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5

下雪了。

--

下午五点半,王杰希准时回家。

「我回来了。」一进家门,王杰希就看见王父坐在沙发上头看着电视新闻,方士谦窝在客厅一角刷手机,小孩儿捧着一本儿童读物乖巧的阅读。

看见王杰希走进家门王希玟放下手边读物整个人就往王杰希身上飞扑而去,「爸爸!」

「乖。」王杰希摸摸小孩儿的头。「回来啦,准备一下能开饭了。」一道不属於在场人的声音响起,愣了半晌,王杰希眼巴巴地看着从连接厨房的走到探出头的人,那一大一小的双眼都因为震惊而变成一样大了。

「林杰--老师?!」

「果然还是杰希有礼貌些。」林杰似乎很享受别人因为看见自己而面露惊讶,尤其是他两个得意门生。

「您怎麽……」

「回来过年,顺便看看我两个好学生过得怎麽样。」林杰笑道。

林杰是方士谦和王杰希就读医学院的导师,在王杰希和方士谦毕业之後林杰没有继续留在A大授课,而是将跑道转移国外开始进行学术研究等相关活动,目前在国际上也算是小有名气。身为林杰的最後一届学生方王两人与老师的感情挺好,亦师亦友,三不五时也会相互联系。

至於林杰为什麽会出现在王家,那就要追溯到昨天方士谦和林杰的相遇了……

「方爹爹你还好麽?」看着跌坐在地的方士谦,王希玟也顾不上糖果了,很贴心地上前想把人扶起。

「呦,这孩子不是杰希的女儿麽?都这麽大啦。」林杰这才注意的方士谦身旁的小孩儿,「我记得叫做王希玟,没错吧?」

小孩儿愣在原地眼睛眨巴眨巴,脸上写着大大的问号,林杰完全被这对父女逗乐了。

「士谦啊,糖果选好了麽?该是时候要回去了……唉呦士谦你怎麽坐在地上?」王母从隔壁店铺走来,看见孙女她乾爹傻愣在地连忙上前关心,方士谦自个儿站起来,想说的话还没出口,王母却是抢先一步,「哎呀,这不是林杰麽?」

「伯母,好久不见。」林杰道,他的最後一届学生就属方士谦和王杰希感情同自己最好,三人亦师亦友,假期串门子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这也导致林杰和学生家长交情不浅。

双方一来一往的寒暄,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一个非常想抓住林杰问一堆问题的方士谦和因为被一个陌生男子叫出名字现正努力的回忆林杰到底是谁的小孩儿。

王母和林杰的谈天就止於王母知道林杰这次回国是借住朋友家,於是邀请人一同除夕来围炉,林杰也欣然答应的剧情。

……

结束一年一度的年夜饭,王父王母待在客厅看着春晚,方士谦陪着王希玟在前院欣赏雪景,林杰则是和王杰希待在二楼的阳臺。

「时间过得真快啊,你女儿都十岁了。」林杰手里夹着一根菸,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王杰希却从林杰眼中看见沧桑和疲惫。

「是啊。」王杰希附和,,看着林杰那刻意隐瞒却意外流露出的哀愁,王杰希垂着眉眼思索了半晌,他开口问:「老师这次回来应该不只是过年渡假吧?」

若是过年渡假王杰希相信林杰一定会开心的同自己和方士谦打招呼,然後带着愉悦的心情与自己和方士谦来个小聚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若非方士谦偶然遇见借住朋友家的林杰,估计王杰希和方士谦甚至任何人都不知道林杰回国了。

夹着菸的手颤抖了一下,林杰重新将菸送回嘴边吸了一口,缕缕白烟飘泊在夜中,王杰希觉得有那麽一瞬间,他无法看清林杰。

「我订婚了。对方是一名亚裔omega女性。」出乎意料,王杰希怎麽想也不会想到林杰要说这个,然而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听着,只是他没想到越听越是令人心惊。

「起初,她只是我其中一名病患,一来一往也就熟悉上了,今年初,我正式跟她求婚了。」

林杰年纪其实也只比王杰希大十岁多,正值巅峰时期,在事业上有所为,此时爱情来得正是时候,原本林杰以为自己能够这样幸福过完下半辈子,但老天往往喜欢与人开玩笑。

「那天晚上,她就跟平时一样到医院替我送晚餐,但在候诊室却被一名情绪不稳的病患拿着刀子砍杀。」

当时林杰刚从前一台手术离开,才脱下手术衣,就被告知紧急需要林杰再一次进入手术室。

「杰希,记得毕业前我跟你们说过什麽吗?」林杰捻熄了已经到尽头的香菸,王杰希眼中写着诧异,听了林杰的问题後轻轻点点头。

那时候,林杰但单独找了方士谦和自己,特别嘱咐过:未来若是进了手术室,保持冷静和理智,是整个手术开始的第一步。王杰希将这话铭记在心,也是他指导外科实习医生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我以为我能,但真正遇到……我发现我错了。」

「手术台上的人是我的未婚妻,她身上的伤口让我害怕,明明我看过更多更可怕的伤患,但……」林杰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沉默代表着已经快要无法控制住的情绪。

自从林杰的未婚妻出事後,林杰的精神状况不可谓良好,经过院方评估放了两个月的长假希望林杰能够调适心情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这就是为什麽林杰回突然回国。听了整个始末,王杰希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当一个听众。

听着导师经历的事,王杰希忽然感到胸口有些闷,想来,自己是不是算幸运?没有和所爱之人死别,但有时候生离,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尤其是只有自己还记得一切的情况……如此,还不如死别。王杰希有些哀怨地想着。

--

「爸爸你看!方爹爹做给我的!」前院,王希玟双手捧着一个不大的雪人,这是方士谦用不厚的积雪做出来的,小孩儿高举双手让身在二楼的王杰希能够看得更清楚。

王杰希回以一笑,收到王杰希的微笑王希玟同样咧着笑容,「哈啾!」突如其来一个喷嚏,小孩儿因为重心不稳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手上的小雪人倒是被护得完好。

「哈哈哈,小希妳没事吧?」方士谦非常没良心的笑着,可惜没有把刚刚那瞬间拍下,那画面实在有趣又可爱。

「唔…方爹爹不要笑啦!」奋力地从雪地上爬起,王希玟安顿好手中的雪人後便鼓着腮帮子,两手拽着方士谦的袖子晃呀晃。

「行了,你们也该进屋了,要不然着凉就不好了。」王杰希笑着摇摇头,「好~方爹爹走,我们进去陪爷爷奶奶看电视!」王希玟乖巧的答应。

「走走走,去里头和杯热茶暖暖身。」

--

晚上十点,林杰告别了王家。

守岁这种事,王家二老表示年纪大了就不和年轻人掺和了,而年纪最轻小孩儿表示想要守岁,却是被王杰希反驳。

「小孩子就该早点睡。」这是王杰希的原话,失落的小孩儿将攻势转移到方士谦身上,在经过方士谦一番一年一次不会怎麽样之类的言语和王希玟配合的眼神攻击,王杰希松口:「十二点。」

「耶!」

守岁,不过就王杰希方士谦和一个十岁的小孩儿三人却也是无法有什麽有趣的,王杰希在客厅看读物,方士谦陪着王希玟看卡通,没什麽特别的事情,王杰希实在不了解怎麽王希玟就这麽坚持要守岁?明明前几年都不会……好吧,前几年除夕他都在医院守岁,对於自家女儿有没有熬夜这事儿实在不清楚。

「我说,你们现在到底有没有进展啊?这样慢吞吞的我都快看不下去了,欸如果有需要记得说啊,还有还有小希那孩子不是挺喜欢你的麽,有句话怎麽说来着……奉子成婚?」喻文州的书房里,书桌上笔电的屏幕里头出现的是蓝雨黄特助的脸,如机枪扫射般的字句很快就把整个书房的安宁淹没。

「……奉子成婚并不是这样用的。」喻文州淡笑,「有时候慢是一种进攻战术,还有,你觉得我动作太慢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手脚很快。」

屏幕彼端的黄少天愣了愣,「靠!那真的是意外意外!」

「嗯?意外出现在别人被告白的现场意外发情然後还意外被在场的alpha做了临时标记?」

「啊哈哈哈…意外意外……」黄少天尴尬的打哈哈,那天例行到医院当志工,休息时听叶修说天臺风景不错於是黄少天心血来潮就溜到顶楼去了,谁会知道撞见一名护士对医生的告白场面啊而且好死不死还是儿童病房的医师!那个人帅话不多的周泽楷!至於发情……那还真是意外……後面的事里所当然就更是意外了……

「行了,初三你有空麽?」绕了这麽久,总算是能够开始正题了。

「初三?」黄少天想了想,「那天没事啊,怎麽了难不成要加班?我先说啊这次没有让我初六再开工我一定辞职!辞职喔!」想到前几年年假算上除夕当天也只放了短短四天就被召回开工,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那一阵子是喻文州刚接手蓝雨,整个公司最不安分的时候,但还是吃不消啊!

他黄少天可是一个脆弱的(?)omega!年假只有三天这样对吗!天良呢!

喻文州见好友这副德性也是想起那阵子对他还真是有点抱歉,「放心,绝对不是加班。」喻文州笑道。

--

「游乐园?!你要去游乐园?!」

「嗯对,怎麽了?」

方士谦怀里抱着一个粉红色的抱枕,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悠哉看书的王杰希。

「还怎麽了?」方士谦稍大的声音引来看着电视的王希玟的注意,小孩儿一脸莫名其妙地眨眨眼,在方士谦表示没事时才又将注意力放回电视机上。

「我说,你这是准备答应了?」

「不知道,顺其自然吧。」王杰希一脸无所谓,鬼才会相信这表面的模样,看他那十分钟还没翻页的书就知道了,王杰希自己也紧张着。

而且心底也挺挣扎的吧。

「不过初三那天我开诊,没办法跟你去。」

「我知道,只是跟你报备一下,以免回来之後耳朵受伤害。」

「靠!」

很没重点的过渡……
(其实还是有一点点重点的,就一点点……)

又残害了各位的眼睛……

谢谢喜爱❤谢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