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8

所谓交往,在喻文州和王杰希身上似乎也只是两人见面次数和说话次数变多了,王杰希也比较不排斥喻文州各种接近。

对此蓝雨能干的黄特助以及诊所的方医师都不约而同的表示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真是奇葩。

不过对喻文州来说仅仅是这样细微的改变他就很开心了,毕竟这表示这段日子也有个回报,只是不太明显就是了……

「杰希,晚上好。」晚上十一点,王杰希下班,喻文州依然守候在医院外头,虽然王杰希表示他有时候下班时间不一定让喻文州不必这样特地来等自己,但喻总裁仍然乐此不疲。

能有更多时间可以和王杰希待在一起,何乐不为?

「晚上好…」王杰希看上去很疲惫,虽然每一次下班都是这副模样,但喻文州是何许人也?火眼金睛的喻总很快便察觉不对。

「医院发生什麽了吗?」喻文州问。

「没……」王杰希下意识地想否认,但考虑到他们正处“热恋”,太冷淡似乎也不太好,「工作上的事。」王杰希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王杰希是外科医生,所谓工作上的事一定跟手术或是其他疑难杂症有关,喻文州也没再问下去。

--

「到了。」喻文州停下车,「需要送你上去吗?」

「不用了,时间不早,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再见。」

「再见。」目送着王杰希进入公寓大楼,喻文州好像看见了有个画面与眼前的人重叠,喻文州揉揉眼睛再一次睁眼,视线里已经没有王杰希的身影了。

---可能是太累了。

喻文州想,发动车子也就离开了。

快十二点了。

这天喻文州还没等到王杰希,他们俩平时工作就忙,白天见面是不大可能的,於是喻文州很执着这段夜间接送的活动。但今晚喻文州在医院外头待到快12点了依然没见到下班的人。

是出了什麽事?

喻文州想了想,最後决定下车到医院里头查看。

--

「快、第二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许医师呢?」

「痛……」

「稍微忍耐一下,马上替您处理。」

「医生!医生快点!救救我的孩子……」

当喻文州走进医院急诊室时看见的便是和外头宁静决然不同的气氛,吵杂、忙碌,伤者病患和医护人员来来去去。

「不好意思麻烦让让!」一名护士推着轮椅,轮椅上头还有大片血迹,差点就撞上了喻文州。

「抱歉。」喻文州很快把自己移动到角落,尝试着能不能在着纷乱的场景中找到王杰希。

急诊,对於医护人员而言就是混乱的代名词。

「杰---」好不容易在走廊的尽头看见王杰希的声音,喻文州本想叫人,不过看见眼前的场景他却马上安静下来。

王杰希看起来很疲惫,口罩还半挂在一边的耳朵,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手术衣沾染着点点血迹。

--

“哔---”仪器发出刺耳的警示声,手术室内医护人员急忙抢救,然,数分钟过去还是没能挽救这条生命。

生命的流逝是必然,纵然王杰希见多了却还是不免有些感慨,不过接下来要面对的不可谓不艰难,也是王杰希在抢救失败时最讨厌的事---面对家属。

手术室外头只有一名男人,见王杰希等医护人员走出来便急忙凑上去,「医生,我妻子她……」男人焦急万分,眼底除了满满不安焦虑外还带着一点渴求。

「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王杰希说道,看着男人那眼里的渴求消失成了不可置信,王杰希心底也不好受,最後的希望被掐碎的感觉王杰希也体会过,但他是医生,有些事便无法避免。

「不可能…不会的…」男人低声呢喃着,随後却笑了出来,「医生你是不是骗我?我妻子现在是不是还好好的在病房?是不是啊?医生你说是不是啊!」最後男人直接拽住了王杰希的衣领,一旁的柳菲连忙同其他护士将男人拉住。

「请节哀。」最後王杰希也只是说了这三个字,在柳菲一句:「王医师辛苦了」便去换下手术衣。

--

「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喻文州站的距离有些远,不过大致上就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以及看见家属的失态,喻文州并没有上前,这是王杰希的工作,相信对方不希望自己这样过於干涉,喻文州想了想,决定到门诊找人。

「杰希。」

「喻文州?!」回到门诊的王杰希讶异地看着走进来的人,「你怎麽在这?我今天值夜……」得了,看来自己是忘记告诉喻文州今天值夜的事情了。

看着难得在王杰希脸上出现的表情,喻文州微微一笑,「今天值夜,什麽时候下班?」

「呃…」别说,这事儿还真说不准,一个不小心值到隔天夜班结束都不是不可能……

「唉…」喻文州叹了口气,「那我就先回去了,杰希别太累,注意身体。」说罢,喻文州就要离开门诊。

「喻文州。」人才刚走到门口,却被王杰希叫住,不止喻文州,王杰希自己也愣住了,好端端的为什麽自己要叫住喻文州?

「嗯?」喻文州依然笑着,不过王杰希倒是看出来眼前的人很开心。

「不,也没什麽重要的事……回家路上小心。」

「我会的。」

黄昏的的风吹过,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五个小时。

天台上,王杰希得了一个空到上头透气透气,很不巧的就遇见喻文州的得力助手、热爱做志工服务的黄少天也窝在这,看来以後这个时间要尽量避免到天台了……

「王杰希,你跟文州相处得如何?我看你们一点情侣的感觉都没有……唔,也不能怪你们,毕竟你们工作都很忙……」

原本王杰希都准备好等着黄少天那机关枪一般的问题,谁知道这人说着说着就开始自言自语了。

王杰希很是无言的看着黄少天,随後便开始思考自己和喻文州的相处模式。自己谈过恋爱的经验趋近於零……想起以前和对象的相处模式似乎和现在也没什麽太大的区别?喔,还是有区别的,以前读书没有现在这麽忙碌,出去喝咖啡还是抽得出时间的,不像现在,自己可能一杯水的时间都没有还喝咖啡呢。

「我问你,你们到那一步了?」

「什麽哪一步?」

「不都说牵手拥抱亲吻最後上本垒吗,你们现在进行到哪了?」黄少天说起这些来倒是毫不在意,一点也不像一个omega。

不过这个问题王杰希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些事似乎十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了……

「没有。」王杰希摇头,既然答应了人要试试,王杰希总是提醒自己往事就别提别在意了,都过了这麽久……虽然要完全不在意不可能。

「什麽嘛……文州动作也太慢了,不都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便能带上楼,这都几回了还没熟。」

对此,王杰希则是挑眉,「我跟喻文州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就行。」说着还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黄少天。

正当黄少天想要发表长篇大论釐清案情时,忽然“喀”的一声,天台的门被打开,话题人物之一的某周姓小儿病房医师出现了,看见笑着的王杰希还愣愣地打了个招呼:「王医师。」然後便将目光放在另一个人身上。

周泽楷看黄少天的眼神实在是太炽热了,强烈的感情让站在一旁的王杰希都能感觉到,反观被含情脉脉注视着的正主,见了周泽楷後就鼓着腮帮子,连个正眼都不肯给,王杰希看了看二人,要不是A有情O无意的话那一定就是黄少天太迟钝,还以为那一次的“意外”是真意外。

「你们聊,我先走。」

「喂!王杰希你说走就走啊?!」

「王医师慢走。」

「杰希,晚上好。」依照惯例,喻文州出现了,自从那晚之後王杰希都会每天一封讯息告诉喻文州当日是否值夜,虽然讯息时间不定,但让喻文州少跑一点冤枉路还是可以的。

「对了杰希,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见。」喻文州表情有些古怪,似是不知如何启齿。

「什麽?」王杰希看喻文州那模样,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我的母亲……想见小希。」

……不好的预感果然实现了。

「你跟…你的家人说了小希的事?」王杰希问,这件事情他需要好好拿捏分寸,毕竟那位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

「不,我还没来得及说。」喻文州苦笑,生长在这样的家庭,要什麽资料还不是吩咐一下就能拿到了,要什麽人的个人资料还真不是难事……

王杰希同样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沉思了半晌,自己和喻文州如今关系密切,纵然再怎麽反感那位……人家好歹也是对方家长,自己可不能只为想到自己了。

「我会找时间带小希去拜访,不过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後。」王杰希最後给出了一个答案,三月份的班表很是可怕,好几个假都被吃了,剩馀几个小空档也要随时待命以便支援。

「好。」喻文州点点头,这样至少也能对母亲有个交代了。

--

三更半夜,车少,喻文州车速也没比较快,就王杰希来看是个良好的驾驶,但良好的驾驶不一定会碰到良好的用路人。

“叽--”

猛然一个煞车,看着前方忽然窜出的人影喻文州被吓出一身冷汗,还好自己反应够快,要不然就撞上了。

「杰希你还好麽?」喻文州看向副驾驶座的恋人,突如其来的煞车相比王杰希也被吓到了。

而造成惊吓的人依然站在车子前,王杰希皱起眉头,这人怎麽看着眼熟?

喻文州打开车门想下车找人理论,但见车门一开,那名用路人跑得跟飞似的,一溜烟的人就不见了。

「喂!」

喻文州不解的看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车上若有所思的王杰希,这件事成功引起了喻文州的注意。

「杰希。」

「嗯?怎麽了?」

「最近小心点。」

诊疗室内,王杰希一边啃面包一边查看着日程表等待下午的门诊开始。

“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王杰希抬头看了眼,是自己挺看好的实习医生高英杰,「王医师。」

「英杰,」王杰希看着来人,实习医师的脸上与刚进医院相比多了几分成熟稳重,「怎麽了?」

「这是許医师让我帮忙送过来的病例。」高英杰递上手上一叠资料。

「谢谢,辛苦了。」王杰希笑了笑。

「哪里,王医师才是。」高英杰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平时王杰希就很照顾自己,只要情况允许王杰希甚至还会让自己进手术室进行观摩,这样可遇不可求的机会都是王杰希给的,对於王杰希,高英杰很感激。

「王杰希,门诊要开始了。」叶修走进门诊,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见了高英杰给予一个友善的微笑,「呦,小高也在。」

「叶医师。」高英杰礼貌回应。

「好。」王杰希点点头,「英杰,好好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谢谢王医师!」高英杰站直身子,向王杰希道谢後就离开了。

「今天怎麽样?」

「不算忙,没什麽大手术。」叶修耸肩,倚在墙边翻阅着病例表。

此时第一个病人进来了,叶修眼神不经意瞥见这名病人,头戴鸭舌帽帽压得很低,藏在口袋里的手似乎有点不安分,叶修蹙起眉头想喊住人,不料变故就在这一瞬间。

「喂!你!」叶修才刚开口,那人直直冲向王杰希,藏在兜里的右手伸出来,叶修和王杰希都看见了他手里抓着的美工刀!

「庸医!你这个庸医!」病人表情狰狞,疯狂挥舞着手里的刀片,王杰希反应很快忙上离开他的正面,但那人的目标就是王杰希,一旁叶修把门诊室的门打开对外求救,随後便同王杰希对付这名病人。

王杰希被逼到墙角,手无寸铁的他只能尽量小心不让自己受伤,病患的鸭舌帽早已在他疯狂的举动下掉落,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人有些错愕,竟是几天前半夜的那个拦路人……

「是你,都是你…你让她死了……」病人低声呢喃,王杰希听见了他的低语,想起了更久之前的记忆--

他是前几周死在手术台上的病人的家属。

觉得这一章有点…乱?

好吧对不起我又残害了各位看官的眼QWQ

是说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100粉了(啊啊啊内心激动无法言喻

於是来开个点文👀

可帶梗,cp基本上是不限啦…
(呃,不吃韩张…)

点文会选三个写(如果有人点,没人点我落得清閒👀

谢谢阅读❤谢谢喜爱

评论 ( 8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