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後生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偷了個閒的產物~

不喜別入也別噴(這裡玻璃心@_@

00.

我叫做JX-0706,是这个实验室里的实验品之一。

自从我有意识开始,我看见的只有布满仪器设备及线路的实验室,还有那一个一直在我眼前晃荡的白袍科学家。

不过他并没有发现我是“清醒”的。

还记得第一次睁开眼时,我稍稍能够看见自己身上并没有左手以及右腿,所以睁开眼到现在已经有五个月了,但我仍旧浸泡在充满营养液的实验舱中,我听不到外头的人说话,而我也无法做出任何表达行为,於是我乾脆继续闭上眼休眠。

01.

又过了三个月,我终於从实验舱出来了,当我走出实验舱的刹那我看见科学家眼中满满都是激动,然後,我听见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欢迎回来。」

我很不了解他在说什麽,据我所知这个实验室里除了我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实验体,而且,我也没有过“进厂维修”的记忆,或许是被洗掉了?

我试着调动我的资料库,却发现那些资料除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和常识之外,我只知道我的代码叫做JX-0706。

02.

就算离开了实验舱,我的活动範围也仅限於这间实验室,而科学家来的时间也大大的增加了,除了每日例行替我检查身体外,还有他坚持要我陪他一起看书或是用餐。

喔,我是能够进食的,尽管那对我而言并没有补充能量的效用。

科学家似乎很喜欢我在他旁边,或许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成功的实验体?这是我推算出来唯一合理的原因了。

03.

我终於能够离开实验室了,经过几个月的调适修改,系统功能一切正常,错误的程序代码都已经消除完毕了,也就是说,随便把我扔到人类社会中,我也能正常的“活下去”。

科学家……不对,他让我喊他的名字,但我觉得这样实在不敬,毕竟我是他“制造”出来的,於是我便称呼他为博士,博士也接受了(但他的微笑看起来很牵强。)。

我以为博士要让我去做一些实验(毕竟做出实验体的目的大多是要拿来做实验的。),所以我预先调动了资料库里头所有人类在社会上活动的所有知识都分类妥贴了,就等着博士的命令下来。

然而,出乎计算範围之外的,博士只是把我带到他的住处,也就是实验室上层。

博士的房子很大,不过很单调,他领着我上二楼,直到走廊的尽头,博士停下脚步告诉我这里是我的房间。

房间内同样也是很单调,不过基本家具都有,甚至连床单都铺好了,博士还告诉我衣橱里的衣服都能穿。

衣服并不是全新的,若这不是博士的旧衣服,那麽可能就是这房间原本的主人留下的。

打从一进入房间,我便确定了这里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博士让我在这生活,估计那人也不会回来了,身为一个机器人,我自然不会忌讳一些人类的鬼神之力。

待博士离开後,我盯着衣橱,资料库很快的就调出关於衣服的知识,都是一些挺昂贵的品牌,我甚至在衣橱深处找出两套军装和一件军礼服,上头别着代表军阶的军徽,看来房间的主人真了不起,竟然是一名上将。

无视那几套不可亵渎的军服,我随意的拿出有点旧的衬衫和长裤。

嗯,意外的合身。

04.

待在博士的家里,平时我哪都不去,也不能去。

按照博士的话所说,我的身体机能还不够完善,系统也还要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微调更新,鉴於这些,我在家里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博士的书房(补充资料库中缺乏的众多知识)和实验室(帮着博士进行研发活动或是更新自己的系统)。

05.

今天博士不在家,到了下午例行到实验室报到的我才知道这件事。

管家机器人说博士跟好友一同去聚餐了,并不会回来吃晚餐,我点点头,左右我也不需要进食,每天用餐时间常常都是博士拿着一瓶营养剂一脸嫌弃的喝着,而我坐在餐桌另一端督促博士别因为讨厌营养剂的味道就减少饮用的量。

人类真奇怪,明明讨厌营养剂为什麽还要喝?明明有管家机器人,为什麽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要喝营养剂?再不然订个外卖也行啊,但博士就是这样,吃机器人做的菜一周并不会超过三天。

对於这件事我也询问过博士,但他只是对我笑笑,说:

「因为我在等人啊。」

这又关等人什麽事了?当下我非常想直接进入休眠,重新整理一下资料库,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个所以然来。

06.

我并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一个小时的休眠时间能够换来我三天的能源,不过为了更加贴合一个人类,我也服从着资料库内所谓规律的生活,睡眠时间至少要有七小时。

正当我想进入休眠时,我手上的光脑响了。

这个光脑是博士给我的,许多功能都被限制,那些锁定我无法轻易打开,不过其实对我而言能够拿来联络人已经足够了,虽然我连出门让人联络的机会都没有。

光脑响了,我不用疑惑是谁,因为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博士而已。

07.

博士喝醉了。

光脑投影出博士一如往常,嘴角的微笑甚至没有任何改变,但我知道他醉了,因为他的眼神不如往常清明,有点迷茫的目光直直看着我,这让我感到有点心慌。

嗯?心慌?我竟然会出现这种想法,我以为机器人都是淡漠的,至少在冰冷的电脑系统里并没有所谓情绪设定。

我来不及细想,只听见博士报了一串地址,在留下一句「来接我。」之後便挂断通话。

08.

「文州啊…我知道我们很久不见了,但你也不至於喝成这样吧…」

远远我就看见博士被一个矮他一点的黄发男人搀扶着,我知道他,资料上头写着他叫做黄少天,跟博士一样就读荣耀军校同年毕业,目前在蓝雨军团担任团长,现在已经是中将了。

「我说文州你能不能醒醒,这样我可不方便开车……」

「我来吧。」走到两人面前,我对於自己语气的冷淡都有些意外,但我无法解释这种异常。

我从黄中将手里扶起脚步虚浮的博士,博士整个人几乎压在我身上,他的体重很轻,一点也不像个正常的成年男子,身为一个机器人对於这样的重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看来以後不能只是让博士喝营养剂了。

「我先带博士回去了,告辞。」回头看向博士的好友,出自社交礼仪,凡事都要维持礼貌,尤其是告别时,不过黄中将倒是对我的话没有反应,只是一脸错愕的盯着我的脸。

「你、王…」

原本以为黄中将想说什麽,於是我站在原地,不过还没等到中将开口,博士倒是先说话了:「J…我们回家。」博士仍然闭着眼,说话声不但小而且含糊,我并没有听见完整的话,不过确实捕捉到博士说要回家。

於是我也就没在理会中将,带着博士回家了。

09.

回程时间不长,很快我们就回到家了。

我小心的将睡着的博士抱下车,明明酒精会带来许多负面影响,为什麽他们仍然趋之若鶩?在管家机器人的带领下我来到不曾进入的房间,这间房子的主卧,也就是博士的房间。

我以为博士的房间会跟整栋房子相去不远,然而我错了,博士的房间可以说是很…温馨,会让人一直想待在这里,这里对我似乎有某种吸引力。

真是奇怪,明明我是一个机器人,为什麽我常常会有那些人类才有的特别情绪?

安置好博士後我就离开了,虽然能源依然充沛,但一日复一日的规律作息已经变成执行代码的一部分了,於是我“睡”了。

10.

人们熟睡时通常没有太强的警戒心,但我不一样,为了防止任何一点突发状况,我不会进入完全休眠,所以当有人开了我的房门时我就醒了。

「博士?」他看起来很奇怪,眼睛有点红肿,像是哭过,我正要起身把博士送回房间,可他却突然向我走近,一把抱住我,属於人类的温度传到我的皮肤上,其实我也是恒温的,不是真的像机器那般冰冷。

「回来就好……」博士的语气虽然冷静,但却是颤抖着的。

最後我没有把博士从我身上拔下来,反正床够大。

11.

我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状况。

因为我竟然无法顺利进入休眠,直到黎明破晓时我依然尝试,然未果。

博士也是早早就起床了,他显然有宿醉的情况,我让管家机器人准备一杯新鲜果汁,等会儿吃个正常的早餐或许会好一点。

12.

我将无法进入休眠的事告诉博士了,我以为他会帮我做什麽检查,但他只是愣了一下,然後面带微笑的告诉我一件无法想像的事。

原来我并不是众人一般所认知的机器人,而是由人体改造而来的改造人,全身有百分之75是金属,而且在感情上也比其他机器人细腻。

所以我有着与人类相去不远的情绪波动是正常的,因为我本来是人啊。

那麽昨晚的“失眠”也是属於人类的感情在作祟了。

但我仍然不清楚导致失眠的确切原因,昨晚身体机能状况一切正常,要说有什麽不一样,可能就是床上多了一个人吧。

13.

自从知道我是改造人这件事後,许多我一直无解的问题终於算是有个答案了。

不过这也导致我开始……回忆。

究竟为什麽我会成为博士的实验体?曾经的我又是怎麽样的?原本这些念头只是单纯存在於我的脑海,直到我无意中在博士的书房发现一张照片--一张博士和……我的合照。

照片中的博士相较於现在年轻很多,经过扫描分析这张照片少说也有五年了,而最让我意外的并不是我们以前是认识的这件事,而是,原来博士也有这麽生动的笑容。

突然开始好奇我“以前”是谁了。

到底以前的我是怎麽样的,竟然能让博士笑得如此开心。

14.

今天家里来了客人。

我从博士的书房离开後,就听见有陌生声音的叨念,一听见声音我甚至不用特别思考来者何人,听那说话的语调,除了上一次见过一面的黄少天之外再也没别人了。

出自於礼貌我应当是该到客厅好好打声招呼,我也的确这麽做了,相较於前几日黄中将第一次看见我的反应,这次黄少天显然淡定多了。

我们之间也没有共同的话题,坐在客厅里我和博士单方面的听着中将大人唠叨,从他家的宠物说到军部,再从军部说到战场,当他说到战场和机甲时,我不自觉地把原来拿来思考的能源重新放回听力上。

若是放在人类身上,或许这个反应会被称为对某一物感到兴趣。

我一直以为我没有表现出来所谓“感兴趣”,但我身旁的两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但是我觉得他们反应有点大了,黄中将欲言又止的看着博士,而博士则是表示他与中将有私事要说,让我迴避。

我自然是听令。

15.

家里又来人了,不过都是一些我不认识的人。

透过管家机器人的萤幕画面我看见了来人,不过在这些人进来前博士特别嘱咐我让我待在自己的房间别出来。

在房间,我调动所有资料寻找关於客人的资料,还好这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来的人有五位,三位是联盟科技研究院的成员,另外两位则是目前联盟民众最为歌颂的五军团之一的微草军团中的中将及少校。

方士谦跟高英杰。

我知道博士原本任职於科学研究院,但军团的两位来找他是为了什麽呢?

我忽然对微草军团有更进一步的好奇,不过任我怎麽搜索都无法找到关於军团更多的消息,我能得知的只有军团中的现任队员。

16.

也不知道为什麽,在访客离开後博士想要重现调整我。

睽违半年,我又重新躺回充满营养液的实验舱,原本出来时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如今我在这有些黏稠的液体中感到特别难过,我很自然的皱起眉头--生活这麽久了,我的情绪表达早已能够与“正常人”无异。

博士露出安抚的笑容,并且透过连结我身上系统的机臺做出调整,我的视力极好,我看见博士关闭了我的能源转换系统和植入脑内的晶片,我看过博士一部分的实验报告,我脑内被植入三种晶片,分别放在延脑、中脑及桥脑。

根据报告,全身上下受损最轻的就属我的大脑了(不过也是相较於身体其他部位的轻),只需要植入晶片就能够维持正常运作,不过管理记忆的海马迴倒是没有修复也不知道是无法修复还是博士不想修复。

没了晶片控制意味着我无法自主呼吸,但我戴着氧气罩,能够防止我因为缺氧而死,是说,会死於缺氧的机器人也就只有我一个了吧。

在博士替我强制关机前,他抬起头看着我,在实验舱内我听不见他的声音,不过根据他嘴唇的开阖,我能够了解他想说的话--

怕麽?

怕?为什麽要怕?就算这次的维修调整失败了,博士也能把我修好的吧,我相信他。

17.

我被强制关机了。

在关机前我的眼前竟然浮现出一些画面,机甲、战场、遍地的残骸还有博士。

接着,就是无尽的黑暗。

18.

「你确定要这麽做?」当JX-0607被喻文州关机後,黄少天走进了实验室。

「当然。」

「就算他会讨厌你?」黄少天问,「喻文州,他是军人,死在战场上对我们来说是命,也是荣耀。」黄少天没说的是,原本一个高傲的军人被弄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连自己的使命都忘记了,等到他想起一切的那天……

「就算他会讨厌我甚至恨我我都会这麽做。」博士……喻文州想起那日躺在实验舱的人对黄少天口中沙场的种种感到兴趣的人。

「我不想剥夺他所爱。」

19.

我代码是JX-0607,至少在今天之前是的。

再一次离开实验舱,我不再是以改造人JX-0607的身分出现,而是早应该死在战场的联盟上将王杰希。

重新睁开眼的那天,我什麽都想起来了,依然浸泡在实验舱内,外头站着的有之前的三位研究员,还有我的好战友们--微草校级以上军官都来了,甚至隔壁蓝雨军团的黄少天都在。

「王将军!」高英杰,我最看好的兵,经过上次那一战已经升上少校了。

站在人群最前面,方士谦还是那老样子,我突然想笑。

「笑什麽!」

我摇头,方士谦却像是做了什麽重大决定一般走到我面前,「回来就好。」

嗯,我回来了。

21.

我叫做王杰希,我是联盟的将军,此外,我还有一个基本上没有人知道的一个身分。

我是喻文州的恋人。

那天离开喻文州住所时,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跟他有任何交谈,我想这应该是我们交往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争吵……或是称作冷战。

黄少天曾来找过我--作为少数知道真相的人,我想他是来调停的。

他问我会不会从此讨厌喻文州。

讨厌吗?我不知道。

“死”的当下,我以为我的一生就这麽结束了,其实挺好,至少这差点输的一仗能够赢,就是有点可惜不能亲自迎接和平。

恨?不,还好联盟没有输,要不然我一定会恨死他,在联盟最危难的时候我竟然安逸的度过半年多的时间。

但,我也谢谢他,硬生生把我从地狱拉回来,让我能够亲自体验和平,不过……还好我还活着,还能继续看着他。

黄少天得到答案,他其实也没什麽反应,只是很慎重的告诉我:「文州是真的很喜欢你。」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冒着受死刑的危险把我弄成改造人,联盟对於人权的保护可是很严厉的。

22.

对於喻文州私自做人体实验,联盟给与裁决,不是死刑也不是监禁,而是未来五十年他都必须无偿为科学院劳心,得知消息的当下我松了一口气,毕竟我人没事,甚至能说是更强大了,实在不需要有太过严厉的处罚。

虽然这麽想,但我知道自己有更多的私情在里头。

23.

我得到了一周的假期,其实我也不确定中途发生什麽事,但待我回过神,我已经站在喻文州家门外了。

我犹豫着到底该不该进门,唔……我的许多生活用品都还在这儿呢,这是个好理由。

在我准备按电铃时,门开了,喻文州平淡地站在门口,什麽都没说,他的眼底多了点乌青,人也瘦了些,真是,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我忽然想起他曾经说过,几乎只喝营养剂是为了等人这件事,我沉默了。

「杰希……」喻文州的眼睛很好看,从认识到现在,我依然为他的双眼着迷,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我输了。

「唉…」我叹气,果然,他无法让我产生任何反感的情绪,我举起手上的包,「一周的假期,别让我看见你吃那些只能维生的营养剂。」

喻文州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下一秒整个人抱住我,「杰希……欢迎回来。」

用空閒的手回抱住他,我顿时有点庆幸我没有就这样死在战场,要不然喻文州可能连殉情都做得出来。

「嗯,我回来了。」

謝謝閱讀❤謝謝喜愛

评论 ( 3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