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文筆渣~更新慢~灣家人 ~

--沈迷大眼无法自拔o_O

ps:這裡屬雜食性,少部份cp不吃而已(哪天看見其他非喻王cp文別見怪( ´▽` )ノ

最後的最後,催更請戳頭像😘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後生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偷了個閒的產物~

不喜別入也別噴(這裡玻璃心@_@

00.

我叫做JX-0706,是这个实验室里的实验品之一。

自从我有意识开始,我看见的只有布满仪器设备及线路的实验室,还有那一个一直在我眼前晃荡的白袍科学家。

不过他并没有发现我是“清醒”的。

还记得第一次睁开眼时,我稍稍能够看见自己身上并没有左手以及右腿,所以睁开眼到现在已经有五个月了,但我仍旧浸泡在充满营养液的实验舱中,我听不到外头的人说话,而我也无法做出任何表达行为,於是我乾脆继续闭上眼休眠。

01.

又过了三个月,我终於从实验舱出来了,当我走出实验舱的刹那我看见科学家眼中满满都是激动...

【喻王】微涼 21

在一张大床上悠悠转醒,王杰希本有点迷茫,有些吃力地撑起身子,一看见自己不着寸缕,盖着棉被的身体上布满一个又一个看起来充满淫糜气息的吻痕,这下王杰希彻底醒了,被吓醒的。

「醒了?」

门外传来声音,王杰希惊了一下,非常迅速的把棉被拉到胸前,虽然有没有遮都一样,但聊胜於无,下一秒门已被打开,那人端着一杯水,眉眼含笑嘴角上扬,脸上就只差没写上“心情极好”四字了。

「你……」王杰希张口,但发出的声音却宛如鸭子一般沙哑至极,吓得他连忙闭上嘴,不敢再开口言语,这反应倒是惹得来人发笑,「先喝水吧。」说罢,递上手里的杯子。

王杰希端着水杯,小口小口的饮用,温水润滑了乾涩的喉咙,这才感觉舒服多了。

「好...

【喻王】微涼 20

「您以为,我为什麽要再一次接近喻文州?」王杰希轻轻一笑,喻夫人的怒气完全无法影响他一丝一毫。

下午3点。

这个时间王杰希理应在医院上班,王希玟也该在学校好好上课,喻文州实在不懂为什麽王杰希会特意传给自己这样一条讯息,但王杰希不会做出没有意义的行为--至少在喻文州的认知里是,所以喻文州很快排开原本就不紧密的行程,独自开着车到王希玟的学校等着。

他就这样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等到小学放学,一时间各路人马涌入,学生们或是愉悦或是兴奋,一朵又一朵的伞蘑菇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喻文州下车走到门口,并没有在人潮中见着王希玟。

「喻先生?」

一道温润的女声传入喻文州耳中,他回头看去,王母就站在他身後...

去cwt的戰利品w(當然不止這個

可惜今天去很多都沒了😭

(是說入場的票是一位善良的陌生人送的,超級幸運!而且是兩張!真是太感謝陌生人了!

【喻王】微涼 19

「小心!」

此时第二性别的差异也就展露无遗了。

发狂的人是个alpha男性,在正常情况两个omega或许还能够有人数优势,但在这样不稳定的情况下别说两个omega了,可能再来一个alpha都不一定能制住这个alpha。

眼看刀子就要碰到王杰希,叶修很快的跑到alpha身後架住他的双手,王杰希也趁这个细微的空档从右侧并没有利器危险的地方离开墙角,无奈alpha和omega的先天条件,alpha疯狂挣脱,不伤了王杰希觉不罢休,那人身高又比叶修高出很多,叶修无力招架,霎时,意外发生。

在alpha剧烈的挣脱下,叶修被推得跌坐在地,而alpha一离开这束缚竟是马上回头对着尚未反应过来的王杰希跑...

【喻王】微涼 18

所谓交往,在喻文州和王杰希身上似乎也只是两人见面次数和说话次数变多了,王杰希也比较不排斥喻文州各种接近。

对此蓝雨能干的黄特助以及诊所的方医师都不约而同的表示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真是奇葩。

不过对喻文州来说仅仅是这样细微的改变他就很开心了,毕竟这表示这段日子也有个回报,只是不太明显就是了……

「杰希,晚上好。」晚上十一点,王杰希下班,喻文州依然守候在医院外头,虽然王杰希表示他有时候下班时间不一定让喻文州不必这样特地来等自己,但喻总裁仍然乐此不疲。

能有更多时间可以和王杰希待在一起,何乐不为?

「晚上好…」王杰希看上去很疲惫,虽然每一次下班都是这副模样,但喻文州是何许人也?火眼金睛...

【喻王喻】他 01

基本上喻王無差~

主喻王~

王喻極為極為微量((但不可忽視((應該

以上不可接受者慎入~


「文州,要好好照顾自己喔。」

「知道了,妳也是。」

机场大厅的冷气将八月的酷暑阻挡在外,来来往往的旅客都趁着尚未登机或是离开机场前待在大厅与朋友閒聊或是同亲友道别,但喻文州在这样清凉的环境下却觉得十分焦躁不耐烦,完全没有平静下来的感觉。

「叔叔要上班,小璃说要去朋友家玩所以不能来送你,所以只有我来,文州你不开心吗?」

「不,妳能来我就很开心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安排我也不强求什麽。」

喻文州闻言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温文儒雅的微笑出现在脸上,面对眼前的人,喻文州实在是无法有什麽过于情...

【喻王】微涼 17

「真的没事吗?」喻文州担忧地看着面前的人,王杰希似乎很不舒服。

「没事,抱歉打断你。」王杰希抿着唇,努力让自己与平时看起来无异,「你…可以继续说。」

虽然王杰希如此回覆,但看情况喻文州也没了继续聊这件事的意愿了,王杰希整个人太不对了,就好像……结冰了……没有打破这层冰,任何人都无法靠近他……

结束了莫名其妙就让王杰希情绪失控的陈年回忆,喻文州重新回到了最原本的话题,「……我并没有任何强迫的意思……但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事…」

「无论答应与否,我希望能有一个答案。」

「爸爸!」

旋转木马的乐声停止,黄少天带着王希玟来到王杰希身边,黄少天跟王杰希说着长篇大论,内容具体是什...

【喻王】拍着拍着就花痴了

我果然不适合短篇……

一不小心就……字爆……

咳……文不对题

结局……真神奇……

杰希生日快樂!!!



“6月1日,天气:雨

今天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估计会用半个月的时间好好把风景都拍下。”

-

“6月2日,天气:晴时多云

今天天气不错,依照惯例外来旅客都会去当地一些知名景点,翻了网上的旅游攻略後,我决定花几天时间把游客常去的地方都去过一次。”

-

“6月4日,天气:晴

果然旅游胜地都是人,不过今天看见了有人在画画写生,真难得,於是我便顺手拍了一张。”

-

“6月6日,天气:晴

这里挺热的,虽然跟B市比起来似乎差不了多少。

今天去了几个景点,人...

新坑預告---他

---眼见不一定为凭,你确定你看到的是真的吗?


「喻文州,建筑系一年级。」

「王杰希,药学系二年级。」


---哪一个是真,哪一个又是假?


「其实,在这里,我比较喜欢别人称呼我为---king 。」王杰希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喻文州看着他,觉得自己似乎……被蛊惑了。


---他跟他,都是他啊!


「你知道我是谁吗?」王杰希没有回应,只是安静的看着喻文州……不,这时候应该不能称他为喻文州了。

「相比起喻文州这个名字,我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叫我---索克萨尔。」索克萨尔甜甜地一笑,用“喻文州”的脸摆出了一个善良无害的表情。


---美好,使人逐渐沦陷。


「喻文州,我...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