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4

准备展开狗血剧情……

很OOC了……

周六,王家。

「能说说是怎麽回事吗?」

书房内,王父一脸平静的看着王杰希,此时屋内只剩下王氏父子二人,王希玟被王母和方士谦带着一同去逛街了,趁着这空档,正好和王杰希好好讨论讨论。经过喻文州那天出现在家门口而且还带走小希这件事後,王父除了打电话找王杰希,也等着王杰希回家来个一对一亲子时间。

「您说关於喻家那位?」

「难不成你要跟我讨论士谦?」王杰希成功受到自家父亲鄙视的眼神一枚。要真是方士谦那还好说,还需要等到现在自家孙女都十岁了才找後爹吗!看着王杰希一副不在意,虽然王父知道儿子就这个淡漠的性子,但……有时候还真是会让人火大啊……

「他的员工手术时主刀的是我,後来在医院碰到了。」王杰希摊手,表示这个相遇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之後发生了一些事,跟他的接触也越来越频繁……」说着,王杰希也同时想着。

好像是从接到黄少天那通电话开始吧,自己和喻文州的距离又再一次被拉近了,还有那一次的晚餐之约,记得那天还被迫拍了一张……全家福,说是被迫也不对,毕竟是自己答应的……之後呢?原本那条本就模糊的线更加让人看不清,自己和喻文州的关系明明不是这样的……那又是怎样?陌生人?朋友?

王杰希被自己的想法弄笑了,他一点也不想和喻文州当朋友。

「喻家少爷在追你?」王父抿了一口茶,神色倒是平静。

「对。」这也没什麽好隐瞒的。不过他现在是蓝雨的当家,不是少爷了。王杰希默默补上一句。

「你有什麽打算?」王父问,「我之前跟你说过我对那件事不介意……」

「但我介意。」王父的话还没说完,王杰希出声打断,「您不介意,但我可介意了。」王杰希说,「要不是为了我您不必四处奔波,母亲能够继续过上好生活,微草……也不会就这样被夺走。」说到最後王杰希的情绪有些失控,声音也越来越小,他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一抬眼就看见父亲那有些无奈的眼神。

「杰希,看你这样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好受,就送你一句话吧。」意料之外,王父笑了:

「人在犹豫的时候,其实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王杰希不明所以的看着王父,而王父只是让王杰希自己好好琢磨便让人离开书房了。

大街小巷张灯结彩,明天就是除夕了,王希玟拉着方士谦的手,跟着前头的王母,三人一同出来做最後的采买,小孩儿眼睛亮晶晶的,东张西望左顾右盼, 年货大街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糖果,王杰希甚少给小孩儿吃糖,这也难怪王希玟会对糖果有不小的执念。

「小希想吃糖吗?」趁着王母挑选年货的时候,方士谦暗搓搓的询问着。

「想!」

「方爹爹买给你。」

「耶!谢谢方爹爹!」

一大一小拉着手溜到一旁挑选,琳琅满目的糖果摆满整个店铺,小孩儿东看看西看看愣是不知道怎麽下手。

「欢迎光临,我们的糖果便宜好吃又好看过年送礼自用两相宜喔。」两个人正专心挑选着,没注意到从店内走出一名青年,当青年有些温和的声音传进二人耳里时他们都冷不防被吓了一下,其中又以方士谦的反应最是激烈,整个人都跌坐在地,彷佛看到鬼。

「你、你怎麽在这里?!」

「喔,这里是我朋友家开的店。」青年笑道,对於方士谦有些狼狈的样子很是满意。

「谁问你这个!我问你怎麽会出现在国内!」

「唔……就当我是回来过年兼渡假?」

「还有,士谦,算算时间我们也才七年不见,怎麽你……」

「连声老师都不会叫了?」青年笑容可掬,反观方士谦一脸想骂不敢骂,一肚子火全写在脸上,那表情,可精彩着。

喻家,喻文州独自坐在属於自己的书房里,手中正翻阅着以前的点点滴滴,这是大学的毕业纪念册,原本想整理书房的喻文州突然发现这册子的存在,於是便停下手边工作开始翻阅,其实这照片也没什麽特别的,也就是合照的地方稍微有些不同。

里头有四张班级合照,只有两张有喻文州。这很正常,毕竟喻文州是转学生,从原本的A大转学到学历上头写的B大,现在想起,原本在A大也有不少熟人来着,好比说方士谦,虽然这位前辈对自己的态度不是太好,会跟这样个性的人相交喻文州也是觉得挺神奇,当初为什麽会认识方士谦呢?

为什麽?喻文州想不起来了,好像是透过谁的介绍?所以介绍的人又是谁?蹙起眉头,最近这种无法回忆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阖上纪念册喻文州将手臂盖在眼睛上头,往事就如同锁死的大门,关得密不透风,想从缝隙中一点一点慢慢摸索都无法,再去找苏医师聊聊吧,心中浮现这个念头,却又想起不久前苏沐秋主动传讯息表示自己要请假两个月。

罢了,没法恢复就算了,反正现在自己有一个目标,那喻文州也就不再着急黄少天所说的:恢复记忆找寻初恋的模式。

“叩叩。”敲门声响起,「请进。」在喻文州声音落下的同时门被打开,是喻家的管事陈姨。

「少爷,麻烦您到客厅一趟。」她说。

「客厅?我知道了。」喻文州没有多问,只是对着陈姨点点头,後者对着喻文州欠身後关上门离去。

有客人?虽然在陈姨的言行举止上无法看出什麽,但一般有客人来访她定是会直接说出来者何人所为何事,既然陈姨没说,那麽就是熟人了。熟人的话,黄少天在昨天下班就放话年初三过完之前公事不约私事如果是帮忙打助攻再找,所以删除这个人选。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脑海中剩下的人选,当他离开书房前往客厅时,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微笑。

--

「欢迎回来。」走下楼梯,果不其然见到一名美妇仪态端庄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茶水行为举止无一不透露优雅。

见到喻文州,妇人放下杯子起身给了喻文州一个大拥抱,「怎麽,看见我你一点都不意外?」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而且刚刚陈姨找我时并没有说是谁来了。」喻文州笑道,「欧洲好玩麽?」

「还行,就是住不惯。」

「我还以为您乐不思蜀,就这样留下蓝雨丢给我打理。」

「有何不可?我儿子能力强长得又好,把蓝雨留给你也是理所当然。」妇人,也就是喻文州的母亲。

喻文州的父母也是标准AO,不过母亲是A父亲是O,喻文州的父亲在生下喻文州之後落下病根,在蓝雨扎稳根基後、喻文州初中时便离世了,如今的蓝雨也是喻母一手打理拉拔。於是在喻文州印象中,父亲还在时他们家是父慈母严,父亲离世後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同时扮演着两个角色。

「那您这次打算待多久?」

「这不是才回来,怎麽做了什麽亏心事赶着要我走?」

「当然不是,放年假,正好能好好陪您。」

「那好,就等你这句话。」喻母笑了笑,「正好我的姐妹淘的女儿也回国了,安排个时间让你们见面?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是要找个伴了。」

「……」果然是这样。

喻文州忍住想要转头就走的冲动,自从几年前喻文州接手蓝雨之後喻母便开始了周游世界的旅行,而回国之後两件例行公事一是关心蓝雨营运,二是关心喻文州的感情状况并加以处理。

例如安排相亲。

「这个就……不必了吧…」

「怎麽?不是说要陪我过年?」

我说陪您过年但没说要去相亲啊……喻文州当然没有把这些说出口,而是简单的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正在追求。」

「喔?是怎麽样的人,竟然能够让我们文州心动?」闻言喻母精神都来了。

「他很好。」他說。

「他是一名外科医生,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岗位上,他很冷静、理智,着急和慌乱都很難在他身上看见。明明就是一个大家认为该好好保护的omega,可他就像撑起一片天的巨人,在他撐起的天,家人和他认可的人都会得到他的关怀……」喻文州滔滔不绝地说着,好像王杰希身上有数不尽的优点,越是这样想,喻文州觉得自己又更喜欢王杰希了,「一开始,我并没有过於注意这个人,但……」但在之後的接触中,喻文州发现,自己的目光早已无法离开王杰希,这样砰然心动的感觉,熟悉,却也陌生。

「看来你这次没有敷衍我。」喻母有些满意的笑着,「能和我多说一些那个人的事麽?」

其实喻文州不太想继续下去,一个不大不小的原因,王希玟。

喻母看似很好相处,但在某些事情上面她却又一定的坚持,拿喻文州的感情来说--

早些年喻母或许还会强制喻文州和她钦点的人选相亲,但经过喻文州一次又一次的反抗,喻母对於喻文州的感情事已经是只要儿子喜欢,条件别太差就好。

「他叫做王杰希,目前在荣耀医院担任主治医师。」

王医师今年很愉快,从大年初一开始算,他捞到为期三天半的年假,这三天半完全不必到医院上班,连机动都不必当,也正好年初三是和王希玟的游乐园之约,这下也不必担心失约了。

然,放假之前当然还是要先完成工作的。今天是周日正好也是除夕,叶修表示这天被家族召回无法到医院值班,於是王杰希一早就出现在医院,趁着没有手术的空档,王杰希那着登记板开始实施巡房。许是因为过年,不少人能出院的都出院了,不能出院的人们身边也有家属陪伴,一趟下来工作并不繁重。

“叩叩。”最後一间病房,这是间单人房,王杰希礼貌地敲门。

「请进。」

「感觉如何?」

「不算差,石膏什麽时候能拆?」

「再一个月吧。」王杰希检查着病人各项数据,头也不抬的回答,苏沐秋闻言整个人都黯淡下来。

「看来今年不能跟沐橙还有叶修过年啦…」苏沐秋小心翼翼地伸着懒腰,怕不小心拉扯到伤口。

「他们还不知道?」王杰希倒是有些惊讶了,还以为那天在天臺跟叶修提过之後他会积极寻找苏沐秋。

「都还不知道,我有跟来巡房的护士说别透露。」

「……」王杰希忽然不知道该说什麽了,目光扫过病房,最後停留在病床旁边的柜子,柜子上头摆着一包牛皮纸袋装着的资料,看起来份量不少。

「看病历?」

「是啊,总不能因为受伤就颓废在这吧,总是该做些事的。」苏沐秋说着,拿起纸袋抽出一份资料,「受伤那天其实我是有门诊的,放人鸽子这事让我有点过意不去。」

王杰希并没有想要偷窥别人病历的心思,但因为他是站着的,丝毫不用费任何力气他就能看见上头的文字,这麽一看,王杰希愣住了。

病历表上头明晃晃地写着YU WEN ZHOU。

原来他有在接受治疗?

「怎麽?认识这人?」苏沐秋并不知道其中弯弯拐拐,只是好奇王杰希的反应。

「嗯。」王杰希点头,沉默半晌,他忽然问,「有些事,能聊聊麽?」

「当然,欢迎。」苏沐秋笑道,他还正愁独自窝在医院没事能打发时间呢。「怎麽样的事?公事私事感情事?」

「关於我过去的……感情事。」

感觉文笔越来越差了QWQ

对不起伤害各位大大的眼睛。。。

欢迎点评但勿喷,超级玻璃心#

是说有人知道谁让4000彷佛看到鬼麽👻

谢谢喜爱❤谢谢阅读

评论 ( 1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