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21

在一张大床上悠悠转醒,王杰希本有点迷茫,有些吃力地撑起身子,一看见自己不着寸缕,盖着棉被的身体上布满一个又一个看起来充满淫糜气息的吻痕,这下王杰希彻底醒了,被吓醒的。

「醒了?」

门外传来声音,王杰希惊了一下,非常迅速的把棉被拉到胸前,虽然有没有遮都一样,但聊胜於无,下一秒门已被打开,那人端着一杯水,眉眼含笑嘴角上扬,脸上就只差没写上“心情极好”四字了。

「你……」王杰希张口,但发出的声音却宛如鸭子一般沙哑至极,吓得他连忙闭上嘴,不敢再开口言语,这反应倒是惹得来人发笑,「先喝水吧。」说罢,递上手里的杯子。

王杰希端着水杯,小口小口的饮用,温水润滑了乾涩的喉咙,这才感觉舒服多了。

「好多了?」

王杰希点点头。

「那就起床吃早餐吧。」说罢,轻吻了王杰希的额角,拿过王杰希手里的杯子退出了房间。

待人离开,王杰希这才好好思考着现下的处境。

这里并不是他在南区的公寓、也不是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家,但他对这里其实不能算得上是陌生,他不可能会忘记这个对他而言有着不同情绪的房间,或是说,这一整间房子。

还有这房子的主人。

「怎麽了?不想吃?」

王杰希静静的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的餐点,不是他挑食,而是现在他还真的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沉默了半晌之後,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人开口:「你…真的是喻文州?」眼前的人与王杰希所“认识”的喻文州并无什麽差别,但唯有一项,是王杰希目前亟欲确认的。

喻文州似是听见了什麽笑话,轻笑出声:「当然是啊……昨晚你不就已经验明正身了麽,杰希还没清醒?」

「但……」

「行了,先吃点东西吧。」喻文州笑着,一边替自己和王杰希盛一碗粥,顿时气氛安静得渗人。

--

「喻文州。」结束沉重的一餐,王杰希看着自发收拾的喻文州,心中的不安直接扩散。

「嗯?」

「你……没有忘记我?」

洗碗的手停了下来,王杰希还以为他会有什麽特别的反应,没料,喻文州只是回过头用着一副小孩子闹脾气需要安抚的眼神,「我为什麽会忘记你呢?」

拿起毛巾将手擦乾,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边将人整个揽入怀中,「我不会忘记你,我们结婚了,手上的戒指可以证明,而且我们有个女儿叫王希玟,10岁了,而我们趁着你有四天的年假来G市渡假。」

王杰希不可置信地睁大眼,他也确实看见了手上有个戒指,没有太过复杂的设计,只有简单的花纹和他们俩姓氏的缩写。

「杰希,我不知道你怎麽了,但能不能别再问这种问题?我会伤心的。」喻文州一下又一下的抚着人的後脑,「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去走走?」下一秒,熟悉的笑容重回王杰希的视线。

王杰希非常确定,这里只是一场梦。

一场他舍不得离开的梦。

「杰希,杰希你醒醒。」喻文州坐在床边,躺在床上的人无论他怎麽呼唤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降温用的毛巾已经换洗了一次又一次,但王杰希的体温始终没有降下来,甚至是还有攀升的趋势。

喻文州很不安,先是一开始看见王杰希的短讯,他担心王希玟出事的同时也害怕王杰希会受到影响,再来见到王杰希人没事,但手上却是多了一条令人怵目惊心的伤口,许久不见的不安有如洪水猛兽一般袭击喻文州内心,眼下恋人高烧不退,任人怎麽唤都没有苏醒的迹象,喻文州这才知道王杰希在他心中占有多大份量。

喻文州抓着王杰希的手,紧张的盯着昏睡的人,忽然王杰希有了反应,「唔、喻…文州……文州……」只是一昧地喊着喻文州的名字,其中参杂着哀鸣,模样很是痛苦。

「杰希?!杰希你醒了吗?」见王杰希有了一些动作,喻文州急忙探查,不料,人没醒,只是梦呓了。

喻文州担忧的看着床上的人, 在王杰希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後起身离开卧室,他要打电话给私人医生。

而巧合的是,一吻过後王杰希没在梦呓,脸色也比刚刚好些。

「杰希,你有反应了。」

对於喻文州这样的话王杰希实在很像翻个白眼,他一个omega在遇上alpha强力散发信息素时能不有反应那他一定是病了。

喔,方士谦除外。

「别……」王杰希不知道怎麽样离开这个美梦,或许睡一觉就好了吧,哪知道他前脚才刚进房,他的“梦中情人”也跟着进房,而且看这个架势还是要拉着自己做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为什麽?」喻文州那双好看的眼眨呀眨,那温柔简直要融化了王杰希。

饶是如此,他还是不会放任自己沉沦在这个地方,他有属於自己的世界,而那个世界永远不会是这里。

「已经退烧了,没有大碍。」喻文州向医生道过谢之後便送人离开,王杰希的情况已经有好转,但体温还是偏高。

折腾了一个晚上,此时已经是黎明了,喻文州先是发了一通讯息给叶修替王杰希请假,随後便开始准备早餐,若是不出医生所料,王杰希差不多是该醒了。

--

还是很热,王杰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这一次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所以应该不是梦吧?

「杰希,你醒了!」

王杰希有些艰难的转头,喻文州正站在自己卧室的门口,脸上是说不尽的好心情,王杰希皱着眉头,又是喻文州,难道这又是一场梦?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恍神的时间喻文州已经走到王杰希身旁俯下身子查看恋人的状况,王杰希愣愣地看着这样好看的脸,体内的高温让他有点不受控,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了。

--既然是梦,那就……随心所欲吧。

有了这个念头,王杰希忽地伸出双手勾住面前喻文州的脖子,在那人错愕的目光中,吻上去了。

大脑的空白让喻文州没能做出反应,他有点不敢相信现在的情况,然而唇上柔软的触感却告诉喻文州这是真的。

似是不满喻文州呆愣的反应,王杰希用舌头舔了舔喻文州的唇,挂在喻文州脖子上的双手逐渐无力,在下滑前才被喻文州揽住,一手抚摸着王杰希的背脊,喻文州一手托着恋人的後脑反客为主地加深这个问,随时注意着王杰希的情况,只见王杰希的面色潮红,却又不像是昨日那般高烧,加上鼻腔内充斥着王杰希那股无法强烈引发自己生理欲望的气息……

这下喻文州也知道发生什麽事了。

咳…謝謝各位的閱讀及喜愛❤

以下不太重要: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類別:事假

請假時間:至考試結束(1月底~大概吧)

請假事由:身為一個認真(並不)乖巧(才沒有)的考生,是要好好收心準備考試了。

備註:原本產量就不多的情況下繼續縮減,可能或許應該有不定時掉落,但數量一定不多,在此跟各位大大們致歉。

评论 ( 6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