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9

「小心!」

此时第二性别的差异也就展露无遗了。

发狂的人是个alpha男性,在正常情况两个omega或许还能够有人数优势,但在这样不稳定的情况下别说两个omega了,可能再来一个alpha都不一定能制住这个alpha。

眼看刀子就要碰到王杰希,叶修很快的跑到alpha身後架住他的双手,王杰希也趁这个细微的空档从右侧并没有利器危险的地方离开墙角,无奈alpha和omega的先天条件,alpha疯狂挣脱,不伤了王杰希觉不罢休,那人身高又比叶修高出很多,叶修无力招架,霎时,意外发生。

在alpha剧烈的挣脱下,叶修被推得跌坐在地,而alpha一离开这束缚竟是马上回头对着尚未反应过来的王杰希跑去然後一刀划下。

「王杰希!」

「嘶---」王杰希倒抽了一口气,手臂上先是感觉麻痹,随後一阵又一阵的刺痛袭卷而来,白大褂逐渐被鲜血染红。

「你在做什麽!」

门外传来一声喝斥,来人一脸不善,是那种常人看到都会自动绕路走的一张颜面。

「老韩快点!王杰希受伤了!」叶修见了人急忙大喊,韩文清,心外科医师,其实韩文清也只是碰巧经过外科诊室,在走廊尽头正好听见叶修的呼救便前来查看,这一看不得了,外科的两位顶尖医师一个跌坐在地一个甚至受伤见红了。

「傭医……都是庸医……」也不管韩文清的出现,alpha握紧手里刀,竟还想往王杰希身上捅去。

「住手!」两步做一步冲上前,抓住那名alpha的手腕使了巧劲,alpha因吃痛而松手,刀子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哐啷”声,保全人员也即时赶到,很快的将那名alpha带走。

--

「快点,拿剪刀跟针线来!还有麻醉!」保全一进门叶修便知道没事了,他急忙吩咐随着保全人员脚步来的护士们,此刻的王杰希伤口还在冒血呢!

叶修让王杰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必须先除了碍事的衣袖才能够打麻醉,叶修用剪刀剪开王杰希的衣袖,稍微有点乾涸的血让伤口的皮肉和衣物黏在一起,虽然王杰希没说话,但每当叶修稍稍牵扯到衣物王杰希的额头便会多出细细冷汗。

「刀伤,伤口长12公分,深0.5公分。」叶修一边替王杰希消毒一边习惯性的报告情况,王杰希蹙着眉头,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冷汗直流。

「麻醉。」叶修说道,平时负责手术麻醉的安文逸连忙上前。

「开始缝合。」

麻药逐渐起作用,思绪不再被疼痛独占,王杰希还能开始看着叶修替自己缝合伤口的手法,虽然方法与自己平时的手法一般无二,但王杰希就是觉得比自己的处理还要完美。

想着想着王杰希又想到,一件好好的衬衫被剪得破烂,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为了工作方便而自己在外头住,不会让父母和孩子担心。

那……喻文州见了会怎麽想?

「好了。」没有等王杰希想出答案,在护理师的协助下,叶修已经替王杰希缝合包扎好了伤口。

「多谢。」麻药的效果还在,王杰希只能用右手托住左手,「等等我去跟老冯报告一下,让他放你几天假吧。」叶修看了看王杰希的手。

「不碍事,只要不进手术室就行。」王杰希倒是婉拒了这个提议。

「呦,有假让你放还不放啊。」叶修笑,还想说些什麽呢,却被一道慌张的女声打断。

「叶修!」苏沐橙踩着急促的步伐直奔外科门诊,刷手衣都还穿在身上,显然是一离开手术室马上前来的模样。

「沐橙,怎麽回事这麽慌忙?」叶修给了苏沐橙一个安抚的笑容,苏沐橙欲言又止,那眼眶都有些泛红,叶修急了,他最见不得苏沐橙的眼泪,连忙凑上前道:「哥真的没事,你看,一点伤都没有。」

王杰希看着两人的互动,苏沐秋倒是和自己提过前一阵子被苏沐橙知道自己进了医院…应该说,在实际情况下住院了,这也难怪苏沐橙会如此匆忙,要是叶修也出了事……王杰希忽然庆幸那名alpha 针对的是自己,受伤的是自己。

--

外头有点飘雨,王杰希没有带伞,只有一件外套--至少还有外套可以遮住伤口不被淋湿,看着被叶修剪坏的衣服他也只能苦笑。

离开医院时王杰希拒绝了同事们想载他一程的好意,王杰希从来都不习惯依赖别人,平时不是自己开车就是搭车,倒是最近多了一个选项叫做喻文州的车。

想到喻文州,王杰希又沉思了半晌,关於自己受伤的事到底要不要同他说?那人平时也很忙吧…况且这伤其实也不严重,还是别打扰他了……王杰希就边走边想着,忽地,王杰希注意的路边有台车,车旁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青年就站在人行道上与他对视。

王杰希皱了皱眉眼,无视了这个奇怪的人迳自向前走,却在经过青年旁边时听见那人说:「王杰希,男性omega,在荣耀医院外科门诊担任主治医师。」

王杰希停下脚步,一脸莫名地看着男人,想要取得这些资讯其实不难,只是男人接下来说的话令王杰希冒出一身冷汗。

「育有一名女儿名王希玟,生日9月16日,第二性别为……」最後那个字被隐藏在男人的唇型,王杰希看见了男人所说。

「你想做什麽?」王杰希警戒的看着男人,虽然第二性别不是什麽秘密,但关於自家女儿的第二性别除了王家以外知情的就只有方士谦和林杰,当然要查不难,但这样特地去找一个孩子的资料王杰希第一反应就是本能的戒备,况且这个孩子还是他的宝贝女儿。

「并不是我,而是夫人有请。」男人低着头一板一眼的回答,「王先生请上车。」

「少天,结案报告弄好了麽?」喻文州阖上手里最後一本文件夹。

「早就弄好了,我办事你放心。」黄少天露出一口洁白的牙,又将一大堆文件夹叠到喻文州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清空的桌面。

「……」喻文州笑颜不变,不过黄少天倒是看出来自家上司正怨恨中,最近喻文州加班加得,估计三天没见着王杰希了,没加班时偏偏王大医师值夜班。

「唉又不是我让您加班的,况且你加班我也得陪着啊拜托你别露出那个危险的笑容行不?」黄少天耸耸肩,「是说,伯母知道小希的事情麽?」八卦永远是工作时间最好的消遣和放松方式,尤其对於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的情路黄少天可说是快要比工作还认真看待了。

「知道了。」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果然要让长辈接受是有困难的。」原本以为母亲的态度已经放软,喻文州这才大方的坦白关於王杰希的事,果然还是太心急了,要不然喻文州也不会看见关於王杰希的资料出现在家里。

其实喻母并不常如此探查他人资料,除非那人是喻母极感“兴趣”的人。

「嘛……你也别太担心,指不定你拗个一两年伯母就放人通行啦。」黄少天显然也不意外这样的结果,一般有点权势的家族都要求门当户对,何况掌权蓝雨的喻家呢。

喻文州抿着唇不语,从那次母亲的神色看来,他总觉得这件事不会太容易解决……

「唔……」喻文州忽然觉得脑筋一片混乱,随後一阵又一阵的痛袭卷而来,那痛彻心扉的感觉竟然有些似曾相识。

-

“不能是他。”

“为什麽?”

“你听好文州,你将来是要继承蓝雨的,既然如此你就要有牺牲自己的觉悟,无论是人生还是婚姻,不管那一项都不是你说了算。”

“可……”

“没有可是,你该去上课了。”

-

「文州!喻文州!喻文州你别吓人啊喂!」黄少天被突然昏过去的喻文州吓坏了,无论怎麽拍打摇晃喻文州都没有清醒,喻文州双眼紧闭,额角冷汗不止,嘴唇一开一阖低声呢喃着什麽,黄少天没有仔细的听,只是暗骂了一声,抄起座机喊了秘书处。

动静闹得不大,但对於秘书处而言却也不小了,徐景熙很快的跑进办公室协助黄少天把喻文州扶进里头的休息室,郑轩已经联络了医生,里头一阵小慌乱,无视了外头办公桌上响了两声的喻文州的手机。

天气阴暗飘着小雨,王杰希站在这间豪宅前,那名半路将他拦下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很是有礼。

王杰希面上毫无表情心底却是挺挣扎的,喻家大宅,好几年前他来过一次,但也就是那一次,很多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曾经几时王杰希也想过若是当时他没有踏进这间房子,那麽是否蝴蝶的翅膀就算在太平洋上搧风也吹不到自己这来了。

不过……王杰希叹息着摇摇头,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

「王先生,请。」

王杰希看了一眼礼数周全的男人,又掏出手机打开屏幕,上头并没有任何讯息回覆。

看来是在忙吧…

王杰希右手轻轻抚上左手臂,麻药退了疼痛感直线飙升,不过他面上并无异象,在男人的注视下踏进了喻家。

令王杰希意外的是他并没有直接进入客厅或是什麽隐密的房间,男人一路领着王杰希走到喻家的後花园,说来,这後花园也是当初王杰希当时来到喻家时第一个参观的地方,算算时间已经过了十年多吧,这里的景观也变了不少,各式高贵花朵,造景同样奢华,这里很大,容纳个一两百人都不是问题,若要王杰希说,这里根本可以和古代的御花园比肩了。

「看够了?」

王杰希被声音惊了一下,前方不远有个小亭子,庭内两名女人一站一坐,明显就是主仆关系,王杰希自然是知道那两人的身分。

「王先生这边请。」站着的妇人同样有礼的对着王杰希颔首,王杰希走进亭子,坐在了陈姨替他拉开的椅子上。

空气凝结成一股诡异的沉默,喻夫人依然优雅的啜饮着茶水,王杰希只能安静的坐着,三不五时偷偷看一眼手机,送出去的讯息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十年了吧。」喻母忽然开口,王杰希保持着端正的仪态,静静的听喻母发话。

「我还以为你有自知之明,没想到害了文州之後,过了那麽久你还敢出现,甚至又走到他的身边。」喻母笑了笑,继续道:「我不管你是用什麽方法走到他身边的,但能不能请你离开我儿子? 文州需要的是门当户对的婚姻,而不是像你这样随随便便的人。」

王杰希注视着喻母,眼底似乎闪烁着什麽,喻母丝毫不在意。

「还有关於……王希玟的事,若是你想透过她拿到什麽,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倒是可以考虑让她以养女的身分留在喻家,从此与你毫无瓜葛……」

「欸欸欸醒了醒了文州醒了。」经历一阵慌乱,蓝雨终於盼到自家上司醒来,喻文州扶着额角,脑袋还有一阵一阵的刺痛,「少天?」他看了看,身边只有黄少天和徐景熙,看来其他人是在工作岗位上,「我又昏过去了?」

「是啊,怎麽好端端的又发作?我记得最近你这动不动就昏的毛病好了不少啊,你可不知道,你刚刚那一昏可吓死我了。」黄少天抱怨连连,「还有原本有一场会议已经延後了,变成明天,你今天要不要先回去休息?」说着,黄少天递上喻文州的手机。

「我没事,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喻文州一边说,一边滑开手机,看见上头的未读讯息猛然一愣。

「没事就好,要是你再不醒来黄少可得急死……」徐景熙说,见喻文州神色不对,问:「怎麽了?」

「出事了?」黄少天同样看见喻文州的异样,便凑到喻文州身旁看他的手机,「王杰希?」

手机上那条未读讯息来自王杰希。

--麻烦你,注意小希。


我回来啦啊啊啊~

比赛,输了,伤心,却也,开心。

抱歉又那麽久才更,又伤害各位的眼睛。

谢谢阅读❤谢谢喜爱

评论 ( 3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