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11

emmmm……

依然對這篇不滿意(但我懶得繼續修了……

於是只好殘害各位大大們的眼睛了(~ ̄∇ ̄)~(欠打

「谢谢王医师指导,您辛苦了。」高英杰挺直腰板,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散发着对王杰希的敬重。

「不会。」王杰希微笑,「英杰,你应该过阵子就会转住院医师了吧?」

「再过3个月。」高英杰搔搔首,似是对於王杰希这样日理万机还能记着他转住院医师的时间感到荣幸却又有些害羞。

王杰希拍拍高英杰的肩:「若是转正,外科欢迎你,希望未来能够成为工作夥伴。」王杰希言词真挚,还向伸出手,年轻的实习医师愣在原地半晌,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搭上那充满希望的手。

「是!不会让王医师失望的。」

看了一眼干劲十足的年轻人,柳菲在王杰希身旁低语,「王医师挺喜欢小高呢。」

「嗯,那孩子不错。」虽然有些畏首畏尾,不过整体而言还是个好苗子,希望能撑到最後啊,别像某位方姓医师在荣耀医院熬过实习撑过住院最後即将成为主治的时候撒手说不干,就这样挥挥衣袖回到老家经营诊所,愣是半片云彩都没带走,乾净得很。

--

「王医师辛苦了。」柳菲趁着空档端了一杯咖啡,这次王杰希在医院待着的时间真是要破他的个人纪录了,整整15天,期间除了回家盥洗之外的时间都在医院渡过。

「谢谢。」

15天,王杰希真正闭眼的时间估计也不超过48小时,那些伤患就像是说好似的,都在王杰希刚结束上一场手术或是其他医生没空的时间来挂号。

「王医师不下班吗?」

「是该下班了。」连续两个星期的班说不累也是骗人的,趁着现在没啥情况的时候开溜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反正上下班打卡的情况亲爱的冯院长都是知道的。

--

晚上十一点,一个尴尬的时间。

王杰希又在路边思考起了该打车回家还是该走路的选择题,别说他懒,实在是因为超时的工作真的很要命,再加上,手术,都是需要保持高紧绷状态的,一直维持倒是没什麽感觉,如今放松下来,王杰希想了想自己走回家然後在途中躺尸的机率,嗯,还是等等好了。

况且今天气温可不高呢。

站了五分钟愣是一辆计程车都没见到,那就只能边走边看看了,时间晚了也不好麻烦方士谦,大不了累了就找一家便利店休息一会儿。打定主意,王医师也不罗唆,迈开长腿往住家方向前进。

其实王杰希也不是没有车,不过考虑到最近的情况,他可不想疲劳驾驶,到时候出事了可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把资料送到我桌上,就这样,辛苦了,嗯,再见。」

挂上电话,喻文州靠着驾座椅背,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轻按着眉心。

年关将近,各部门大大小小的事务也变成白花花的文件资料或是电子报告送到自己这,光是国内这些资料就花了他半个月处理,後面半个月喻大总裁抓着自家特助搭上飞机往A国出差去了,日子还真是过得充实。

而今天是喻文州回国的第二天,双脚一落地第一件事不是去美美的睡一觉,而是接到来自秘书处郑轩的电话,喻、黄两人又再次到公司报到,昨天一整天忙,今天算是有个结束了。独自坐在停靠在路边的车上,原本喻文州是想去医院找王杰希的,毕竟在表态之後突然消失,怎麽看怎麽都像诈骗集团。

但现在这个时间,人家王医师已经回家休息了吧。想到这,喻文州也只好叹口气。发动车子,打道回府。

要是能够见一面就好了啊…

这一秒心底还在感叹,哪知道下一秒喻文州猛踩下煞车,惯性让喻文州整个人都作势要飞出去,好在是让安全带扯回来,要不然明天早报新闻就是知名企业蓝雨总裁在自家车内撞上挡风玻璃昏倒在车上原因不明。光想就觉得丢人。

不过他倒不关心这个,稳住身子之後喻文州往右侧街道看去,他心心念念的人正坐在便利店的休息区,睡着了。

喻文州心理乐了,面容都带上了笑意,随後那上扬的嘴角又跨了下来,一个omega深夜独自睡在便利店多麽危险啊!

--

十一点二十分。

王杰希走了一段时间,路上仍是没见着计程车倒是有间便利店,评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王医师决定还是进去休息一下,喝杯咖啡补充体力。

深夜回家不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在便利店坐着也不是第一次,但王杰希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疲惫到根本就是一碰到座椅就想把眼皮阖上。

沉,眼皮很沉,靠着喝咖啡的动作勉强让自己打起精神,想着快点喝完咖啡回家洗洗睡了,王杰希自然是加快饮用速度,不过悲哀的是,他还是撑不过睡魔的摧残。

於是就成了喻文州眼里的模样了,那名令人尊敬的omega医师伸直左手,右手搭在左手臂上头,头就这麽枕着双臂。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旁,那人睡的挺沉,要不然不会连有人接近都不自知。

喻文州光明正大地欣赏着眼前的景象,直到店员小妹投来异样眼光之後,喻文州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王医师,醒醒,别睡在这。」

「唔…」任谁在最好睡的时候被叫醒,心情都会不美丽,王杰希亦然,只不过保持着良好教养的王医师并不会在外头这样当场发作,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眼,十足孩子气,喻文州绝对不会说出他实在很想替这样的王杰希拍张照。

「喻先生?」好不容易整个清醒过来,王杰希蹙着眉头,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吵醒还是因为看见这个许久未见的人,或许两个原因都有吧。

「王医师,若是要回家不如我送你吧。」喻文州微笑,「夜深了,危险。」

王杰希原本想婉拒,但考量到身体状况与所剩不多的睡眠,他还是答应了,「那就有劳了。」虽然夜里再危险也不会有你危险。

气氛就像那时喻文州第一次邀请王杰希坐顺风车那样,虽然那次过程是尴尬了些,但不影响喻文州对王杰希的欣赏,好奇心也是从那时候被勾起的。说来奇怪,一个对自己信息素无感的omega,也能让喻文州有着所谓好奇心,或许对方是王杰希,那个打从一开始就让喻文州不自觉想接近的人。

想接近,想碰触,想……把他占为己有。

「王医师怎麽会睡在那呢?」

不想气氛有点乾,喻文州主动挑起话题,过了半晌没得到回应,这才发现人又再一次进入梦想了。

「也太没防备了吧。」喻文州失笑,「好歹我也是一个alpha啊…」但这样不对我设防,那麽我的机会是不是就大了些。

要是方士谦在这他一定会对喻文州说,你想太多了,这货多久没回家好好睡一觉了你知道吗!

「……」睡着的王杰希发出呓语,起初喻文州并不是很在意,他并没有仔细聆听乘客含糊不清的言语,但随着前往王杰希住处的道路上越发越安静,蓝雨呼风唤雨的总裁听懂了王杰希的话。

「文州…」

他在喊他。

圣诞节那晚--

方士谦一走出主卧便看见小孩儿小心翼翼地端着茶杯递给喻文州,後者保持着一贯的笑容坐在沙发上。

「小希。」

「方爹爹,爸爸还好麽?」见方士谦走出来,小孩儿第一件事当然是询问自家爸爸的情况。

方士谦笑了笑,走到小孩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妳爸爸没事,在休息呢。」抬眼看了喻文州一眼,方士谦道:「小希先去进去准备洗澡好吗,等会儿再去帮妳。」

王希玟看了看方士谦又看了看喻文州,点点头,回到主卧拿衣服然後走到主卧外的卫浴间。

--

「学长想要说什麽呢?」放下手里的茶杯,喻文州看向方士谦的眼神变得有些锐利。

「你想要我说什麽?关於王杰希吗?」方士谦摆摆手,「得了,收起你的敌意,好歹也是你学长。」啧,要不是王杰希交代过,现在他一定早就把喻文州赶出这间公寓了,还留人在这跟自己挑釁啊!

「我不会跟你说任何关於王杰希的事情,在我看来你还不值得。」

「学长是以什麽身分向我说这些?」喻文州半眯着眼,两个alpha的信息素在眼神的对峙中越发越浓烈。

「劳烦,两位别把我家弄得乌烟瘴气。」倚靠在主卧的门边,看着客厅的两个alpha那信息素不要钱似的往外灑,王杰希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倒是喻文州,见了人之後便站起身,礼节十分到位。

「你怎麽不多休息会儿--算了,我去看看小希。」方士谦眉头拧成川子,看了眼王杰希後瞥了喻文州一眼,反正跟喻文州也没什麽好说的。

虽然很不情愿,但某些事还是留给王杰希自己说就好。

--

现场气氛有点尴尬,或是只有喻文州觉得尴尬,王杰希依然站在那,喻文州也没有其他动作。

「王医师你……好些了吗?」

「嗯,谢谢你送我们回来。」

「不会,举手之劳而已。」喻文州笑了笑,「王医师,能谈谈吗?」喻文州眼神专注地看着王杰希,眼里没有玩笑的情绪,是很纯粹的认真。

突如其来的严肃让王杰希有点愣住,「时间不早了……」这是下了逐客令,喻文州想谈什麽王杰希心理其实没有底,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绝对不会是个好选择。

「不会耽误太久的。」

「你说。」原本倚靠着门的王杰希也站直身子,礼貌还是要有的,不过显然他并没有接近喻文州的意思。

「王医师……王杰希…」这还是第一次,喻文州喊出王杰希的全名,喻文州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调节心情。

「我想追你。」

……

「唔……」

打开沉重的眼皮,带着朦胧水雾的眼无神地盯着前方。

自己这是在哪?刚刚自己睡在便利店里头,然後呢?喻文州好像找到自己说要送自己回家,看了周遭环境,原来这不是梦,这辆车的主人正站在外头。

王杰希下了车,撇开那些有的没的不说,一句道谢还是要的。

「醒了?」喻文州靠着车头,当王杰希开车门的刹那喻文州就知道了。

「嗯,谢谢,麻烦了。」喻文州的脸上显露出疲态,王杰希自然是知道眼前的人的忙碌,虽然不知道确切做了什麽,但绝不会是什麽轻松事。

午夜零时,这个时间他不去休息而是大老远的送自己回家,王杰希说心底无感一定是骗人的,虽然知道喻文州存的不是什麽“好心”。

「不麻烦。」喻文州笑了笑,眼看王杰希就要回到住所,喻文州思索了半晌开口:「王医师,关於那天……」

闻言,王杰希蹙起眉头,回眸看向喻文州的双眼写着不解。

「那是你的事。」

「什麽?!」喻文州一愣。

王杰希没有再说话,一个转身只留下潇灑的背影。

「王杰希……」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背影底喃,不知为何,喻文州总觉得有种伤感之情缭绕在心头。

喻文州相信他绝对在哪看过这样的背影,落寞的、哀伤的,但指的不是背影,而是喻文州自己。

老話一句,謝謝各位喜愛❤

今天叶王發糖好開心😂

(這裡雜食性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

(當然還是有雷的cp就是……

已經對自己的文筆感到絕望,抱歉殘害各位QWQ

评论 ( 8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