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文筆渣~更新慢~灣家人 ~

--沈迷大眼无法自拔o_O

ps:這裡屬雜食性,少部份cp不吃而已(哪天看見其他非喻王cp文別見怪( ´▽` )ノ

最後的最後,催更請戳頭像😘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03

本文ABO,不喜请避m(._.)m
作者产量少,入坑请三思emmmm……
本文生子有……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_<)

周日是医院给omega医护人员的固定假日,通常这时间王杰希还是会留在工作岗位,但今日王杰希确实打定主意离开南区公寓回到老家去了。

「我回来了。」

位於郊区有许多分散在各处的透天,而其中有一栋透天不是特别豪华气派但仍然算是上乘。这是王杰希的老家,从小便生活在这里,直到他考上医学院、成为医生後他才搬出去的,毕竟生活机能还是有差。

「杰希啊,今天怎麽有空回来?医院那边没事吗?」听见声音一名omega妇人从里头出来迎接,妇人气质高雅,正是王杰希的母亲。

王杰希生长的家庭父母是标准的AO结合。

「今天是固定假日。」王杰希说着眼神张望着四周,不见平时回来都会看到的人出现在视线範围内 。「怎麽没看到小希?」王杰希问道。

「她乾爹带她出去玩了。」妇人似是想到什麽不禁莞尔,王杰希闻言则是挑了挑眉头,这事听在他耳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行了,别一直站在这,去找你爸爸吧,他在书房。」王母笑道,还不忘递上一杯茶水让王杰希端进书房。

王杰希家原本是从商的。原本王家是经营名为微草的生物科技公司,规模不算太大,不过在国内还是能够排上号。但就在某天微草突然就宣告破产,光是赔偿就让王家付出许多代价,现在还能留下一栋房子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好在王杰希成功当上一名医生。

「回来了。」走进书房王父仍然看着手中的报纸,没开灯的书房使里头的人显得格外年老。

「回来了。」王杰希端着杯子,走到书桌前将杯子放在王父面前,王父仍是没有抬头看过王杰希一眼。

「最近怎麽样?」

「上班、休息、进修。」

「医院呢?」

「挺好的。」

「有没有对象?」

「……」

「不开灯对您的眼睛不好。」没有回答问题,王杰希走到门边把灯打开,「都一把年纪了,麻烦您好好照顾自己。」这话题转得生硬,倒是成功让王父的视线转移到王杰希身上。

「你是真打算这样一个人过?」

「我有小希。」

放下书本,王父走到王杰希身边轻拍他的肩,道:「我都不在意了,那你又介意什麽?」

介意,王杰希可介意了。要不是因为学生时期那场恋爱,微草也不会被牵连而面临倒闭,父亲能够继续在商场上驰骋、母亲也能享受本该是属於她的生活,但因为王杰希,一切变了。

纵然父母都没有丝毫责怪自己,王杰希仍是心有愧疚,这场恋情带给他太多伤害,唯一让他不後悔走进这段感情的或许也只有口中的小希了。

日暮时分,王杰希自荐在厨房处理晚餐,王家父母就坐在客厅閒聊,忽地听见外头传来车声,接着就是“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声。

「我回来啦!」小女孩面带灿烂的笑靥,手里抓着一颗气球风尘仆仆地跑进门,见到王父王母整个人都扑了过去,「爷爷!奶奶!」

「小希回来啦,游乐园好玩吗?」王母问,「有没有给你方爹爹惹麻烦?」

「才没有!小希很乖,不信的话奶奶可以问方乾爹!」女孩鼓着腮帮子,对於王母的话非常不认同。

「对对对,咱们小希最乖了。」後头走进门的方士谦闻言正好搭上两人的对话,「伯父、伯母打扰了。」

「咦?伯母煮好晚餐了?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一起?」闻到阵阵香味,方士谦很不客气的问,然而这已经是常态了。

「想吃饭就直说,不必摆出那种表情。」这话当然不可能出自王家二老的口中,王杰希从厨房走出来,嫌弃的看了方士谦一眼。

「王杰希?!」

「爸爸!」

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王杰希看见自家女儿马上就没有看方士谦的嫌弃,变化之快彷佛刚刚都是错觉。

小希,大名王希玟,今年9岁,就读小学三年级,而她口中的方乾爹就是和王杰希一同就读医学院的方士谦。

接过扑过来的小人儿,王杰希笑着拍了拍小希的头,道:「小希乖,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後转头对着父母表示,一个眼神都没留给方士谦。

「王杰希你还有没有一点同学爱了!」方士谦很自动的跟着走进饭厅,反正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说,最近怎麽样啊?」晚饭过後在房屋里属於王杰希的书房内,王杰希和方士谦很是惬意的坐在里头品茗閒聊。

「还是老样子。」王杰希语气不冷不热,方士谦早就习惯了,「你呢?诊所怎麽样?」

「说到这我就有气!」方士谦猛然一拍桌,随後便开始滔滔不绝的埋怨,整个人激动地差点连脚都踏上桌子,而王杰希仍然一副无所谓的端着茶杯。

同样都是就读医学院,王杰希和方士谦其实也不过点头之交甚至方士谦还有些厌恶王杰希,但经过一段时间方士谦倒是服气了。两人一毕业就进荣耀医院上班,好不容易熬成了主治医师,方士谦却决定离开医院自己开一间诊所。而诊所就开在王杰希老家附近,这也是为什麽方士谦会变成小希的乾爹,这不,一来二去不就熟了吗。

「我说,你真不想给小希找个爹啊?」说到口渴的方士谦抿了一口茶水,平复激动的心情他问。

「这不是有你吗?」王杰希淡定的看着方士谦,这话竟然从这个平时最疼小希的人嘴里说出,要知道,若是方士谦说他排行第一,王杰希绝对不会反驳什麽。

方士谦是真心对小希好,王杰希因为工作而没办法陪伴小希是方士谦弥补了父亲的爱,只可惜……

虽然方士谦是个alpha,但他对方士谦就是少了那种心动的感觉,方士谦亦然,似乎AO互相吸引的本能在他们身上不存在,所以两人相处起来倒是比较像兄弟。

「我说,都过去多久了就你自己在纠结。」不就是一段失败的初恋吗,王家父母都不介意了那这个人是在介意个什麽啊?身为王家隐藏版的儿子,方士谦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我遇到喻文州了。」抬眼扫了方士谦一眼,猝不及防的话差点让方士谦刚喝下的茶水全数招呼在王杰希脸上。硬生生吞下茶水,方士谦似是在打量着什麽,眼神上下扫视着王杰希,问:「在哪遇到的?」

「医院,他的员工车祸开刀正好是我主刀。」想起那晚的情形,王杰希眼神不禁暗了暗,明明都知道了,干嘛还要自找苦吃?自嘲的想,的确不该祈求什麽,一切都过去了。

但心还是好痛。

不得不说果然两人情同兄弟,看王杰希那幅样子方士谦一下就猜到他在想什麽,「反正都这样了,各自过自己的生活不是很好吗,难不成你想追回去?」

王杰希摇摇头,说:「有小希就够了,反正你也在。」

「喂!别说的我好像是赠品一样啊!」

「难道不是。」王杰希笑了笑,看见这笑容方士谦也稍稍放松了些,「还笑得出来,那就好。」

“叩叩。”

「小希,该睡了。」晚上九点,送走方士谦後王杰希走进属於女儿的房间,一进门就看见自家女儿窝在被窝里不知道在做什麽,开着的灯表示她并未睡去。「小希怎麽了吗?」

被窝里的人儿探出头,水汪汪的大眼直直盯着王杰希。其实在王希玟小朋友出生之後不只王杰希,连王家二老都因王希玟的眼睛没有遗传到她父亲而大大松了一口气。

但没遗传到王杰希却是跟另一位实在是太像了,尤其是摆出像现在这样的无辜表情,只能说血缘实在是太强大了。

突然想到什麽,王希玟跳下床从书桌上拿了一份单子给王杰希,「爸爸能有空吗?」她睁开大眼眨呀眨地,问。

「怎麽了吗?」王杰希疑惑接下单子,王希玟说:「是学校的参观日。」

王杰希了然,参观日顾名思义就是邀请家长到学校看孩子们的表现。只是之前的参观日王杰希都在医院值班,所以都是王家二老或是方士谦代替他去,自己倒真没参加过,自己陪小孩的时间是不是太少了?可是医院的时间……

这边王杰希还在纠结呢,就听到女孩用闷闷的声音,说:「同学说爸爸一定是不喜欢我所以从来没参加过。」

王杰希看了女儿一眼,行,这下眼睛不只是水汪汪了,这叫泪眼汪汪。

「我会去的,小希放心吧。」王杰希一口应下,医院工作固然重要,但在王咱们大眼爸爸心中还是女儿最重要。「行了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坐在床边拍拍小孩的头,王杰希笑道。

「爸爸要走了吗?」

「嗯,明天爸爸还要去医院上班,小希要乖乖听爷爷奶奶的话喔。」

「嗯!爸爸晚安。」

「晚安。」

午休时间,难得能有个准时的饭点,叶修躲在天台抽菸正巧碰上拿着面包走上来的王杰希。

「王杰希你还好吗?」

手里拿着尚未拆封的面包,王杰希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红润的脸颊唇却是苍白如纸。

「还好,只是有点昏。」王杰希倚靠着围栏,拆开包装後一口一口地咬着面包,「可能吹到风了,没什麽太大的事。」

十二月的气候本来就不会太温和,王杰希这样早出晚归都是气温低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是很容易受寒,别看王杰希那堪比alpha的工作能力,骨子里却还是无法分割omega的基因。

「去一般门诊找小肖看看吧,估计他现在是有空的。」解决一根香菸,天台的门忽然被打开,是外科的护理长苏沐橙。

「叶修,原来你在这。」苏沐橙手里拿着两个饭盒在叶修面前晃呀晃,「要一起去找哥哥吗?」

「他有空?」叶修挑眉,苏沐秋是脑神经外科的主治医师,如果遇到一臺手术基本上没有一天是出不来的,根本就是大忙人一个。

「有的,今天只有一般门诊而已。」

「那走吧。大眼儿记得去看看。」告别王杰希,叶修和苏沐橙动身往B动的脑神经外科出发。

看着他们的背影,不得不承认王杰希其实挺羡慕苏家兄妹和叶修的相处,尤其是叶修和苏沐秋,整个医院都知道苏沐秋在追叶修,就叶修一个迟钝的豪不知情。

门诊室内,一身白大褂的苏沐秋正在为病人看诊。

「最近有什麽比较严重的症状吗?」

「还是老样子,头昏想吐……」病人有些欲言又止,想了想最後还是把最近碰到的事也一并交代:「头昏的时候我会看见一些画面。」

「看见画面?」苏沐秋敲着键盘,「能说得详细些吗?」

病人颔首,接着说道:「之前我来医院接朋友出院,在大厅看见一名伤者被推入急诊,就是那个画面,我开始头昏并且看见了……画面。」

「画面里有个模糊的身影,他一直说不会有事的,要我放心。」

「身影和声音……你也知道你之前车祸受到撞击,海马迴也有损伤导致记忆缺失,你所看到的或许就是你丧失的那段记忆。」苏沐秋说道,「这样,我替你开药,应该多少能减轻你的痛苦。」

「所以那段记忆还能找回来吗?」想到那模糊片段中那未知人的声音,带着恐惧却又强忍着并呼喊着他的名字。

文州……文州……

每当喻文州想起心中总是会隐隐作痛,就好像有人拿着生锈的刀刃一下又一下的刺着他的身、剐着他的心。

「能不能找回来,我也不知道。五年前我就说过了吧,有时候忘掉的是你自己心底深处最不想回忆的。」苏沐秋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喻文州,当苏沐秋还在国外进修时喻文州就找上他,因为苏沐秋在这方面算是权威,而当时喻文州强烈希望找回这段记忆。

但却是无终而返。

在苏沐秋回国进入荣耀医院後喻文州也就固定每三个月来检查一次,只希望能有些效果。

「总觉得,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情,若是不想起来会後悔一辈子的事情……」垂着眼簾,喻文州的声音有些哀伤,「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吗?」

「……从你受伤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吧。」苏沐秋斟酌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後者颔首回应。

「八年来你完全无法想起任何一点关於那段缺失的记忆,但你说你之前到医院头昏发作进而看见甚至听见声音,我想一定是有什麽因素在刺激你的大脑。」

「如果找到那个因素说不定对记忆的恢复能有帮助。」

「找到那个因素……」喻文州请抚着下颚,「当时在医院你会这样或许是因为你经历过、甚至接触你的记忆的一部分。」

「只是那部分被你遗忘了,任何人、事、物都有可能。」

「说不定……是那个人。」喻文州抬起视线和苏沐秋对视,「那个模糊的人影。」

「或许那个人当时就在附近。」在说完後,苏沐秋能够看见喻文州的眼里燃起一道名为希望的光芒。

这……是好是坏呢?

※※※※※

每次更新都有点害怕,嘛,被嫌弃是正常的毕竟我很多不足的地方,无论是文笔还是故事上,怕让各位大大觉得辣眼睛,在此先致歉。

谢谢大家的观看。

评论 ( 6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