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04

有稍作修改……一时犯蠢忘了改稿……

「少天,这些文件麻烦你带到其他部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内,喻文州桌上此时正堆满一叠文件夹,好不容易处理完一项,後面还有一箩筐的工作等着喻文州。

「知道了。」黄少天应下,「下午有三场会议,其中一场是跟叶氏集团的合作案,晚上有M国子公司的视讯会议。」看了看行程,今天喻文州光是会议就有四场,照三餐外加下午茶来的节奏。不说现在是年底,这样的紧密度就算放在平日也很难让人消化。

喻文州伸展了坐太久缺乏运动的身体,「把下午两场会议改期,留晚上和叶氏集团的就好。」喻文州说道,「你多少天没阖眼了?」 喻文州知道自己忙着工作,那麽身为助理的黄少天是不可能自己去休息呢。

「我?当然每天睡足八小时……」原本很想充满活力的回答,但看见喻文州的眼神黄少天立马怂了,「这星期总共睡了28小时吧大概……」

看吧,果然会是这样,喻文州看着这非常能干的omega助理,也不知道让一个原本应该是软萌好推倒的O变成一个可以和A并肩的强人是好是坏。想着想着,喻文州忽然就想到王杰希。

就算黄少天已经出院一个多月了,至今喻文州还是会有意无意想起王杰希,就算他们从来没有交集。

王杰希无疑是个能够与Alpha并驾齐驱的Omega,但他并没有让身边的Alpha感到反感,而是更加的吸引人。从第一眼见到王杰希到现在,心底那份情感好似已经悄悄升华了。

整理好资料的黄少天一抬眼边看见自家Boss在神游,他伸手在喻文州眼前挥呀挥的并喊道:「文州,文州,喻文州!」

「嗯、嗯?」回过神,只见黄少天在桌子那一端笑得很邪恶,他说:「在想谁啊?不会是王杰希吧?看来你对他是真的有兴趣。」

「的确,我对王医师真的挺有兴趣的。」喻文州坦荡荡的承认让黄少天噎了一下。

是了,他怎麽就忘记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了。想要嘲弄喻文州还不如到外头去多跑几个合约还比较容易呢。

没打趣到人黄少天也不在意,反正成功率极低。眼珠子转了一圈,黄少天露出虎牙一笑,说:「那你怎麽不去追他?我可是帮你打听过了」黄少天神神秘秘地附到喻文州耳边,道:「那家伙现在单着呢。」

看着黄少天笑得很开心,喻文州想了想,将那天顺道载王杰希回家的事情给说了遍,无非就是对自己信息素没反应啦,可能已经有家室云云。

至於黄少天说王杰希单着的事儿……

「哈?对你的信息素没反应?难不成王杰希那家伙是X冷淡?」身为一个omega,黄少天当然知道一个尚未被标记的omega碰上同样没有标记人的alpha的信息素会有什麽反应,但喻文州口中所描述的王杰希显然不是这麽回事。

被完全标记的omega只会对标记他的alpha信息素产生反应,而想要除去完全标记也不必费什麽事儿,等个10年没有再次标记那限制自己就会消失。所以10年在一场AO婚姻关系中算是短命的。

如果说王杰希没有被标记过那麽他一定会对喻文州的信息素有反应,没反应,除了被标记过而且标记还未消除之外,黄少天是在想不出为什麽。

--难不成王杰希的alpha死了?

好吧,这也是有可能的。

见黄少天就这样思考起关於王杰希的“私事”,喻文州也是无奈地摇摇头,「行了,这事先搁着我们改天再说。」翻阅文件的手不停,喻文州看着这一份与其他不同文件的文件夹,犹豫了一下,印章没有盖下,反而是将文件夹另外放进办公桌的抽屉内,「走吧,午餐时间,你也该休息一下了。」末了又补上一句:「黄特助想吃什麽?我请。」

此话得到黄特助雀跃的欢呼声及赞美。

那边蓝雨搭档俩欢喜吃午餐,这头方士谦却是被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王家父母出国旅游一周,原本二老是想要连王希玟都一并带着去,但经过方士谦的自我推荐,於是乎照顾王希玟的任务就落在方士谦身上。

王杰希当然也是知情的,原本他是想和医院请一周的假,但被方士谦以「既然在医院上班就好好工作,保证帮你照顾好小希。」的理由阻止了。况且方士谦还说了,白天小希在学校我在诊所,下午放学诊所正好关门,如此一来两边不耽误。

好吧,虽然方士谦是不太靠谱,但事关王希玟,相信方士谦一定会好好照顾人的。不过王杰希总觉得有什麽不好的预感。

此时的方士谦毫无疑问的印证了王杰希的预感。

王希玟失踪了!

这才第三天而已就把人弄不见,方士谦自责又着急,今天诊所比较多事儿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怎麽就因为这点时间王希玟就不见了呢?!然而杀到学校询问老师得到的答案却是王希玟自己说能够自己回去,闻言方士谦差点炸了。

王希玟才几岁而已,让一个9岁的小女孩独自走回几公里外的郊区这叫什麽事儿?!

想打电话通知王杰希结果没人接听,估计是在手术房。联络不上王杰希方士谦只能将王希玟的情况以留言的方式告诉王杰希。

嗯…希望孩子她爹知道後情绪别太激动……发威动怒的王杰希……想到这方士谦都不禁打个寒颤。

不行,找人要紧!

「唉…果然还是那一家的火锅好吃。」拍着因为吃饱而有些突出的肚子,黄少天表示还是自家老板厚道。

「既然吃饱了,等会儿好好整理文件吧,年底到了很多汇报资料都送过来了。」坐在副驾驶座的喻文州笑道,「还有,开车就好好开,别分心。」

「知道知道,我的开车技术你还不放心吗?」是挺不放心的,喻文州想到,还举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上次谁在山里自撞来着?」

「啊哈哈哈欸我说文州你不觉得今天天气不错吗?」黄特助生硬的转移话题。

「外头只有10度而且飘着雨呢。」喻总裁飘飘地丢下一句话。

「……」好嘛,不该跟喻文州趁口舌之快。

绿灯,黄少天踩下油门开动车子,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的眼睛和耳朵都接收到了属於紧急的讯息。

踩下油门的瞬间只见一名小孩从路边窜出,同时耳边听见喻文州惊骇的大喊:

「小心!」

要是方士谦在场他可能会当场昏倒,这名冲出来的小孩儿赫然就是他寻寻觅觅心心念念已久的失踪儿童王希玟!

在看到小孩後黄少天立马踩下煞车,蓝雨二人错愕的呆坐在车内,还是喻文州先反应过来,接下安全带下车查看状况。

好在是绿灯刚起步,也幸好黄少天反应够快,当喻文州走到车前时王希玟只是跌坐在地,表情惊恐万分,只差一点就会整个撞上。

还好没事。喻文州松了口气,他蹲下身子,就在刹那间,一阵恶心感涌上,喻文州被突如其来的感觉弄得重心不稳,一手扶着车子一手撑着头表情很是痛苦。

「叔叔你没事吧?」软软的声音响起,奇妙的事,听到这话,喻文州的神智被拉回不少,他看向坐在地上的人儿,喻文州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小女孩,在最初的惊恐过後王希玟已经没有了方才的表情,而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喻文州。

这个孩子……真不像是一个孩子。

「没事。」喻文州站起身伸出手将王希玟从地上拉起来,「妳呢,有没有受伤?」後者摇摇头答到:「没有。」

「文州文州!还好吧?刚刚是不是老毛病又犯啦需不需要去医院?还有那个小鬼没事吧?」在喻文州下车後没多久,黄少天把车开到路边後也拿着雨具跟着下车,谁知道一开门就看见喻总裁又犯病了,他连忙替两人打伞。

「少天,我没事,这位小朋友也没事。」喻文州挥挥手并再次看向王希玟,「小朋友,以後过马路要记得看号志灯,不然很危险的。」喻文州带着充满欺骗性的温和微笑,女孩低眉点点头小声的道歉。

三个人撑着伞站到路边,黄少天这才对着王希玟没好气地指责:「我说妳不知道刚刚是红灯吗!这样冲出来要是哥来不及反应妳就被撞出去了知道吗!妳叫什麽名字?你家长呢?我一定要跟他们好好……」这黄少天话才说道一半,视线对上了王希玟那水汪汪的大眼,那眼神充满歉疚和无辜,对上这样的眼神黄少天无论如何都没法说下去。

「叔叔对不起,我只是想去找我爸爸……」王希玟低着头,「找妳爸爸?」原来是家长没空照顾吗?但让一个小女孩在街上乱跑也太危险了喻文州不赞同的摇摇头。

「小朋友妳叫什麽名字?爸爸在哪?我们带你去如何?」喻文州轻声地问道。

「爸爸说不能跟陌生人说自己的名字。」王希玟眼睛眨呀眨,看见两个叔叔都是一脸头疼的样子,又补充一句:「可以叫我小希。」

「我爸爸在医院。」

「医院?」黄少天语调充满疑惑,难不成这小孩的家人是病患所以要去探病?

「嗯,我爸爸是医生喔!他救了很多人。」或许是因为想到亲人,在蓝雨二人眼中王希玟没有不久前对人的防备,脸上充满天真烂漫的笑容。

看见笑容的喻文州瞳孔猛然一缩,右手不自觉的抚上胸口,这次头不晕也不疼,但是心底却是凉得发酸。黄少天见状还以为喻文州又犯病了,正欲开口询问,却见喻文州用眼神示意表示无碍。

「你有你爸爸的联络方式吗?」喻文州整理情绪,问。

问言王希玟从书包拿出一本小册子递出,黄少天接过後翻开,册子第一页写着王希玟三个字想来是小希的全名,隔壁页写着四组电话,电话後头的栏位填写着称谓,由上到下分别是爷爷、奶奶、爸爸和乾爹。

「所以……我们该通知谁?」黄少天问,小孩儿则是表示爷爷奶奶出国了,而在说道乾爹时支支吾吾的,两位大人也猜出了王希玟应该就是趁她乾爹不注意时偷溜出来找爸爸的。

「那我去打电话,你们要不要先到车上等啊看你们衣服都湿透了就别在外头吹风了。」说罢将车钥匙交给喻文州,黄少天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那,小希。」喻文州轻拍着小孩的头,「我们先到车上好吗?」後者略为犹豫了半晌,点点头,二人便到车上吹暖气了。

二人和谐的吹着暖气等着黄少天,殊不知这位能力极强的特助先生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那表情真叫一个惊悚。

看着册子上属於“爸爸”的手机号和自己手机上的显示,谁能告诉我为什麽这个号码会被黄少天存在手机里而且称呼叫做王杰希?!!!!黄少天内心无疑是崩溃不已的。

不对,一定是自己输入错误,没错一定是这样。不信邪的黄少天删除了输入的号码,重新将册子里的手机号慢慢地、细心地一个一个输入。

然,最後一个号码打上去後,通讯录的提示依然显示着号码的主人:王杰希。

说、说不定是那小孩儿写错了,或许自己播过去王杰希还会嘲讽自己说是不是生病了。抱持着如此想法,黄少天终究还是将电话播出去。


结束了一台5小时的手术,从早上9点开始到刚刚才离开手术室到更衣间的王杰希脱下手术衣里层的刷手衣都还来不及换呢,看见桌上手机频频闪现讯息,好奇之下点开查看,发现是方士谦王杰希就直觉就觉得有坏事发生。

果然,听完方士谦的语音留言以及好几条简讯,王杰希脸瞬间黑了下去,除了在心中把方士谦打入地狱十八层更多的是着急和害怕。

换上自己的衣服王杰希马上就冲出更衣间,王希玟失踪对王杰希而言绝对是比天垮下来还严重的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女儿,请假这件事是不可能的,王杰希只能去找叶修帮忙。

医院内,许多医护人员都看见外科引以为傲的其中一位医师在走廊上奔驰,脸色很是焦急。王杰希一路跑到叶修的暂时休息室,里头却是没人。

「王医师,你找叶修?」听见人声王杰希回头看向门口,是苏沐橙。

「叶修在手术室。」

「什麽时候去的?」

「已经一个小时了,不过那是一个意外坠楼的伤患,估计还要一段时间。」说罢王杰希隐约听见外头有人在喊苏沐橙,姑娘也就和王杰希挥挥手告别。

王杰希沉默,看来只能直接离开医院了。

“铃铃铃,铃铃铃”

正想付诸行动的王医师却被电话的铃声打断,看了来电显示,是黄少天。

「喂,有事?」此刻的王杰希很烦躁,这时打电话来的黄少天无疑是撞到枪口。

“喂,王杰希啊…我想问你个事儿……”黄少天的语气有些忐忑,这样小心翼翼的模式更是让王杰希心烦。

「快说,我有急事。」

“其实也不是什麽重要的……不、不对这件事超级重要”王杰希能够听见电话那头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

“你有没有女儿?”

还是那句话,谢谢大家的观看❤

内容关於医疗方面的讯息若有错误请大大们见谅@_@

评论 ( 13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