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晨露

微凉番外,伞修篇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苏沐秋恢复状况良好, 受伤的事情也没有在医院传开,除了主刀医师和参与手术的护士们以外,在苏沐秋住院的第三周被替朋友代班巡房的苏沐橙看见了,小姑娘哭得淅沥哗啦,好几天没给苏沐秋好脸色看,此外就再没人知道苏沐秋受伤住院的事了,包括叶修。

於是叶修整整两个月没见到苏沐秋,虽然两人长时间没能见面是常有的事,但两个月没见实在不寻常,叶修也找过苏沐橙,但小姑娘却是带着微笑的告诉叶修苏沐秋没召唤到国外参加什麽研习活动,叶修忙,也没多认真去查明真相,反正苏沐秋都多大人了,不必太担心。

苏沐秋在医院待了一个月多,出院後在家静养至石膏拆了之後王杰希吩咐要好好休养了,当然休养也包含回到医院复健,毕竟石膏打久了,要恢复到从前那样自是要付出代价的。

算算时间,苏沐秋已经将近三个月没见着叶修了,也不知道是要为此难过还是要因为叶修不知道自己受伤而开心。

--

「苏医师,这边请。」拄着枴杖一跛一跛的踏进复健室, 负责苏沐秋的复健师是有着将近十年经验的林敬言。

「老林,好久不见啦。」苏沐秋咧着笑容,苏沐秋人个性好长得也好,许多医生与他私交都不错,林敬言就是其中之一。

「苏医师,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看见你。」林敬言笑了笑,丝毫不见意外的样子,显然早已知情今天他负责的人是苏沐秋。

「情况怎麽样?」

「还不错,就是石膏打久了,无力。」

「想来也是,跟我来吧,到里头的复健室。」

「慢慢来别急,只要撑不住请马上说。」看着苏沐秋双手撑着复健的器材艰难的踏出步伐,林敬言出声提醒。

「我先离开一下,有麻烦记得一定要马上找我。」

「呼…没事,你先忙吧。」苏沐秋笑了笑,额头覆着一层薄汗,明明才走了不到三公尺,但腿脚无力的苏医师觉得彷佛走了三公里,复健这种事本来就是要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苏沐秋当然了解,但苏沐秋还是希望能快点恢复正常,任何一个人在告白成功之後马上和对象分开好几个月都会受不了的!

「哇啊!」想着再往前走一些,不料苏沐秋的身体首先罢工,重心才放到受伤的右腿,一阵痛感便袭击而来,被这疼痛弄得全身脱力,苏沐秋整个人向前倒看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这一摔怕是又要去找王杰希一次了,苏沐秋放弃挣扎的闭上眼。

「我说,刚刚让你别勉强你是当作耳边风就是了?」

还没来得及与地面有亲密接触,苏沐秋落入一个怀抱,不该在医院出现的菸味出现在这人身上,苏沐秋一睁开眼看见的是医师们的招牌服装白大褂,视线往上移,看见的是他心心念念已久的恋人。

「叶修……」苏沐秋有些心虚的撇开眼,他不敢直视叶修的眼睛,自己不但受伤之後没有告诉他甚至是为了不让叶修担心自己而谎称出国参加研习,其实这一切苏沐秋都是怕叶修知道会担心,明明听起来苏沐秋的理由是如此善意,但对上叶修那双黑的发亮的眼神,苏沐秋立马就怂了。

「沐秋大大,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聊聊。」叶修带着微笑,叶修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个表情,但此时却让苏沐秋看得背脊发凉。

一天的复健时间是两个小时,不过不是一次性结束,而是累计的,毕竟这种事本来就是要慢慢来。

林敬言替两人打开休息室的门,苏沐秋坐在轮椅上头被叶修推着进去,而在经过林敬言身边时苏沐秋看见林敬言那双藏在平光眼镜底下的双眼泛着玩味的视线。

「谢啦老林,等等我就放人回去复健。」

「没事,慢慢来就好,我七点才下班。」

现在是下午四点,苏沐秋还有两个小时的复健时数,再怎麽拖,也是定能在林敬言下班前完成。

寂静,是目前最好的形容词。

因为苏医师腿脚不利索,叶修很贴心的向外科借了一辆轮椅,苏沐秋就这样坐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整个人神经紧绷,生怕下一秒会出什麽大事。

反观叶修,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跟未点燃的菸,整个人几乎是摊在沙发上头正在滑手机,样子好不惬意。而且从坐下到现在,快十分钟了,愣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苏沐秋。

「那个,阿修…你……生气了?」

「我只是怕你担心……对不起……」

苏沐秋低声的道歉,然而叶修仍是一言不发的在刷手机,见人没反应,苏沐秋只好乖乖闭上嘴。

半晌,叶修终於放开手机了,那双黑眸里头沉淀着许多情绪,苏沐秋有预感等会儿自己要面临的是个大风暴。

在苏沐秋有些慌乱的注视下,叶修缓缓开口:「苏沐秋,跟你说个事儿。」

「分手吧。」

--

苏沐秋被叶修突如其来的分手电得外焦里嫩,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叶修,然而他却无法从叶修那对黑色的眼眸中看见任何一点不舍。

分手,这是苏沐秋欺瞒叶修将近三个月的代价。

「不可能!叶修,我、我……」苏沐秋睁大双眼,平时算是伶俐的言语在此刻却是无法发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你…可不可以……不要分手?」说到最後,苏沐秋的声音越来越小,脑袋也垂着,语气中带着恳求,他不要分手,他真的很爱叶修,所以他一点也不想放手。

「苏沐秋。」叶修唤了一声,然而眼前的alpha依旧低着头,叶修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心慌、害怕、不安、焦躁、?」

「当我说分手时你是不是觉得心很痛?就像是被刀子划过一样?」

苏沐秋抬眼对上叶修那充斥着怒气的眼,他点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跟你断了好几个月的联系我多不安、焦躁?」

「你有没有想过我在门口看见你住着拐杖找老林时我多害怕、心慌?」

「你有没有想过刚刚你差点跌倒时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心有多痛?」

「苏沐秋,你到底有没有想过!」

从头到尾,叶修的语气都很冷静平淡,然而一句又一句,却是让苏沐秋听得胆战心惊。

「我知道了,隐瞒是我不对,但我不会分手。」苏沐秋盯着叶修,叶修都快被那炽热的眼神灼伤,於是他偏过头,就在这时,苏沐秋撑着轮椅勉强站起身,踩着不稳的脚步走向叶修。

「你做什麽……!」

脣瓣交叠,属於苏沐秋的信息素强势地攻占叶修的鼻腔,苏沐秋双臂环住叶修的脖子,几乎是将所有重量放在叶修身上,叶修睁大眼,他看见苏沐秋的眼中充斥着不安,这样看来这个吻倒是有点摔破罐子的味道了。

二人双双跌坐在沙发上,苏沐秋的目光仍然焦点在叶修身上,氤氲水气覆在叶修眼里,因为突如其来的吻和强势的信息素叶修有些瘫软,拉开脖子上的双手,叶修这才重新看着苏沐秋。

「没有下次了。」他说,「走吧,你该回去复健了,哥可不想以後还得照顾伤患。」

苏沐秋愣愣的眨眼,「你这是……原谅我了?」

「嗯。」

「不分手?」

「不分。」

「阿修!」苏沐秋才一次环抱住叶修,「谢谢你,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行了行了快起开!」看着叶医师泛红的耳朵,害羞了呢这是。

门外。

「这样有意思麽?」林敬言笑着看着明明今天不用上班却忽然到复健科找自己的王姓外科医师。

「当然有,谁让他随便就把我的班表送出去了。」王杰希挑起眉,难得一见的恶作剧让他心情很好。

「不过看来你也不是没收获。」林敬言视线往外头看去一名西装笔挺的青年正面带微笑看着王杰希。

「是啊…」

其实这样……也不错。

在这里给伞哥一个交代😂

谢谢阅读,谢谢喜爱❤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