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7

「真的没事吗?」喻文州担忧地看着面前的人,王杰希似乎很不舒服。

「没事,抱歉打断你。」王杰希抿着唇,努力让自己与平时看起来无异,「你…可以继续说。」

虽然王杰希如此回覆,但看情况喻文州也没了继续聊这件事的意愿了,王杰希整个人太不对了,就好像……结冰了……没有打破这层冰,任何人都无法靠近他……

结束了莫名其妙就让王杰希情绪失控的陈年回忆,喻文州重新回到了最原本的话题,「……我并没有任何强迫的意思……但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事…」

「无论答应与否,我希望能有一个答案。」

「爸爸!」

旋转木马的乐声停止,黄少天带着王希玟来到王杰希身边,黄少天跟王杰希说着长篇大论,内容具体是什麽他倒是没注意,但王杰希并没有任何的排斥,而且情绪和方才相比也稳定了不少。

我就这麽……令他排斥麽?喻文州苦笑着。

--

「今天谢谢你们一起陪小希。」在停车场,王杰希牵着女儿的小手向喻文州和黄少天道谢。

「哎哟,这有什麽好谢的?不就是出来玩麽,我们今天也挺开心啊,对吧小希?」黄少天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倒是显得王杰希客气了。

「嗯!今天很开心,谢谢文州叔叔和少天叔叔!」王希玟咧着笑容,对於今天很是满足。

「我们也很开心。」喻文州拍拍小孩儿的头。

「行了,时候不早了,小希,该道别罗。」王杰希笑了笑,「嗯,文州叔叔少天叔叔再见!下次再一起玩喔!」

「掰掰~」

父女俩就这样留下背影,在喻文州眼里,就算只是背影,他都能感觉出王杰希的坚韧,这样一个人人,怎麽能不让自己不被吸引呢?

但或许……与被自己那封尘遗忘的记忆有关吧,那朦胧的画面里头也有这样……像王杰希这样的人吧…

「哼~哼~」

一路上,小孩儿的哼唱声是不是传进王杰希耳里,「今天好玩麽?」王杰希透过照後镜看着自家女儿,果然还是笑容最适合小朋友了。

「好玩!」王希玟睁大闪亮亮的眼,「希望以後还可以跟跟文州叔叔一起!啊,还有少天叔叔。」

「是吗…」王杰希笑了笑,「小希…想要一个妈妈……或父亲麽?」

「欸?!父亲?」王希玟不明所以地看着王杰希开车的背影,「文州叔叔?」

“叽------”

「唔!」突如其来的煞车让小小乘客差点就顺着惯性往前飞,还好系着安全带,除了有点吓到之外完全没事。

「爸爸?」

「抱歉…我……没注意到红灯……小希没事吧?」

王杰希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王希玟看着王杰希有些慌张的脸,摇摇头。

「父亲,不要也可以喔。」

王希玟有个令人难忘的特质,她相较於其他同龄的孩子实在是太过成熟了,她会像其他人那样玩闹哭笑,也会对着大人撒娇任性,只不过那些都是建立在大人有时间可以陪伴自己的前提之下。

「小希有爸爸、爷爷、奶奶跟方爹爹……」王希玟扳着手指细数,「所以,这样也很好。」

「是麽……」王杰希愣了愣,但他不认为这是小孩儿最真实的想法,於是王杰希换了一个问法:

「小希,喜欢喻文州吗?」

「我回来了。」喻文州回到自己的住处,毫不意外看见自己的母亲坐在客厅等候自己---自从那天和喻母聊过自己的感情事後,喻文州觉得母亲有点怪怪的,但喻文州始终无法找出原因,横竖不会有太大的事儿,他也就没太过在意。

「文州,你是不是有事告诉我?」喻母手里端着一杯茶水,一举一动充满着优雅和气质,不过,当喻文州对上那双锐利的眼後,他知道这都是假象。

他的母亲,白手起家创立蓝雨的强大女性,此时此刻正用上位者的态度,质问着他。

「您说的是什麽事呢?」喻文州闻言只是回以一笑。

喻母放下杯子,锐利的眼神扫过喻文州,「关於上次你说的那位,王杰希。」说着,喻母从身旁拿出一份纸本资料,大概两、三页的厚度,第一张上头有张照片,正是王杰希。

「您想做什麽?」

「这话是我该问的,一个带着小孩的未婚omega……你认为我会同意?」

喻文州不详的预感成真,面前的母亲以许久不曾对自己展露出这样的压迫,喻文州现在只着急想着应对办法,全然没注意,喻母的眼神是如此不寻常。

「我们回来了。」 回到家中,出来应门的是除夕才见过面的林杰,王父看着报纸,厨房传来做菜的声响和人声,是王母和方士谦。

「杰希跟小希,欢迎回来。」

「老师。」

「林杰叔叔~」

「看来今天很开心。」林杰笑了笑,转而看着王杰希:「你似乎也有不少收获吧,杰希。」

「是啊…我都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了。」王杰希苦笑着。

正巧方士谦从里头走出来,听见王杰希的发言便一脸鄙视的回嘴:「什麽开心难过,王杰希你又做什麽去了?」

「晚点说。」

「呿。」方士谦撇撇嘴,看着模样,一定有什麽新状况。「可以开饭了,进去吧。」

--

「旅行麽?是个不错的决定。」饭桌上林杰与王杰希方士谦聊着关於这次回国的计画,毕竟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散心,到处去走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林这是打算去哪呢?」王母一边照顾着王希玟一边问。

「嗯…想到哪就到哪,我也没有确切的目的地。」林杰笑道,「感觉似乎很有趣。」对於他们这样的医者而言长期旅行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有的,方士谦还打趣林杰算不算是因祸得福,林杰倒也大方,没有因为伤心事影响到友人的心情。

这是林杰待在这座城市的最後一个夜晚,师徒三人窝在王杰希的小书房里做最後的叙旧,三人面前各有一罐果汁,明天王杰希和方士谦都要上班,喝酒可是万万不能。

「今天去游乐园是不是出什麽事?」林杰问。

「对对对,我也想问这个,感觉你状况不太对啊王杰希。」方士谦蹙着眉头,「是不是那家伙又对你说了什麽?」

「是啊。」王杰希喝了一口果汁,倒是挺坦荡,「又被他告白一次。」

「咦?喻文州?」

林杰自然是知道喻文州的,毕竟王杰希可是学校里着名的医科omega学生,医学院里满满的alpha学长家宠都来不及了竟然就这样被一个经济系的alpha喻文州拿下,这事儿在当时可说是一大传奇,不过那件事发生後也就没有人再提起了。

「咳、咳咳…」

相较於林杰淡定的反应,方士谦被口水呛得生理泪水都冒出来了,这模样引来林杰和王杰希这对师徒毫不留情的嘲笑。

「杰希,你想好了?」林杰看了方士谦一眼,从以前开始林杰就觉得自己这两学生挺般配的,就是可惜中间冒出些插曲,导致整个故事的走向都不同於他的想法,算了,一切都是命。

「我还是……很迷茫。」王杰希叹气,「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什麽心思,虽然有点排斥他,但同时又希望可以接近---这绝对不是信息素的惯性,早在几个月前期限就到了。」

方士谦撇撇嘴,「反正我说了,你决定的事我支持,不过我可不会帮你打什麽助攻。」

林杰看了看王杰希,最後也只是留下一句话:

「只要你不後悔,什麽决定都是对的。」

“叮-叮-”

昏暗的书房,喻文州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书桌前,灯也不开,放任自己沉浸在黑暗之中,看了眼闪烁的手机银幕,原本阴郁的表情转变为惊讶,打开讯息後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嘴巴都张大到能塞下一颗鸡蛋了。

不为什麽,因为发讯人是王杰希。

讯息上头只有一句话:

“我想,或许我们能试试。”

我又来伤各位的眼睛了~

今天亲戚请吃全鱼宴
(全程坐在餐桌上展露谜之微笑的我 ( ՞ټ՞)

谢谢阅读❤谢谢喜爱

杰希生日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