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3

教室门口,小朋友都愉快的和家长们一起做手工,和乐融融的模样很是温馨,唯有一对父女在外头似是在冷战,形成异常明显的对比。

「行了……这次是爸爸错了,爸爸不该爽约,小希能不能原谅爸爸?」

「…哼!」

喔,是女儿对爸爸的单方面冷战。

王杰希无奈的苦笑,眼前的小孩儿半个身子躲在喻文州身後,双手拽着喻文州的衣角,俨然就是一副不想认自己这个爸的模样。

喻文州并没有干涉这对父女的交流,只是静静的充当王希玟的墙,带着一贯的微笑看着他们。

「小希,爸爸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拜托妳原谅我行吗?」王杰希苦恼的搔头,「不然……改天爸爸带妳去游乐园当作道歉?」

游乐园,对於大多数小孩儿都是一个甜美的诱惑,而在不常和爸爸出去玩的王希玟看来,这不只是一个甜果子,还是一个吸引力极大的甜果子。

「去游乐园的时候爸爸不能先走。」看,这不动摇了。

「好,一定。」

「爸爸要陪小希一整天。」

「当然。」

「唔……那文州叔叔也要去!」

不只王杰希,喻文州也是一愣。看似没有理会,其实王杰希和王希玟的对话喻文州都听得仔细,

「这……」王杰希偷偷瞥了喻文州一眼,那人和自己一样有些意外,除此之外王杰希也看不出什麽类似套路的存在,倒是王杰希的停顿让小孩儿有了能够耍任性的机会:「爸爸不见了,今天是文州叔叔当我父亲,所以游乐园文州叔叔也要去!」论王希玟是如何对喻文州喊出“父亲”二字,其实小孩儿想得挺简单。

王希玟的同桌整天在说自己的父亲对爸爸还有自己很好,小希有爸爸有爹爹,可是没有父亲,小希也想要一个父亲,於是今天跑来救火的喻文州变成了王希玟心中那个“父亲”。

王杰希对於自家女儿对喻文州的称呼先是错愕的一下,王杰希很快的整理好情绪,「妳文州叔叔很忙的。」然後又纠正了小孩儿:「父亲这两个字可不能乱叫,王希玟,你只有爸爸和方爹爹。」

「还有,要是妳在外头这样是会让文州叔叔困扰的。」

王希玟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王杰希,後又抬头看着喻文州,「不行吗喻叔叔?」

「没关系。」喻文州笑笑,听王希玟在这段期间一口一个甜甜的“父亲”,喻文州整个人都要上天了,是不是……能有一天真正成为王希玟的父亲呢。

「王医师,游乐园,不介意的话,也让我同行吧。」

「所以你就这样把自己卖了?」

王杰希住处,王希玟捧着一杯酸奶小口小口的啜饮,眼神专注的看着王杰希手机里头播出的卡通,而王杰希将自己埋在沙发听着来自方士谦的语言轰炸。

「什麽叫把自己卖了?只是他帮忙照顾小希的谢礼而已。」王杰希抱着一颗枕头有些心虚的回应,当初喻文州应下邀约时,眼神闪亮亮的,王杰希当下只觉得心头一紧,没有说话,随後便因为小孩儿的欢呼声中默许了。

方士谦挑起眉,「你确定不是又要被石头绊倒?」未等王杰希有所回应,方士谦便摆摆手,「罢了,反正这是你的自由,只要你记得通知我就成。」

王杰希想,他也不想被同一颗石头绊倒,无奈这颗石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靠近自己,防不胜防,那还不如放着随缘,不过看来这份缘还真不浅。

自己又要跌倒了吗?

「那你们约好时间了麽?」

「呃…」约是约好了,只不过……王杰希报上日期,果不其然,一秒钟之後方士谦带着些绝望的生线再次响起:

「情人节跟喻文州去游乐园玩你有没有搞错?!」方士谦蹙眉,这什麽神进展?

「……那天是我唯一整天没有班的日子。」王杰希说,「而且不是我跟喻文州,还有小希。」那时候在选择日期时,喻文州首先就是报上这个时候,王杰希打开手机查了班表,二月份的班表已经排好了,医师虽然不像护士或是实习医生有一些累死人不偿命的班,但也是累的够呛,光那些紧急召回医院上班的时候,大半夜都见怪不怪。

「他知道你的班?」方士谦忽然问。

「……」王杰希沉默了半晌,「好像是。」最近在下班时间总是能够“偶遇”喻文州,而且次数还不少,若是下午时间就算了,前些日子他整整三天将近午夜才从医院离开竟然也能碰到喻文州,那人还笑吟吟的送王杰希回家,美其名曰一个omega走夜路危险,看来是早有阴谋。

那麽问题来了,喻文州,哪来王杰希的班表?王杰希想了想医院的同事们,要是让他抓到绝对要人好看。

而人在医院正要踏进手术室的某叶姓外科医师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咳……先不说他班表哪来的,你真打算去赴约啊?就你和小希?」还没相认的一家三口一起去游乐园玩要不要太美好?

「当然不是。」王杰希淡定的开口,「你的诊所不是每周四公休麽。」见方士谦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王杰希笑了笑,「反正这也是个机会。」

「什麽机会?」

「一个……测试我自己的机会。」

寒假开始了。

但这不算段的假期却是只有学生们能够享受,王希玟表示放假了还不能跟爸爸一起玩那还不如到学校找小夥伴,於是跟着方士谦到诊所度过一天便成了王希玟在假期的乐趣之一。

除了到方士谦的诊所,王希玟也经常光顾一个地方--

蓝雨。

虽然频率没有像出入方士谦的诊所那般频繁,但次数也不少了。

此时此刻,喻文州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孩儿,原本提议说自己能够帮忙照顾着小孩儿时,王杰希就是不肯答应,说是这样怕麻烦喻文州,但喻文州倒是恨不得王杰希能够麻烦自己,一辈子也甘愿。

抵不过喻文州的磨人,王杰希也就答应下了,吩咐了一些改注意的之後也就随人去了,不过却忘了通知王家二老,把两位老人家吓得不轻。

喻文州还记得早上时候,发生的那些事……

--

「有人在吗?」来到王杰希的老家,今天早上黄少天说会晚些进公司,而上次又答应了王希玟今天会接她去蓝雨,喻文州闻言表示那就自己跑一趟吧。

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喻文州听见屋里传来小孩儿的嘻笑声,随後门便打开了,是王希玟应的门。

「喻叔叔!」看见喻文州王希玟眼睛都亮了起来,喻文州很喜欢王希玟的眼睛,小孩儿平时看起来长得像王杰希,但若是自己瞧着她的眼却又会发现不同於王杰希的耀眼。

他很羡慕那个曾经拥有王杰希的alpha,也嫉妒那个有着王希玟这样一个女儿的alpha,但这并不影响他对王杰希还有小孩儿的喜爱,毕竟,现在站在王杰希身边的是他。

当然,方士谦不算。

「小希,是谁来了?」

「奶奶!」

「啊!」

王母看着小孙女兴冲冲的去应门,外头那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不过王母却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走到门边时伴随着孙女的惊呼声,王母看见门外的年轻人不是像她以为的那样好好站在门外,而是一脸痛苦的倚靠在墙边,苍白的脸色让王母和小孩儿都给吓着了。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麽了,上一次突然发病是在看见方士谦那时,到现在很久没有再像这样头晕恶心,苏沐秋说过有可能这是恢复记忆的前兆,但每一次发病时脑海里头出现的画面,在症状减缓之後喻文州发现自己完全想不起来,什麽恢复记忆的前兆,还真是不靠谱。半晌,喻文州的脸色不再难看,便开口为自己的失态道歉。

「谁来了?」见伴侣和孙女迟迟不进门,王父便去一探究竟,然而在和喻文州打面照的当下,无论是谁都愣在当场。

「蓝雨的喻少爷?」

「您是……王伯伯?!」

「对。」

「嗯,的确是这样。」

「我当然记得。」

「小希有权利知道任何事情,如果她想知道我也不会有所隐瞒。」

「……您放心,我已经不是小孩了,这些事我能够自己处理。」

「嗯,再见。」

医院的天臺,王杰希挂了电话,靠着栏杆眼神有些放空,原来喻文州是认得自己父亲的啊…他到底忘了什麽,又记得什麽呢?

「呦,王大眼,真没想到你会在这。」叶修的声音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绪,径自走到王杰希身旁,也不在意人家怕不怕吸二手菸,叶修便燃起了手中香菸。

「怎麽,不抽菸就不能来天臺?」王杰希无奈的笑了笑。

「倒不是……只是很少看见你在非休息时间乱跑。」叶修吐出一口烟,「有心事?」

「这能看出来?很明显?」

「就凭你在这个时间跑出来,如果只是说打个电话我可不信。」叶修指了指王杰希手里的手机,「不过正巧,我也有心事。」

一阵沉默之後,叶修甩出一个问题。

「你谈过恋爱麽?」不等王杰希回答,叶修却摆摆手「算了算了,你女儿都多大了我还问你这个蠢问题。」

「谈过,也没谈过。」叶修还以为王杰希会摆出常有的藐视眼神,不料,身边的人却是给了一个很神奇的回答。

叶修没有追问的意思,王杰希也没有要说下去,两人再次被笼罩在沉默之中,直到王杰希忽然想起了关於班表的事……

「叶修。」

「嗯?」

「你是不是把我的班表给了喻文州?」一大一小的眼直视着叶修。

「喔,这事儿啊,是我给的。」将菸蒂捻熄,叶修道:「那时候他死缠着我要你的班表,我受不了他就直接给了……」

「你说,喻文州这是打算追你?」

「……这不重要。」总算抓到了凶手,「苏医师有跟你联络麽?」

「苏沐秋?沐橙说他又跑出国研习了,不过要是以前他每天都会一通电话或是讯息说明的,最近倒是没影。」叶修蹙起眉头,心底也升起一丝不耐,明明告白的是苏沐秋现在搞失踪的也是苏沐秋,沐秋大大,合着你这是在整我?

「我说,你突然说起他做什麽?难道他有跟你联络?」

「当然。」自己可是几乎每天都亲自去巡苏沐秋的房呢。

「那他人?」

「不告诉你。」

於是,王杰希只留下一个潇灑的背影给叶修,叶医师一脸茫然的看着那道背影继续茫然。

不过当他得知一切时也只能无奈苦笑,谁让自己卖了王杰希……的班表,不过这都是後话了。

我觉得……

果然我的文笔好差QAQ

谢谢阅读,谢谢喜爱❤

评论 ( 5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