶秋!」韩文清喝斥了一声,「你明知道……」

「够了老韩,哥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话都说完了吧,我该走了。」叶秋抽回自己的袖子,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却不料才刚碰到把手,身後就多了一个温度,「老韩,这样可不好玩。」

「我没在跟你玩。」韩文清一手揽住叶秋的肩膀,另一只手紧握着拳,指甲刺进掌中都不自知,他说:「这段时间,我很担心你。」

温热的气息灑在叶秋耳边,他忽然觉得有些热,然後他又听到韩文清开口道:「让我陪你。」

叶秋顿时有些恍惚,他想到了那个将自己从泥沼中救赎了他的人,那人的笑颜浮现在叶秋眼前,令人感到安心、心动的,那段时光是叶秋最美的一场梦……

--让我陪你好吗?

--我会陪你的,阿修。

也是恶梦。

「韩文清,你真想追我啊?」猝不及防地,韩文清忽然听到叶秋说道,这下换韩文清风中凌乱了,叶秋这是什麽意思?

叶秋能够感受到身後人的僵硬,他抓住韩文清环住自己的手,一个转身施力,两人的位置颠倒,韩文清被叶秋重重的抵在墙上。

「若是这样,我先告诉你。」叶秋身体往前顷,几乎整个人都压在韩文清身上,眼看着叶秋薄薄的嘴唇缓缓接近自己,韩文清的内心不可谓毫无波澜,那双唇若有似无地蹭着韩文清的耳朵,然後他听到叶秋轻声道:「至少先把哥的名字记清楚……」

叶修,不是叶秋。

当叶秋……叶修离开後,独留韩文清站在会议厅。

无论如何,叶秋…不对,他说他叫叶修来着,不管是叶秋还是叶修,韩文清认定的就只是这个人,管他叫什麽名字,叶修态度的转变对韩文清来说已经足够了。

天黑了。

贫民窟大多的居民都是居住在断垣残壁或是受到战火波及的民房变成的废墟,好一点的还能有一个屋顶,不过多数人还是在残破的房屋上搭上布棚,至少能够遮风避雨。

叶修缓步走在勉强能称作商圈的街上,虽说是贫民窟,但该有的设施还是有的,叶修拖着慵懒的身子在街道上左拐右弯的,直到走进一条死胡同。

懒洋洋的倚靠在墙面,叶修叼着菸,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说:「跟了这麽久,你不烦我都烦了。」

「那还真抱歉。」阴影处走出一个人影,那人看着叶修,「好久不见了,叶神。」

「彼此彼此。」叶修含笑看了一眼来者的装扮,当他看见别在来人右肩的徽章时,他忽然笑出声,道:「原来你投靠老韩去啦,老林。」

「是啊,呼啸不需要我了,我总是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来人--被叶修称作老林的林敬言无奈苦笑,一年前,林敬言所待的呼啸分队来了一个新人,经过种种原因,林敬言选择离开呼啸。

「也是,我们这种暗地求生的人,到最後也只是想图个安稳,在哪似乎也不是那麽重要了。」叶修低声的说着,像是在回应林敬言,更多的是像在和自己说话,「那麽你找上我是想干嘛呢?」目光重新回到林敬言身上,叶修问。

林敬言沉默了半晌,正欲开口之时,却又被叶修打断道:「如果是想找我问方锐的下落,我可什麽都不知道。」明明就是同样的笑脸,林敬言在听到这段话後,怎麽看叶修的脸怎麽想打。

然而打不过。

「但我收到消息,上面说最後一次见到方锐是他和你见面的时候。」林敬言叹了口气,因为这条消息所以他近来时刻都在关注有无这位传说中的叶神的的消息。

上一次是那一次?我几乎天天都跟他见面呢,方大大啊你真会给我找麻烦。叶修闻言不禁在心底吐嘈:是说怎麽好几次想找人都找到自己这来了?林敬言算一个,还有之前文州少天跟张佳乐也是,当哥这里是情报单位啊。

联盟中谣传着许多事,亦真亦假,但多数人会相信的都与眼前这人有关系,好比说……

--叶秋掌握联盟中各种消息,大到政府计谋,小到各分队内讧。

然而知道是一回事,他若是不想说那麽就只能等着自个儿发现了。

「行了老林,咱两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哥的规则别说你不清楚。」叶修摆摆手,随後将菸头随手一仍,「找到方锐之前你最好先想想怎麽哄他呗,我先走啦。」叶修走到林敬言身边拍拍他的肩,随後便扬长而去。

看着叶修离开的身影,林敬言心中百感交集。

--所以你果然知道方锐的下落啊!

这是来自林敬言内心深处的呐喊。

荣耀更新计画 01

*全员犯罪向(应该?

*人物属於虫爹 OOC属於我

*幼儿园文笔

*不喜勿喷(这里玻璃心

*中长篇(可能?

*内容若有雷同纯属巧合(^_^;)

*第一次发文,多有BUG请包含#冷汗

两年了。

叶秋这个名字已经消失将近两年了,这段期间政府出乎意料的没有什麽大动作,如此一来叶秋的存在似乎不是那麽重要了。

不过联盟方面似乎还是很在意这件事,甚至是将各分队队长集合与此,只是为了此事。

和执政者的争斗。

「所以,总长召集我们来是为了什麽呢?」喻文州问道,与往常不同,这一次联盟只联系各队队长,虽然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自家副队的关系,但一定又是出了事,联盟不会因为各分队的小事就召集所有人,若说是大事,分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那麽会是什麽呢?各队长如此想着。

「这个……总长等会儿会亲自向各位队长说明,请各位稍安勿噪。」李博艺,总长的秘书之一,在联盟内的许多场合都能见到他,不过各分队对於李博艺都有些反感,尤其是和另一位秘书潘林一同出现之时。

喀达一声,会议室的门被打开,走进来的除了冯宪君之外,还有一名少年,「各位久等了。」联盟总长一脸风尘,想来是从其他地方匆匆赶来的。

「既然来了,能否把今日召集我们的原因交代清楚。」王杰希蹙眉,今日微草有笔交易需要他在场,他可没时间在这边瞎耗,「很抱歉打乱各位的行程,今日这件事有可能影响各分队的利益,为此我才把诸位请到这里。」

闻言,饶是对於此次召集丝毫不感兴趣却不得不来的轮迴队长周泽楷都提起精神:「说清楚。」

冯宪君环顾在场的众人:「两年前,嘉世的倒臺想必各位都知道此事,而嘉世的资源根据各位所定下的规矩,轮迴、蓝雨、微草各分得20%,霸图握有25%,最後5%则是由联盟收回。」他顿了一下:「今日由我代替联盟宣布收回所有原属於嘉世的资源,平分给日後进入联盟的两个新分队。」

「我反对。」冯宪君的话才刚说完,只见韩文清铁着一张脸,霸图手上之所以握着嘉世一部分的资源,只是因为他不想这唯一的东西消失,彷佛那人从没存在过,「韩队,这是联盟的决定,在不影响基本利益的情况下,分队没有资格过问。」冯宪君顶着来自韩文清散发的压迫感,硬是维持了身为总长的威严。

「那麽,我想请问一下……」喻文州含笑看着在前冯宪君:「您所说的,新进入的两个分队,凭什麽得到这份资源?」嘉世的资源,就算被分一半,那也是较低阶分队手上的资源无法比拟的。

「至少,让我们知道这两队的队长如何?」温和的笑颜,语气和眼神却是如此令人不可反抗。「当然,喻队所说的我都会一一告诉诸位。」冯宪君看向一旁的少年,少年向前一步,对於一个17岁的少年而言,面对各分队队长能够从容不迫表现出毫无压力,这实在是难得,连王杰希眼中都出现些微的欣赏。

「我来介绍一下,我身旁这位便是其中一个新分队的队长,另一位……我想不久後你们就会见到他了。」冯宪君说道,语气中有着难以察觉的无奈,不过在座都是什麽人?当然没有漏掉这一部分。

「看来总长对另一位队长很是操心。」雷霆分队队长肖时钦说道,对於新分队的事情他只觉得烦躁,雷霆本就不像豪门分队那样资源丰腴,雷霆目前所有的资源都是靠着他和队友们一同挣得的,虽然在这里没有所谓公平之说,但肖时钦总是觉得心理有极大的不平衡。

--若是这个少年与另一位未谋面的分队队长是软柿子就好,当然,这只是想想。

能够当上一队之首,各个都不是会被人捏圆搓扁的小角色,如此想来,眼前的少年也定不容人小觑。

「肖队这是说笑了,操心什麽的,可不只那一位会让我操心。」呵呵一笑,冯宪君转头看着少年:「不如让他和诸位自我介绍一下吧。」

少年颔首,毫无避讳地直视在场的诸队长:「各位前辈好,我是新嘉世队长,邱非,请多指教。」

闻言,许多人的兴趣纷纷被挑起了,语气没有太大的起伏,言行举止恰当,重点是他最後所言--

他说他叫邱非。

联盟内许多人都知道,叶秋有个徒弟,但众人对他的徒弟只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他的徒弟就叫做邱非。

叶秋已经消失两年了,这两年完全没有任何的消息,那麽邱非现在的出现是否代表着什麽?

「邱队是吧,冒昧问一下……」

「我不知道前辈任何的消息。」打断喻文州的话,邱非了当的告诉在场的众人:「这两年来我没有见过前辈一面,所以各位队长们也不必经过我来询问前辈的事了。」话一出口,现场气氛顿时凝重了下来。

“喀达”

在寂静的会议厅,门开启的声响是如此的突兀,「啧啧,我说,哥还没死呢,有必要那麽着急打探我的下落?」来者嘴里叼着一根菸,脸上的笑无论怎麽看都像是嘲讽。

--那不是消失已久的叶秋又是谁?!

荣耀更新计画 序

*全员犯罪向(应该?

*人物属於虫爹 OOC属於我

*幼儿园文笔

*不喜勿喷(这里玻璃心

*中长篇(可能?

*内容若有雷同纯属巧合(^_^;)

*第一次发文,多有BUG请包含#冷汗

战乱、内斗,无情的战火吞噬着国内每一分土地,随之而来的是动盪,军阀政府时时刻刻都在纷乱中,民间情况苦不堪言,繁华的京城外围围绕着延绵数里的贫民窟,疟疾、械斗甚至是死亡在这都不值得一提。

在京城和贫民窟之间是联盟各个分队的据地,联盟成立之前,人们称呼那块地方为“过渡带”,而在联盟成立後,“过渡带”便有了新的称呼,名为--

“黑色领地”

联盟是国内最大的地下组织,联盟提供保护伞,让联盟内部大大小小许多的分队能够不受政府强制干扰,对各个分队间而言,其他分队是对手抑是队友,他们争夺利益,军火、走私、杀人,只要是利,无一不图,但却能在政府有意打击联盟之时联手。

然而不久前,联盟内传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联盟内被称为五大豪门之一的嘉世分队被推翻,亲手将嘉世推入谷底的不是别人,正是嘉世的创立者,叶秋。

而叶秋目前下落不明。

这对於各个分队来说不可谓不是大消息,叶秋是何许人也?一手创立嘉世还分分锺碾压其他分队,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团体调配,他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叶秋失踪,若是以对手来看,这是好事,倘若是以队友的身分……少一个强大的战力,不管哪个分队,独自面对执政者将都会是场硬仗。他们需要其他分队支援,其中最不可或缺的非嘉世莫属,只要对上执政者,不必等到求助信号发出,嘉世就会站在战场的第一线,就算嘉世没来,叶秋也永远都在。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政府还处於内乱之中,无暇顾及到联盟,许多分队都打起了嘉世的主意

--既然都已经倒臺了,那麽留下来的资源为何不将他取走,多加利用呢?

黑色领地中心的高楼是联盟总部“荣耀”的所在地,此时剩馀的四大豪门分队长正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讨论着关於嘉世资源的去向。

蓝雨分队队长喻文州,带着一贯的微笑看着会议厅内的众人,「关於嘉世的资源,我提议不如依照性质分配如何?」此话一出,在座就有人不愿意了,嘉世的军火走私的生意占了整个联盟的百分之十五,同样以军火走私为主的蓝雨占了百分之二十,若是依照喻文州的提议,就算嘉世是块鸡肋,那也是香味十足的鸡肋,蓝雨是绝对的得利者。

「我反对。」微微蹙起眉头,王杰希怎麽会不知道喻文州心中的小九九,嘉世这块饼原本就不大了,如今若是再给他切个几刀,虽然再小的利也是利,但一和二分之一永远有差别,「蓝雨这是想独吞?心未免也太大了,要知道,贪得无厌不是件好事。」

「王队言重了,我这不过就一个提议而已,何来独吞之说?」喻文州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就是那副样子,不知道让政府还有自家分队吃了多少亏,啧啧果然人不可貌相,在场众人如此想。

「就是嘛!王杰希我说你不要动不动就针对蓝雨队长也只是好心提出意见有必要这麽针锋相对吗我说你是太久没有被打了是吧等等留下来跟我PKPKPK
!」蓝雨副手黄少天开口就霹雳啪啦的对着王杰希就是一阵碎念,「少天,够了。」还好喻文州有阻止,要不然今天在座的耳朵就要受创了。

「韩队?」在短暂的沉默後,是轮迴分队的队长周泽楷率先发话,不过却受到各队长不解的眼神,尤其是被点到名的韩文清。「队长的意思是,韩队的看法呢?」经过轮迴副手江波涛的翻译,周泽楷顺利的参与谈判,众人闻言皆是恍然大悟,就凭韩文清和叶秋的关系,完全有可能将嘉世全数托付给霸图。

韩文清和叶秋相识多年,对於联盟的众人而言,他俩关系暧昧,根本就是一对,虽然两位当事人对此传闻毫无反应,但只有霸图的人知道,韩文清和叶秋还真的什麽都没有。

「他什麽都没说。」韩文清只说了这句话。

各分队在会议厅大眼瞪小眼,然後,霸图副手张新杰发话了,「不如我们就各凭本事吧。」

「你又想做什麽?!」各个分队谈判的同时,位於会议厅上层的办公室也有两个人正在为了一件事争论不休,联盟总长冯宪君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感到十分无力。

「没什麽,就是想办个注册手续。」对方也不在意冯宪君的态度,口中叼着一根菸,袅袅白烟让联盟总长无法看清男人的表情,听起来漫不经心的语气,愣是让冯宪君感受出一阵沧桑感。「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做到了,现在轮到你了,可别赖帐啊,老冯。」男人勾起嘴角,这是他最常摆出的表情,无论谁看了都会很想让拳头招呼过去。

「这样有意思吗,叶秋?」

「欸,当然有。」吐出一口白烟,叶秋笑道,「政府……可没有我们想像中弱小呢。」

「把事情都老实交代出来。」冯宪君的脸黑了一半,他道,「你消失两个月,一回来就把嘉世推倒,你离开的期间到底发生什麽?」

「别急,我会老实交代,据实以报的。」将菸掐熄,叶秋走到落地窗旁,望着京城的方向,「那时候……」

「该死!又让他给跑了。」西装笔挺的中年男性站在走道上,神色是无法掩盖的烦躁。

「都已经快十年了,我觉得该是启动计画的时候,尤其现在传出嘉世倒臺,更是打击联盟的好时机。」站在一旁的男人附和道,他们所处的走道旁隔着玻璃窗,而玻璃的另一边布满了大大小小各种仪器,数名穿着白袍的人在里头走动,而其中最吸引人瞩目的非实验室中的培养器莫属了。

好几个将近一层楼高的培养器,里头充斥着鲜红色的液体,或长或短的管线都连结在培养器内的人体上……

一旁的实验员正站在其中一个培养器前,手中拿着一纪录本,上头赫然就写着--

更新计画改造人,编号001。

「的确,那麽就开始吧,荣耀更新计画,他将会是我们最锋利的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