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喻】他 01

基本上喻王無差~

主喻王~

王喻極為極為微量((但不可忽視((應該

以上不可接受者慎入~


「文州,要好好照顾自己喔。」

「知道了,妳也是。」

机场大厅的冷气将八月的酷暑阻挡在外,来来往往的旅客都趁着尚未登机或是离开机场前待在大厅与朋友閒聊或是同亲友道别,但喻文州在这样清凉的环境下却觉得十分焦躁不耐烦,完全没有平静下来的感觉。

「叔叔要上班,小璃说要去朋友家玩所以不能来送你,所以只有我来,文州你不开心吗?」

「不,妳能来我就很开心了,他们都有自己的安排我也不强求什麽。」

喻文州闻言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温文儒雅的微笑出现在脸上,面对眼前的人,喻文州实在是无法有什麽过于情绪化的举动,比如说厌恶。

「果然文州最懂事了。」白淇笑了笑,随后敞开双臂抱住喻文州,「保重了。」喻文州也同样环住白淇,「我会的。」

登机门前,喻文州回头向白淇挥挥手做最后的道别,那样的微笑足以迷倒数名少女。在背过身走进登机门时,喻文州的笑容不见了,眼神中却是充满着兴奋,彷彿方才经历了一场酷刑,现在终于得以解脱。


喻文州,18岁,父亲在五岁时娶了继母白氏,继母带来一个比喻文州大两岁的姐姐白淇,隔年父亲和继母生下一个妹妹名唤喻璃。

现因录取A国荣耀学院,正在前往A国的途中。


「原来你在这啊,郑轩他们说找不到你我还想说你跑到哪裡去快活了结果你还待在这啊,欸是说你最后一节课是几点的?」黄髮的少年一把拉开教室的门,只见在一名黑髮的少年坐在窗边的位置,整个人沐浴在夕阳的馀晖下,闪闪动人。

开学已有一段时间,喻文州大致上适应了国外生活,也结交不少朋友,好比说现在来找他的黄少天。

「三点半下课。」打从门一开喻文州就知道黄少天来了,此刻仍旧头也不抬,自个儿沉浸在书中的天地。

「什麽?!三点半?!我去现在都五点了你还坐在这没离开?!」黄少天拉开喻文州旁边的空位一把坐下,「我说,你怎麽那麽喜欢待在这间教室?」开学那天,抽宿舍的时候黄少天幸运的抽到有着三位同样是华裔学生的宿舍,而其中一名喻文州,两人不仅同为G市人更刚好就读同样的科系,虽然不同班但这也足够让人开心了。

只是黄少天发现最近他的同乡好室友有个奇怪的兴趣,那就是在没课且正好这间教室没有人使用时,喻文州会待在这,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有一次甚至到晚上七点才回到宿舍。

黄少天不懂喻文州到底是有什麽毛病。

「因为……风景不错。」这下喻文州总算抬起头与黄少天对视了,但也只是一下子,喻文州的目光转移到窗外。

风景不错?

他们所在的教室位于学校南边的大楼三楼,这栋楼有个简单粗暴的名字就叫南大楼,南大楼是荣耀学院五栋楼裡头最为偏僻的,距离中央楼最远不说,就连到学生宿舍的距离都不是简单的二十分钟脚程。

不过往来南大楼的人却也不佔少数,除了多亏喜欢开课在南大楼的教授不少之外,这都要归功于挨着南大楼建造的植物园了。

「什麽啊原来你待在这只是在看玻璃屋,那怎麽不直接进去裡头看啊。」玻璃屋,也就是南大楼隔壁的植物园,因为由玻璃打造因而得名。

「有些事情,旁观总比身历其境还要好。」喻文州笑笑,黄少天不明所以,乾脆一股脑儿的凑到窗边俯瞰着玻璃屋。

黄昏了,在校园裡头逗留的人逐渐减少,但还是能看见三两对情侣在玻璃屋内谈情说爱,黄少天可不觉得喻文州会对狗粮有兴趣。

「咦?!那不是药学系大二的神人来着吗,原来他有在植物园行光合作用的兴趣啊。」百般无聊的看着玻璃屋,黄少天终于是在裡头找出有兴趣的事儿了。

「嗯?谁?」喻文州朝这黄少天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栗色头髮的青年映入他的眼帘,那名青年拿着一本看起来颇为厚重的书籍坐在植物园内的长椅上。

「就那个华裔呗,叫做王杰希,听说他从大一开始就是全校第一名,是历年来总分数第二高的,只差一点就破纪录了。」

「喔。」原来他叫做王杰希啊,「他很常出现在那。」喻文州不会说的是,其实打从一开始他待在教室的目的就是因为那名常驻在植物园的华裔青年。

那人总是让自己不自觉的去追寻。


「真不去?」

「不了,今晚要去趟市图书馆。」

微弱的夕阳光芒,红橙色的天逐渐被满天星斗取代,喻文州站在校门口的公车站牌前等待着前往图书馆的公车,而黄少天则是在一旁锲而不捨地拉拢着喻文州要他和小伙伴们一同去体验生活。

黄少天蹙着眉头看着同乡好友,其实喻文州这人本身并不难相处,任何人任何事他都能说上一、两句话,加上喻文州和蔼的眉眼更是让人不自觉想接近,但相处久了,黄少天才知道喻文州其实并不是一个随和的主。

喻文州自然也知道自己这个性,他很感激黄少天的所作所为,为了就是让自己能够融入群体,于是黄少天的好意喻文州自然也不会视而不见,为了不辜负好友的心意他也尽力配合着,只是,比起团体喻文州还是更喜欢一个人。

「真是,路上小心别太晚回来我会帮你留个门的。」

「这话该是我说,上次谁差点要在宿舍裸奔来着?」

想到上次一群人浑身酒气无一不是烂醉的情况,喻文州发誓,要是再有这样的情况一定不帮室友们留门了。

就在外头丢人现眼吧!

「我去,这种黑历史就不要提了不要提!」

「呵呵。」


一般来说出国留学的学生要不是喜欢待在学校就是窝在宿舍,少部份如黄少天这样喜欢热闹的人会东跑西窜的拉着伙伴们进行城市探索,而喻文州是个特例,閒暇时间喻文州最喜欢的地方是市立图书馆,曾经黄少天还兴致勃勃地跟着去还以为有什麽有趣的事,最后还是兴致缺缺的离开,那时候也不过在图书馆待了两小时。

对此黄少天表示,没事绝对不会跟着喻文州一起去图书馆杀时间。

喻文州独自漫步在寂静的城市裡头,这个城市的夜生活并不算发达,一路上也只有几间隐藏在小巷中的酒吧。

走着走着,喻文州忽然瞥见了马路对面的一个人,那人一身白色T恤,黑色皮背心和长裤,微乱的髮型替那人增添了一份狂野,喻文州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那人,他知道那是谁,不过这周身气质转变之大让喻文州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是黄少天口中的传奇人物,也是一直以来自己偷偷看着的人

--王杰希。

只见王杰希踩着悠閒的步伐走进一条小巷,求知慾驱使着喻文州去一探究竟。

巷子并不大,裡头没有路灯,只有隐藏在巷弄裡头的酒吧打出的微弱灯光,王杰希就在裡头,喻文州站在巷口处斟酌着自 己到底要不要进去,半晌,喻文州还是决定打道回府,想要认识王杰希,并不差个一天两天。

打定主意,喻文州转身要踏上回家的路,不料才刚转身,喻文州便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下意识地反应便是先道歉,两名身高大约一米九的大汉挡住了喻文州的去路,在喻文州道歉之后他们并没有离开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喻文州不着痕迹地蹙起眉头心中暗道不妙,自己这是……羊入虎口?

「嘿,你碰伤我了。」黑T恤的大汉用手捂住被喻文州撞到的手臂,做出一脸痛苦的浮夸表情。

「我想我并没有这麽大的力气碰伤你。」喻文州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不去强力反驳以免惹上更大的麻烦。不过遇上无赖时,无论如何应对吃亏的几乎都是自己。

「哈,这可不是你说了算。」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不是学校宿舍的天花板,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喻文州扶着额头坐起身,这是一个不算大的套房,他完全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会出现在这,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记得他从图书馆离开后,在一条巷子跟两个地痞流氓起了冲突,自己好像被单方面殴打来着……

定了心神,喻文州开始好好打量这个房间,房间风格主要是白和黑,简洁,而且冷。

不是生理上感到冷,而是打从心底觉得冷。

这裡到底是哪裡?自己怎麽在这?被捡尸了?但身上不仅衣物完好什麽都没少,所以是被救了?

「醒了?要喝水吗?」喻文州思考的同时,房门被推开,喻文州怔怔地看着端着一杯水的人,那个人他不认识,但他知道他。毕竟在昨天傍晚自己正在和黄少天聊关于这个人的事蹟。

王杰希,荣耀学院药学系大二生,目前系成绩纪录保持人。

喻文州张口想说些什麽,但喉咙彷彿有一把火在烧,灼热的痛感让他不禁蹙起眉头,「先喝水吧,等等你想知道什麽我都会说。」王杰希面上没有过多表情,将水递给喻文州之后便站在一旁等着。

温和的液体滑过喉咙,喻文州觉得整个人好多了,「谢谢。」他说,后又开口问道:「这是哪裡?能说说昨天晚上发生什麽事麽?例如我为什麽会在这?」

王杰希接过空杯子,有趣的看了喻文州一眼,表情相较于进房门时多了点笑意,喻文州被这个眼神弄得不自在,但他仍然维持着得体的表情,就在许久的沉默之后,沉默到喻文州想要再一次出声,王杰希那低沉好听的声音才传出:「这裡是我的住处,昨天晚上你在castle外面被两个流氓打昏了,就把你带回来了,毕竟把人丢在路边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况且我也不知道你住哪。」他说,语气中带着的玩味让喻文州不禁蹙眉,但人家帮了自己,总不好摆出什麽脸色,斟酌了半晌,喻文州只是道谢,「谢谢。」

王杰希笑了笑,没有多做回应。

喻文州走出这个房间,不得不说王杰希的住处档次真的不低,一走出房间就看见坪数不小的客厅,或许三间学校宿舍的房间才有这个客厅大吧,而除了王杰希这个房间之外,另外还有三道颜色不同的门,分别是灰色和暗红色,王杰希的房门则是是白色的。

“喀--”的一声,暗红的门被打开,一个目测和喻文州差不多高的青年走出来,蓬头垢面显然就是刚睡醒,「王杰希,不是我说你,半夜回来能不能小声点,合着我是不用睡觉是不是?还有……」那名青年用手梳理着对于普遍男性而言稍长的髮丝,然而在看见喻文州时瞪大双眼,手指着喻文州又指着王杰希,「他……」

「呃…你好?」喻文州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个青年,这个人嘛,也是学校的名人之一,荣耀学院亚裔学生张佳乐,机械工程系三年级,成为名人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是系成绩保持人,但并不是王杰希那样高分不下,而是……

永远排名第二的保持人。

「不用理他。」王杰希直接无视了处于震惊中的张佳乐,「走吧,我带你出去。」

「好的--」喻文州点点头,随后又看了一眼张佳乐,这种时候还是别说话的好。于是他便跟着王杰希的脚步走出门外。

走到外头时喻文州不得不感叹王杰希的住处还真是够上档次的,这裡是个距离学校不远的小社区,入学时喻文州就曾远远看过这个地方,当初觉得能够住在这一定会是个好选择,现在自己站在裡头,连住都算不上,但这裡的感觉实在不错。

小社区其实不算大,但裡头只有六间格局相同的一楼平房,环境品质优良,绿色植物佈满整个小社区,这样的景象令人心旷神怡。

「你应该知道路吧?」王杰希的声音响起,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走到小社区门口了。

「嗯,知道,我是荣耀的学生。」

「喔?原来是同个学校的。」王杰希语气有些意外,他的脸带上着一点笑意,令人赏心悦目的笑容。

「喻文州,建筑系一年级。」喻文州伸出手,得体的微笑挂在嘴角。

「王杰希,药学系二年级。」王杰希也伸出手,与这名新认识的学弟来个友善的互动。


「文州你是跑去哪了?不是说好到市图书馆怎麽弄得夜不归宿?难不成是背着我们去玩好玩的?欸不对啊如果真要找乐子怎麽不是直接跟我一起……」一回到宿舍,不出喻文州所料果然来自黄少天的关心当头砸下。

荣耀学院有个有趣的现象,本国学生的人数少于外国的学生,而外国学生中又以华裔是最大宗,所以在荣耀裡常见学生们用中文交谈甚至学校也特别为了华裔调整食堂的供应。

黄少天是他来到A国之后第一个认识的华裔,巧的是他们同样都来自G市,于是感情好得也比别人还快,不过和喻文州不同的是,黄少天从初中开始便待在A国了。

「呃…没事,就是昨晚到酒吧喝醉了,到朋友家借住一晚。」喻文州敷衍的回应着,总不好说自己因为被围殴昏迷然后被王杰希救了,导致自己夜不归宿吧。光是被围殴的事就足够丢脸了……

「我去还真的自己去找乐子,下次记得叫上我们!」黄少天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脖子,目光正好瞧见了喻文州的手。

「咦?文州你手怎麽了?」黄少天指着喻文州的手,右手手背上指关节处瘀青的痕迹,范围还挺大一块的。

喻文州蹙眉看着自己的手也是一脸纳闷,他也不知道为什麽会有这样的痕迹,「不小心嗑了一下,没事。」

「真的?」黄少天怀疑,站在喻文州面前打量着喻文州全身上下,「我说喻文州你是不是跑去打架了?!还骗我说是喝酒?你知道你身上一点酒味都没有麽!哎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怎麽搞成这样的?」这一瞧不得了,除了手背之外,喻文州的嘴角也破了,暗红色的伤口在这好看的脸上实在颇为刺眼。

喻文州在黄少天一连串惊呼下沉默了,过了半晌才吐出一句:「其实……我也不确定。」


王杰希回到房子裡,正好瞧见张佳乐端着两个盘子放到餐桌上,和方才不修边幅的模样全然不同,换下睡衣,稍长的髮也被扎起,活脱脱一个帅气的阳光男孩。

「喏,你的早餐。」张佳乐指了指其中一个盘子,裡头一份散蛋、一片烤土司和两片火腿。

「你……喝牛奶?」张佳乐打开冰箱,不确定的看了一眼王杰希,后者失笑:「果汁。」

「喔。」拿出一瓶橙汁和两个空杯子替王杰希装一杯,另一个杯子则是一杯现泡的咖啡。

「都多久了还没能认出来?」坐在餐桌前,王杰希玩味地看着张佳乐递上的饮料。

张佳乐毫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今天星期五,平时这时候可不是你来吃早餐。」

「喔。」

「……」看着对面室友心安理得地吃着早餐,张佳乐忽然感到一阵无力,「话说,刚刚那个人是你带回来的?」

「是,也不是。」

「跟我完文字游戏有意思麽你。」

「有啊,你看方士谦。」

「……」

被张佳乐哀怨的眼神一瞪,王杰希笑了笑,「行了不逗你了。」他说,「是我带回来的,昨天在castle外头正好瞧见他被两个溷溷找麻烦。」

「呦,你什麽时候这麽热心助人了?一般不都是看人被打得半死不活然后才悠哉地去报警麽?」张佳乐一边咬着吐司一边道。

「其实过程还挺有趣的。」

「喔?怎麽说?」

王杰希回忆那时候,嘴角不禁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

昨晚,那名黑髮的华裔独自走进那个几乎没有人会进去的巷子,然后在巷子尽头的酒吧外遇到两个闹事的,而王杰希当时就站在酒吧的门口,他就静静的看着。

他看着那名华裔从一开始被两人压制施加暴力到之后华裔倒下那时--

变故就在刹那发生。

原本王杰希带着既然都是华裔就别冷眼旁观的心情想要出手帮忙,但在青年倒下时,那原本隐忍的眼神瞬间变得锋利而冷血,在流氓的拳头招呼到自己身上前一个翻滚,喻文州躲过那个拳头也顺势让自己站起来。

“Want to fight?Come on .”

处于劣势的喻文州抹去唇角留下的血,在站稳脚步后竟是开始挑衅面前两名大汉,那两流氓也确实被这样的挑衅惹怒了,二话不说便朝喻文州冲去。

一旁观战的王杰希蹙起眉头,显然喻文州的做法他并不怎麽认同,但王杰希看见青年的嘴勾起一个微笑。

一个残暴嗜血的微笑。

王杰希依然看着那名青年,青年忽然有了不同的模样,已然没有刚才被单方面欺压的弱势……至少在气势上是这样,王杰希不经吹了口哨。

黑髮青年出招越发越狠利,但终归是二打一,而且还是比自己还要高壮的两个流氓,而当喻文州被抵在牆角时,王杰希出手了。

其中一名流氓一手拽着喻文州的领口一手握拳举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挥下便被王杰希抓住了。

「嘿,适可而止。」王杰希挑眉看着两名流氓。

「呸,这可不关你的事。」流氓恶意的目光扫过王杰希全身上下,「还是说你想代替这个不长眼的?看你长得也不错,不如就让我们爽爽。」流氓放开喻文州,手就这样搭上王杰希的肩膀,王杰希那身高放在亚洲也算是令人羡慕的一米八,然而此刻在这至少两米的流氓面前,实在不值得一提。

如此低俗的言语也没让王杰希动怒,他只是稍稍瞥了一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在我的地方闹事……」

「你们还想不想活了?」

「什麽?!」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喀”的一声,紧接着是大汉的哀号,大汉右手护着自己的左手,左手无力下垂,肩膀竟是被卸下了!

「你、是你!」一旁的大汉惊叫,王杰希微微笑,直走到那名认出自己的流氓面前,在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时给了流氓一拳,「带着你和你的朋友滚出我的地方,要不然……」

「你也别想离开了。」冰冷的语气让两人汗毛直竖,愤恨地瞪了王杰希一眼便识趣的离开了。

王杰希这才转身打量起华裔青年,不料,两人四目交错、王杰希正想问话时,青年两眼一闭,昏了。


「所以你认为他也是?」张佳乐解决杯子裡最后一点咖啡,问,「但你也才见过他一面而已,要怎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跟你一样?」

「不是我,是他认为。」王杰希收拾着餐桌,「只见过一面而已,那麽之后多见几面不就行了。」说罢王杰希停下手上的工作,从口袋掏出一张卡。

「这是落在酒吧外头的,刚刚没还他。」那是一张学生证,上头写着荣耀学院建筑系,在一年级的栏位有个注册章。

学生: YU WEN ZHOU

张佳乐有些傻眼的看着王杰希手裡的证件,「不是吧王杰希,心这麽髒啊?」

「什麽心髒,这叫战术。」

想起那个黑髮的学弟,王杰希不自觉的勾起嘴角,看来以后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杰希生日快乐!!!



謝謝閱讀~謝謝喜愛~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