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20

「您以为,我为什麽要再一次接近喻文州?」王杰希轻轻一笑,喻夫人的怒气完全无法影响他一丝一毫。

下午3点。

这个时间王杰希理应在医院上班,王希玟也该在学校好好上课,喻文州实在不懂为什麽王杰希会特意传给自己这样一条讯息,但王杰希不会做出没有意义的行为--至少在喻文州的认知里是,所以喻文州很快排开原本就不紧密的行程,独自开着车到王希玟的学校等着。

他就这样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等到小学放学,一时间各路人马涌入,学生们或是愉悦或是兴奋,一朵又一朵的伞蘑菇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喻文州下车走到门口,并没有在人潮中见着王希玟。

「喻先生?」

一道温润的女声传入喻文州耳中,他回头看去,王母就站在他身後。

「伯母。」喻文州回以一笑。

王母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说真的,她还是有些隔应的,先不说好久以前的旧事,见他忽然地又出现在王杰希身边,王母就不禁觉得害怕,她害怕自己的儿子又一次被伤害,於是在看向喻文州的目光中就多了一份难以察觉的反感。

好歹王母也是世家之女,教养也是一等一的,那些负面情绪总不能太明显,但喻文州也不是简单人物,但他也只是疑惑着长辈给他的情绪,并无多言。

「喻先生怎麽会来?是……」找小希?

喻文州目光闪了闪,很快的便回覆王母:「正好在附近办事,顺道来看看小希。」那眼神之真挚,王母点点头,然却是依然怀疑,喻文州心中无奈苦笑,自己这是被当成拐小孩的了?

「王杰希。」喻夫人美眸怒瞋,「你到底想做什麽?」

「我从来没想要做什麽。」王杰希从容不迫地品尝茶水,「老天要下雨,我不能阻止,但您无法阻止我摘下雨後的紫阳花。」

“哗啦啦--”

雨势渐大,“御花园”已经不再是一个良好的谈天场所,喻夫人一脸阴沉的看着王杰希,最後只是淡淡开口:「陈姨,送客。」王杰希顿时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毕竟喻夫人终究是个alpha,还是一个长居高位者的alpha,她身上留有的气势与威势差一点就让王杰希撑不住,还好他是挺过来了。

「王先生,这边请。」陈姨走到王杰希身旁,後者敛起笑容起身,便跟着陈姨离去,留下喻夫人独自坐在亭子中,神色不清。

--

雨下得很大。

王杰希回到家时彷佛是被从河里打捞上岸一般,狼狈不堪,湿淋淋的感觉着实不太好,王杰希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小心翼翼地脱下外套不弄疼伤口,看着被叶修剪开的衬衫,王杰希叹了口气,把这件沾了写还被断袖的衣服直接仍进垃圾桶。

王杰希举起手,拆开叶修处理完美的包扎,绷带都湿透了,再继续包着反而有害,将伤口周遭擦拭乾净後,王杰希拿了保鲜膜暂时包覆在伤口上,避免待会儿碰到水,过程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似受伤的不是他。

但他还是会疼的。

当黄少天走进办公室时,那位传闻中心脏城府深的蓝雨总裁正双手捧着资料夹发呆,没错,就是发呆。

「文州!喻文州!」

「怎麽了?」黄少天唤了两声,终於将神游中的喻总裁唤回,後者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特助。

「这话应该是我要问你的吧,从回来到现在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黄少天蹙着眉头,「是小希怎麽了?」

「不,小希没事。」喻文州答道,这下黄少天的求知欲彻底被撩起了,如果王希玟没事,那麽王杰希传讯息的意义何在?

看出了得力助手的好奇,喻文州只是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你不去医院看看?」

「刚刚打了几通电话都没回覆,可能还在忙吧,我等到他下班在过去。」今天王杰希是白班,不是小夜或大夜班,倒是方便。

「呦,文州啊,来看诊?」

到了医院,喻文州按捺不住想见到恋人的心情,停好车子便前往外科诊室,不过爱人没见到,倒是遇见叶修。

「找杰希,他应该能下班了吧?」喻文州微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叶修看起来特别疲惫,可能是刚出手术室吧?他都看见叶修的白大褂上头沾染着点点血迹了。

「王杰希?」叶修愣了一下,喻文州被这反应弄得有些茫然,心底忽然浮出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他就听见叶修有些微妙的语气说:「不久前他被一个病患家属拿刀划伤了,几小时前就回家休息了。」

「什麽?!」喻文州错愕的喊道,这一声引起了路过民众的视线,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他很快就调整回来,和叶修道过谢之後转身快步离去。

叶修看着那匆忙的背影暗道王杰希要完,想了想,某人也是。

这一念头让某位住院中的医师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热,王杰希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洗完澡之後他整个人有些昏沉,想好好睡个觉却是被热醒,他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客厅寻找体温计,虽然不用量就知道是发烧,但还是得看看严重性。

“哔--”

唔,三十八度,不是太严重,王杰希扶着沉重的脑袋,突然有些哀伤地想到,今天从下午开始也不知道走了什麽运,被伤了之後就被抓去进行一场莫名其妙的谈话……至少在王杰希看来是这样,还以为事情都结束了,结果现在竟然发烧了,王杰希看了眼自身的伤口,通常建议在缝合过後保持四十八小时乾燥,不过就刚刚那样在雨中折腾,发炎或是感染什麽的,还是要注意。

想了想,王杰希决定回去再睡一觉,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把伤口再处理一次,他在橱柜翻出了急救箱,橱柜门都还没关上,却是听见了电铃声响,铃声才刚响完还没散去,下一声紧接在後,按铃人的匆忙与失礼让身体不适的王杰希更加觉得烦躁,拎着急救箱就前去应门。

“喀哒--”

王杰希才刚把门锁打开,外面的访客便迫不及待地拉开门,王杰希没能来得及反应,一张熟悉的面孔上带着焦急闯入他的视线。

「喻……」王杰希怔怔地开口,但没能说个完全,热浪和晕眩感蜂拥而出,一个重心不稳,栽了。

「……」喻文州被王杰希左手臂上那长长的伤痕给刺伤了眼,他有很多想说的、想问的,想问他为什麽受伤了不告诉自己反而是传了一封讯息,想问他为什麽讯息要那样写……然而现在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人,喻文州早就心疼死了,愤怒夹杂心疼,喻文州顿时有点不知所措。

「唔……抱歉,我有些昏。」王杰希声音低哑,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离开喻文州的怀里,喻文州看着眼前的人,还是一样的不喜欢依靠自己,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脸色红润,喻文州忽地蹙起眉头,一双微凉的双手贴上王杰希的额头,并且同时高声说出前不久王杰希得知的讯息:「你发烧了!」

「没事,只是有些昏……」话还没说完,下一秒,王杰希觉得整个人飘忽了起来,他怔怔地看着喻文州,他竟然把自己抱起来了?!

「喻文州,放我下来,我真没事。」

「别逞强。」喻文州淡淡地仍下一句话,心里倒是想着,没想到王杰希看着那麽高的一个人,抱起来不重,也不知道是不是性别的关系,喻文州竟然觉得怀中人很柔软。

王杰希就这样被喻文州抱回卧室,他将人小心地放上床,见王杰希那有些凌乱的伤口眼眸暗了暗,拿过王杰希手里的急救箱替人处理伤口。

整个过程王杰希一言不发,甚至能说是有点恍惚,有些昏沉的脑袋告诉他他的恋人喻文州正在照顾自己,但事实却又说着他心口有一道被喻文州划开的伤口,那麽现在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

「可能有些痛,杰希稍微忍耐一下。」喻文州说道,药水抹上伤口,一抽一抽的疼痛感让王杰希很不好受,紧抿着唇,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喻文州看得心疼,「好了,你先睡一下吧,身体不舒服就别撑着了。」说罢,喻文州拽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王杰希睁着迷蒙的双眼看着喻文州的眼,心道自己并没有想逞强硬撑的意思,只是刚好被喻文州看见了。沐浴在喻文州柔情似水的目光中,王杰希闭上双眼,属於喻文州的气息淡淡的缭绕在房间内,王杰希久违的感到心安,安稳的睡了。

以下不重要可以忽視((

時隔一個月的更新(吐血

最近寫文是都會有一種無力感(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

關於目前更文的狀態有必要讓各位大大們知道一下:身為哀傷的高三學生,目前重心將放在三次元,在考完試之前或許會更新,但一定也是久久一更(不想讀書時就更新吧~

謝謝大大們的閱讀和喜愛~

评论 ( 3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