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09

喻文州独自站在路边。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将近20分钟,喻文州依照黄少天给的地址来到了一家不大的餐馆。寒风阵阵,好在自己来着前有带上外套,不然怕不是要冷死,喻文州如此想到。

忽地,一辆计程车停在喻文州前方不远处,上车走出一名青年,青年的身高很高,加长版的外套以及青年脖子上的黑色领巾让青年显得很有气质,宛如走在T台上的模特,就算里头只是一件衬衫和牛仔裤,不算短的短发在风中有些凌乱也只是替青年增添了一份魅力。

「喂,我到了,你们呢?」

喻文州悄悄地将注意力放在青年身上,自然也就听见了青年讲电话的声音。

「10分钟吗,我知道了你们快点,站在外头快冷死我了!」说罢,青年就挂了电话,许是察觉到有人正看着自己,青年在拿下电话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回头往那道目光、也就是喻文州的所在看去。

两人目光对视,喻文州有些尴尬,歉意的朝青年笑笑示意自己不是有意要偷听,但喻文州很快就察觉到青年眼中的情形不是气恼也不是不悦,是错愕。

喻文州感到疑惑,为什麽青年看见他会有错愕的情绪?自己明明不认识他……等等……

「方士谦……学长?!」

才堪堪叫出人名,下一秒喻文州只觉得强烈的晕眩来袭,他的世界忽然什麽都没有,天昏地暗,当下喻文州只觉得堂堂一个alpha就这样晕倒在路边实在是太难看了。

“不会有事的,文州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完全进入黑暗之前,喻文州再一次听见那道声音。

「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此刻正昏迷着的喻总却不是像其他人以为的昏死过去。

正确来说,他的意识还是在的,喻文州正身处一片黑暗之中,朦胧间,意识被拉回不少的喻文州听见了人声,那声音正在询问他。

我听得见。

「欸欸欸文州点头了!可他看起来不像是要醒来的样子啊!王杰希你不是医生吗你快点快点救人啊!」黄少天在一旁嚷嚷着。

方士谦觉得自己运气是在不太好,研习结束後方士谦就回到王杰希的公寓了,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却接到王杰希的晚餐邀约,本来嘛方士谦是不太想去的,谁知道下一秒方士谦就听见王希玟软软的恳求声响起,马上改口答应。

果然不应该答应的!遇见喻文州不说,那家伙在看到自己後竟然还晕过去了!

我到底是长得多吓人啊喂!方士谦忿恨地想着。

「喻文州,你如果听得见,就照着我的话做。」王杰希扶着喻文州的背後让他微靠在自己身上呈现坐姿,语调轻柔地在人耳边说着。

好。

「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别急。」

「然後吐出来,保持一样的频率,深呼吸、吐气。」

意识内喻文州照做,渐渐地,他觉得身体越来越轻,原本黑暗的四周出现一片景色,喻文州很快速的辨认出那是在住家附近的公园。

本来他是想四处走走看看,却发现双腿异常的沉重就像被灌了铅,有什麽无形的东西限制住喻文州的行动。无法,喻文州也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瞧见以前到公园时自己常坐在那休息的长椅。

公园的长椅上头坐着一人,远远看去,喻文州发现那人正低头翻阅着手中的书本。

“抱歉,我来晚了。”一名青年走到坐在长椅上那人的面前,这个角度喻文州能清楚的瞧见来人的模样,但却无法看见那名坐在长椅上的青年的脸。

而那个刚到不久的人赫然就是自己!但那边的“喻文州”给人一种青涩的感觉,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十年前的自己。

那坐在长椅上的人是谁?跟我有什麽关系?喻文州想,没多久他就知道答案了,喻文州不但在自己眼中看见愉悦和恋慕,甚至下一秒他就看见自己吻上坐在长椅上的青年……

--

「他怎麽还不醒?而且看起来还像是在……做梦?」方士谦一手牵着王希玟,一手摸着下颔,看着半躺在王杰希怀里的喻文州纳闷。

「……难不成是创伤症候群?」王杰希从医到现在还真没见过创伤症候群有这样昏迷不醒又毫无痛苦之感的症状……

「嗯?王杰希你怎麽知道文州有发生过意外?」创伤症候群一般发生在曾经受过重大伤害的人身上这事儿黄少天还是知道的。

闻言王杰希放在喻文州肩上的手一僵,随後便露出若有似无的苦笑,他出事他怎麽会不知道呢。

「爸爸,文州叔叔怎麽了?」王希玟睁着水汪汪的眼,小巧精致的脸上大大的写着担忧二字。

「小希放心啦,你文州叔叔没事,这也是老毛病了吧…虽然我刚认识他的时候顶多就是头昏想吐之类的。」黄少天拍拍小孩儿的头。

--

“明天见。”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画面,从最一开始画面中的两人碰面到准备分开,他始终没有看见长椅上青年的长相。

到底会是谁?喻文州仔细想想,脑海中并没有关於这个不知名人士的记忆。

就像前几次头昏时看见的人影一样,在喻文州脑海里,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冒出的人,没有任何记忆证明那人是存在的。

忽然觉得脚下一轻,双脚的桎梏消失,愣了半晌,青年依然坐在那,喻文州便迈开步伐往长椅走去。

「你是谁?」在长椅後方不远,喻文州问。

“你该醒来了。”

「什麽意……」思字还没出口,青年站起身,猛然一转头,两人的双眼就这样对上。

喻文州睁大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王杰希?!」

--

「文州文州你终於醒了!你知道你差点没把我们吓死吗?突然昏倒在路边是哪招啊?蓝雨总裁堂堂一个alpha竟然在路边昏倒这事如果传出去能听吗能听吗欸欸欸你们几个可别给我乱爆料啊要是明天我看到蓝雨的股票下跌我唯你们试问!」

喻文州一睁开眼,黄少天叨叨絮絮地抱怨争先恐後的窜进耳里,实在是让人很想继续昏过去。

「少天叔叔,股票下跌是什麽?」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儿扯了扯黄少天的袖子,问。

「这个啊……大人的事情等以後妳长大就知道了。」

「喔。」

……

「喂我说你,你打算起来没。」

喻文州愣了愣,抬眼看向站在面前黑着脸的方士谦,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己是靠在一个人的身上,而那人灼热的吐息就打在自己後颈处,omega特有的清香正慢慢地攻陷喻文州的嗅觉。

「不好意思。」喻文州快速的站起身,「刚刚麻烦了,王医师。」

王杰希摇摇头表示无碍,毕竟在王杰希看来这只是医者替有需要的人进行援助。

「文州叔叔你终於醒来了,小希可担心你了。」王希玟那双好看的眼眨呀眨,配合那真诚的语气,喻文州心底萌生出一点歉疚,自己竟然让这麽小的孩子担心,实在不应该。

「我没事,谢谢小希。」喻文州笑了笑,此时他才发现,王希玟的小小手牵着的是方士谦的大手,「方学长……小希是……」你的小孩?喻文州看了看方士谦、瞧一眼王希玟,最後瞄了黄少天一眼。

「文州我跟你介绍一下他……」明明一开始打好的算盘不是这个数字啊!怎麽变成这样了?!果然人算不如天算计画赶不上变化变化赶不上人的一句话!

这会儿黄少天才刚开口呢,猝不及防地被打断了。「是又怎样。」方士谦挑眉,眼神中的挑釁毫不遮掩,虽然喻文州不清楚为什麽方士谦要对自己挑釁,不就是小孩儿的家长吗,虽然这位家长算是熟人了。而且上次他跟黄少天还帮忙顾小孩来着,这挑釁是不是来得太诡异了。

「行了,都几岁了还这麽幼稚。」王杰希走到幼稚的方士谦身边接过小孩儿,「不是说要吃晚餐麽,再不进去我跟小希就先走了。」

「对啊对啊咱们可是来吃晚餐的不是来这边吹冷风的文州都怪你没事昏什麽昏看我跟老王两个omega都没你一个alpha这麽会晕。」计画完全偏离轨道的黄特助无法,走一步是一步了。

「啧,王杰希你少损我会少块肉是不是。」

……所以说,现在到底是什麽情况呢?

喻文州纳闷。

一个小时前,医院。

--

「欸欸我说,既然你说要请我吃饭,择日不如撞日,等会儿一起吃个晚餐如何?」

问言王杰希挑眉,可以是可以,不过如此一来今天去参加研习的方士谦若是回到公寓定会没晚餐吃。

王杰希瞥了一眼两眼正在发散“我想跟少天叔叔一起吃晚餐”光波,王爸爸妥协了:「可以。」他说,「但我要带个人。」

「耶!跟少天叔叔一起!」眼珠子转了一圈,「那文州叔叔会来吗?」

「哈哈,好说好说,既然小希那麽想念你文州叔叔我马上叫上他。」黄少天咧嘴一笑,转而对王杰希说道:「上次他也尽心尽力的照顾小希请顿饭聊表谢意也不为过吧。」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联系喻文州,殊不知他心底算盘打得极响的。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也喜欢王希玟,而且王杰希现在又是一个黄金单身omega,快点让喻文州知道这大小王是父女,那麽喻文州的得手率不就不会低了吗,王希玟小朋友可喜欢喻文州了,根本就是现成的妥妥的一个小小助攻手,就刚刚那表现黄少天都想给王希玟点一百,不,一千个赞了。

黄少天不禁一阵窃笑,对自己的智商赞赏有加。

联系完喻文州,黄少天看向那对父女,正好瞧见王杰希将手机递给王希玟,然後王希玟用她那软萌的、楚楚可怜的声音和电话那端的人说:「方爹爹不喜欢小希了吗?为什麽不想跟小希一起吃晚餐?」

什麽情况?王希玟喊爹?!

「耶!爹爹待会儿见,掰掰。」王希玟欢欢喜喜的将电话还给王杰希,还不忘跟王杰希报备好消息:「方爹爹说会去!」

王杰希笑了笑,拍拍小孩儿的头:「乖。」

「欸欸欸欸王杰希你你你刚刚打给谁啊为什麽小希叫他爹?是小希的亲爹吗?欸说好的你单着呢?还是你跟前任感情好到离了还能一起吃晚餐啊?」

黄少天语速快话又多,王希玟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的少天叔叔,而能够听懂黄少天言语的王杰希则是挑起眉:「谁跟你说那是前任了?」

不是前任就是现任,黄少天觉得自己要完。

「那是小希的乾爹。」

看,是王希玟的乾爹……嗯?等等,是乾爹不是亲爹……

经过王杰希不怎麽用心的解释之後,黄少天心底只剩下一个念头:

要是喻文州不快点追到人他一定辞职!不带丁点犹豫的!

「喂我说,你们怎麽又凑到一块儿去了?不是说没继续联络?」

这里是一间小餐馆,四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儿就围成一圈坐在一块儿,王杰希左右两边自然是方士谦和王希玟,而黄少天为了喻文州二话不说直接在方士谦身旁落座,模样好不悲壮。

然而除了喻文州没人看出他的悲壮。

方士谦压着声音凑到王杰希耳边说着悄悄话,实在是不懂明明前些日子才说没有联络的人此时会一同坐在一张桌上吃晚餐,而且还跟女儿玩的那麽开心那麽零距离。

「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王杰希耸耸肩一副无所谓,但认识将近十多年时间,方士谦仍旧看出王杰希眼神中一抹难以察觉的不安。

每次遇到喻文州都没好事,方士谦不悦地想着。

「我说,人都在面前了,你还能跟之前一样装没事?」

「就算不能装也要装。」王杰希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我认为保持原样是最好的,小希只有一个omega爸爸和乾爹。」

顿了一下,王杰希才补上一句:「这样就好。」

「你……反正这件事我可是管到底了。」方士谦放弃沟通,「是说那个黄少天好像有意要凑合你们?」

「嗯,我知道。」王杰希抿着唇,「别担心,我可是成年人了,不至於会被同颗石子绊倒。」

倘若那颗石子没有跑到自己面前的话……王杰希默默补上一句。

「……算了,随你去。」对王杰希的态度方士谦无言归无言,但他仍然是没有意见,他就是习惯这样宠着这对父女。

「有麻烦记得找我,我可是小希的乾爹。」

就这样宠着,也算是为青春的遗憾留点回忆吧。

「我说,你从刚刚开始就有点心不在焉的是在想什麽啊?」餐桌另一头,另外两人同样咬着耳朵,黄少天看了看和王杰希过度亲密的alpha,一脸你放心的拍拍喻文州的肩,道:「放心放心我可是帮你问过王杰希了,他跟方什麽……完全是纯友谊来着!跟你我差不多。」

「是方士谦。」喻文州维持着惯有的微笑,说:「我不是在想他们的事,我只是在想,刚刚昏倒之後我究竟看见什麽了。」

清醒之前,喻文州明明“看见”一些画面,但眼睛一睁开却又毫无保留地消失,脑海中隐隐约约剩下一点的轮廓,却也只是轮廓。

「我在想,那个人是谁?我都已经叫出名字了。」

「叫啥名字?」

「我不知道。」都说忘了怎麽会知道。

「……难不成是初恋?」

「或许吧。」见喻文州没有想继续探讨这个话题,黄少天也识趣地闭上嘴。

餐点陆陆续续上桌,方士谦表示人有三急先离席了,恰好在这个时间,一名服务员走到王杰希他们这一桌。

「因为今天是圣诞,所以本店推出完成任务就打折的促销活动,请问在座各位有意愿参加吗?」服务小妹说:「任务内容是,拍一张情侣照。」服务小妹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王希玟,那笑容都快开出一朵花来:

「全家福也行喔。」

※※※

我错了,没事情搞((捂脸

看着关注人数上升真的很开心,本来也想弄个小活动(点文)回馈一下各位,但考虑到我的懒癌emmmmm……

目前估计微凉已经到一半了(应该吧,反正不会太长#),所以决定等完结再来玩点文活动w

最後再次强调,作者废,产量低,文笔差,能够看到这里的大大们请接受我的爱❤(喂!

谢谢各位的喜爱❤❤❤

评论 ( 8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