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昕星

算是lucida番外

内附OOC的众人

还有严重OOC的秋弟弟

星历605年,联盟联合帝国的抗虫之战已然没入尾声,同年五月,战场传出消息联盟军和帝国军联手将入侵荣耀星系以及女神星系的虫族打回距离两星系十万八千里外的太空中,虫族伤亡惨重,根据联军元帅叶修估计,此次战役能够换来两星系五百年的和平。

--

星历605年,五月二十八日,七点三十分。

晚会现场一片闹哄哄的。

当联军带着胜利返回联盟时,联盟和帝国政府一起在两星系的中点行星--兴欣,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晚会,是庆祝归来的战士们所带来的胜利也是替那些再也无法回来的英雄哀悼。

「下面,让我们默哀三分钟,来对我们无法参与这场胜利的弟兄们致敬。」

司仪的声音沉闷悲痛,在场所有人纷纷站起身,将帽子压在胸前低头哀悼。

此次战役,联盟和帝国皆派出了五十万兵力,百万大军的参与,可见战况的激烈,尤其对上虫族这样繁殖快速的生物。这一战,据元帅所言打得确实十分吃力,那麽伤亡自然也不会太轻,联盟损失五万人,其中包含千名校级以上的将领,帝国因为负责战力最强势的第二战场,损失足足七万人,校级以上将领少说两千人死亡,甚至连帝国总司令自己也负伤。

「荣耀,永远存在於我们心中。」

「荣耀女神,会一直站在我们身边。」

两句话,分别来自於联盟和帝国,两星系的人们附诵着属於自己家乡的言语,这是他们的荣耀,也是所有人的荣耀。

哀悼结束,晚会正式开始,在场的众人都没想过,有朝一日联盟和帝国的关系竟然能如此和谐友善,无论你是哪里的人、哪里的兵,在此刻都不重要,因为都是战友、都是夥伴啊!

「队长队长!你看见老叶那家伙了吗?这种活动他怎麽能不参加?!他可是元帅元帅欸!」黄少天端着高脚杯,里头装着的不是酒,是一杯果汁。

「你说他会不会知道我们的计画然後跑了?」

「这倒是不太可能,战争才刚结束,元帅可是很忙的。」

「况且我和新杰一起安排的计画,怎麽可能那麽容易被拦截呢。」言下之意,四位战术大师其二都在执行同一个计画,加上叶修现在定会忙得昏头转向,哪里有时间能够理会这些人打的小算盘。

黄少天觉得有理,也就不操心,反正等两个心脏的发号施令就对了,呦,这不是张新杰吗,说人人到。

「喻将军,黄将军。」

「新杰。」喻文州回已一笑,「礼数就不用了,这个时候就不必拘谨了。」看张新杰那标准站姿,只差行个军礼就是整套的标准礼仪了。

闻言,张新杰勾脣一笑,他们本是军校同期生,关系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黄金一代,是历届以来最有所为也是感情最好的一届,「文州,黄少,我只是来告诉你们,等会儿会让元帅和帝国那位总司令上台致词,致词完元帅就会回到联盟在酒店准备的休息室。」

待元帅回到休息室计画就能开始了。

「我知道了。」点点头表示收到,「其他人知道吗?」

张新杰推了推有些下滑的镜框,「还剩下轮迴。」

「了解。」向张新杰简单道谢,张新杰便现行离去。

----

「我们有请这次的战役的两位统帅为大家致词。」晚会进行到一半司仪高声的宣布行程,而走上台的两个人无疑是将晚会推到一个高潮。

叶修身穿联盟军服,那挂在脸上十馀年的面具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不是特别出众的面容,但那一个眼神一个笑容确实足够让许多人为此着迷,见到这样的叶修,真是叫人移不开眼。

「呃、咳嗯,想必大家都认识我了,那我就不多说什麽了,多谢在场的弟兄们愿意为了全人类的未来出生入死,对此我敬上最大的谢意……」

难得看见叶修这样严肃的开口致词,在台下的各军团长们在心中叹息,不过也是因为叶修那副德性,他们才愿意这样无条件的追随他、爱他。

「……荣耀,从来不属於我,而是属於你们。」

叶修的致词结束,和其他官员那宛如古地球华夏文明女性裹脚布一般的长篇大论比较起来,叶修的致词简短到令人感激。

掌声之後,众人迎来的是另一名在战役中地位相当於叶修的帝国总司令。

对於联盟的人而言这位司令实在是非常陌生,在联网上头无法搜寻到任何关於这位的任何资料,当帝国司令站上台後,除了联盟的将级以上军官,台下的联盟军无一不是发出疑惑的低语。

「联盟及帝国的各位大家好。」台上的人穿着帝国那身能够称上华丽的军服,整个人散发的气场丝毫不会输给站在一旁的叶修,不过最多人讨论的,还是关於帝国总司令脸上的面具,除了面具边框的颜色外,这面具竟是和当初叶修面上的那副一模一样。

「我是这次帝国所派出的总司令……」

……

「帝国这个总司令不错啊,我还以为你们四大心脏的想出来的战术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这个总司令手腕也不差。」饮用着果汁,黄少天看着台上的致词者,不过大多数目光还是看着那站在舞台边角一脸慵懒的男人,「怎麽了?」黄少天见自家军团长的神情凝重,似是在思考什麽大事。

「你不觉得……这位总司令有些眼熟麽?」

「这两年应该也看过不少次吧,这眼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黄少天不甚在意,身为上将,就算蓝雨军团不是直接归附於他,但任何有关於军团的事务除了经过喻文州的手也一定会有黄少天的参与,无论是参谋或是带兵,一来是尊重这个同为蓝雨军团的上将,二来则是稳定蓝雨的军心。

「是没错,但……」说起来,这位帝国的司令从来不报姓名,战间喻文州也向帝国军们打听过,然而却是毫无用处,帝国对他们的总司令实在是太保密了,不过联盟元帅似乎和这位司令挺熟的样子。

「喻文州、黄少天。」打断喻文州的思考,蓝雨二人回头望去,来人是微草军团的军团长王杰希上将,「张新杰要我通知你们差不多该准备了。」

将杯中物一饮而尽,黄少天的眼里充满按捺不住的兴奋,「终於要开始了我从一下星舰就期待到现在欸你们说老叶会不会吓一跳或是感动到无法言语什麽的?搞不好一个感动之下就答应我的告白了哈哈哈……」

「不可能。」喻上将了断地说道。

「想太多。」王上将同样直接, 末了还补上一句,「要答应也是答应我。」

「窝操王杰希你的脸皮呢!」

「王上将真是爱说笑。」

三人你瞪我我瞪你,三位上将的眼神攻势形成一个看不见的三角形,路过的无论是联盟军还是帝国军在接近他们的瞬间都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充斥在周围。

噫,此地不宜久留。

星历605年,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

「都准备好了?」

算上姗姗来迟的喻、黄、王三位将军,距离联盟准备给叶修的休息室外二十公尺的地方,聚集了联盟军几名具有高知名度的军官们。除了联盟五将韩文清、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周泽楷外,不少与叶修交好的军官们,苏沐橙、楚云秀、张新、江波涛……无一不是在这次抗虫之战立下汗马功劳的军官。

「等等,那位怎麽办?」喻文州问,这次的计画若是有了那位的协助想必一定会更加完美吧。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苏沐橙笑吟吟的回覆喻文州,其实苏沐橙挺讶异,他们竟然会有这麽样的一个提议,实在是出乎意料。

不过认真想来,依照这群人宠叶修的程度,似乎也不是那麽意外了。

星历605年,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十一点四十分。

「时间差不多了。」张新杰看了眼手里的怀錶,还有十分钟,根据苏沐橙说的,那位也差不多能够赶到。张新杰看了看众人,最後将目光停在韩文清身上。

毕竟韩文清也是在场资历最深且除了苏沐橙外与叶修相识最久的人了,再怎样,他们还是会较为尊重韩文清的意思。

「走吧。」韩文清说道。

韩文清一推开门,黄少天原本想开口说话但看见眼前的景象却是硬生生闭上嘴。

不为什麽,因为他们的元帅现在正坐在沙发上头整个身子歪了一边,显然是睡着了。

此时的叶修已经换下军服,白色衬衫配上牛长仔裤,许是因为近期忙於奔波,叶修睡得很熟,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叶修那几乎没接触阳光的皮肤更加白皙,不算出众的面容在此刻却有着无边的吸引力,让人们着迷、沉沦。

“哗啦啦”

沉迷在叶修睡颜的众人在听见浴室传来细微的水声之後个个都愣住了,房间的主人正睡得香甜,此刻浴室传来沐浴的声响就代表房里有其他人。

是谁?!竟然在叶修的房间洗澡?!

在场连苏沐橙都有些意外,不过在没人注意到的角落,她忽然笑了出来,然而没人注意,唯一看见的楚云秀挑了挑眉,但也没说什麽。

总觉得等等会很有趣。

--

先动的人是黄少天,他两步并一步的走到熟睡的叶修身旁想把人叫醒,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抓住叶修手腕的瞬间叶修原本闭上的眼猛然睁开,使了一个巧劲黄少天被压制在沙发上,脆弱的颈部被叶修过分好看的手擒住,而此时叶修的眼神还有些迷茫,显然是遇到威胁的下意识反应。

在场众人皆被这画面吓到了,就算过去叶修也会有类似自我防卫的举动,但从来没有一次是像这样激烈。

「……我去!老叶你这是做什麽?下这麽狠的手这是有多大仇恨啊!」反应过来的黄少天当机立断,虽然无法完胜叶修,但在他手下过格几招还是绰绰有馀的,两人竟然就这样在房间里打了起来。

原本以为叶修完全清醒过来就能停下这突如其来的切磋,不料叶修完全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反而一招比一招猛一招又一招甚至是黄少天都没见过的攻击招式,专心拆招的黄少天无法顾及太多,现在要是他稍微分点心都可能落得重伤的下场。

黄少天无法顾及,不代表在场其他人不能顾及,在场如喻文州、张新杰、王杰希等人也发现了,叶修眼神早已没有一开始的迷茫,现在的叶修完全就是清醒的!

看着叶修手下越来越不留情,韩文清本想出手拦下,不料,完全没空档。好几名联盟菁英将领竟然无法阻止元帅对黄少天的攻势,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

「住手!」

在叶修对黄少天动手的第三分钟,黄少天再一次被压制,眼看拳就要落下,就连想阻止的其他人都还没踏出一步,被众人遗忘的浴室里头的人走出来并且发出斥喝。

「啧。」

“叶修”听见後不甘愿的收回拳,迈开步伐重新回到沙发坐好,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将目光移到浴室走出来的人身上,这一看不得了,修长的腿被贴身的长裤包覆着,上半身赤裸展露出匀称的好身材,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整体样子诱人十足,而那张脸竟然与沙发上那人一般无二!是叶修!另一个叶修!

「老叶?老叶?怎麽会有两个老叶……」

看着众人傻愣的样子从浴室走出来的叶修无奈的摇摇头,把衣服穿上之後走到众人面前,叶修张了嘴,却也不知从何说起。

「噗哧。」对此情况,也就只剩下苏沐橙笑得出来,联盟高人气的女将领走到坐在沙发上的“叶修”面前,伸出友善的手,「叶秋,你好,我是苏沐橙,我想你应该知道。」

「当然知道,联盟女神嘛。」叶秋站起身,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彷佛方才以剽悍的手法完胜黄少天的人不是他,「这些年谢谢妳照顾叶修。」

「喂喂,什麽照顾我,分明是我照顾她好吗。」

「嘻嘻,没什麽。」

星历605年,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

「所以说……叶修本名就叫做叶修没错,而那位联盟斗神……也是叶修,只是当时用了叶秋这个名字入伍……」诡异的人生历程让让许多人都无语了,「然後实际上真的有叶秋这个人,这人还是帝国军的总司令,叶修的双胞胎兄弟……这样没错吧?」张新杰整理了叶修所言,这实在是令人讶异的事,先不说叶秋,叶修,在第一军校以第一名的身分毕业,经历多次战争洗礼最终坐上联盟元帅之位,被联盟人民成为斗神的叶修……

他竟然是帝国人!

再说叶秋,能当上总司令绝对不会是什麽简单角色,而他是叶修的双胞胎兄弟,那麽若是叶修现在身在帝国那麽他的地位会有多高?!

想到这,众人不经打个寒颤,幸好,现在叶修不是敌人,是夥伴。

「对了,你们一群人找哥什麽事?」看着一票将领窝在自己房间,叶修怎麽看怎麽奇怪,尤其是张新杰,这都几点了又不是在战期竟然还没去睡。

「自然是有事情找你,谁知道一进门倒是给我们带了惊吓。」王杰希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翘起脚来样子好不惬意,说着还不忘飘了一眼叶秋。

「这可不怪我。」叶修摊手,「有事快说,没事我要睡了,最近老是在写报告我都快烦死了。」

「一分钟。」一向沉默的周上将说道。

「嗯?」这群人又在打什麽鬼主意?

“叩叩”

现场忽然沉默下来,连黄少天都乖乖坐在喻文州身旁没作乱,没多久打破这谜之沉默的是一阵敲门声。

「来了。」最靠近门边的苏沐橙笑吟吟的去应门,叶修并没有将太多注意放到门口,反正不会是什麽恐怖份子。

啪的一声,室内的灯被关掉,叶修和叶秋出自於习惯先是警戒了起来,随後意识到什麽的时候,在两人面前出现了橙黄色的火光。

「祝你生日快乐……」

橙黄的火光下,叶修和叶秋有些错愕的脸照映在众人面前,今天是……叶修点开光脑一看,五月二十九日零点零分……原来是生日啊……

叶秋看着桌上的两个一大一小两个蛋糕和上头插着的蜡烛,这在古地球习俗内的典籍他看过,每当有人过生日时,亲朋好友会在蛋糕上插上跟岁数一样多的蜡烛来庆生,而这个不算大的蛋糕上头……也确实是叶修和自己的岁数一样多的蜡烛。

看来……混帐哥哥在联盟过得挺好的……

「呃……因为我们不知道叶司令会在这……所以……这是不久前临时找的。」还以为叶秋盯着蛋糕看是对它有什麽意见,江波涛出面想做一些解释,不过却看见这名拥有和元帅同样长相的司令摇摇头,他说:「十五岁之後,我再也没有跟叶修一起过生日。」

「所以我就不再过生日了,没想到今天……我为方才的事情道歉,还有,谢谢你们。」

刚刚听过叶修和叶秋的故事,在场众人也没表现得多意外,就是心底五味杂陈……

灯重新被打开,眼尖的叶修马上发现房里多了一个人。

「你……」

「怎麽,这才过多久就不认得我了?」苏沐秋一脸无奈的看着叶修,虽然说这时候苏沐秋通常都会待在千机,但今天可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自己怎麽能不在场呢?他已经错过了将近十个叶修的生日。

「你们这些人,就会弄一些有的没的……你们……」叶修手背捂着眼睛,似是疲惫,但这些人都认识叶修多久了,哪能不知道他怎麽了?

「哈哈老叶老叶你一定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竟然害羞了,我一定要多拍几张照片好用来笑你哈哈哈!」

「幼稚……生日快乐,叶修。」

「叶修前辈,生日快乐。」

「前辈……生日快乐……」

「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生日快乐,我和哥哥很久没一起陪你过生日了。」

能够捂住眼睛,却无法藏匿叶修那上扬的嘴角。

「混帐哥哥……生日快乐。」

「你也是,笨蛋弟弟。」叶修拿开手,果不其然众人看见了带着一些水雾的双眼。

「谢谢你们。」

我果然不会写短篇emmmm……

对不起又伤害大家的眼睛了QWQ

以下来个内心小宇宙爆发,可以忽略((

其實我入坑時間不常,記得是在前年的冬天吧,那時無聊在刷動漫正巧刷出了全職高手,於是我就抱著好奇心點進去看,從此,我對全職高手的愛便宛如滔滔江水一般源源不絕,追著動漫,補了小說甚至連漫畫都翻了,我發現,真的很難不去愛他們。

很開心我能有寫出給叶修和葉秋的生賀的一天,去年我只是一個讀者,我也沒想過有朝一日我竟然會在這裡發文,雖然發文了卻也是沒寫過任何生賀,第一次送給叶修不虧!!!!!

最後

叶修,葉秋,生日快樂。

By沒有智商和文筆可言的商三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