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微涼 02

本文ABO雷者勿喷((这里玻璃心

入坑请三思……作者废产量低文笔差……

※※※※※※

喻文州看着那双修长漂亮的手。

那双手的主人此刻正将双手轻靠在脣边吹气,许是因为方才站在寒风中的关系,他的脣有点发白。喻文州将车上的暖气打开後,副驾驶座的客人才显得好受些。

「王医师要往哪边呢?」喻文州笑着问,原本探望完黄少天准备回家,想不到车从停车场开出来就发现王杰希站在路边。喻文州心底涌上了一些情绪,是欢喜吗?他不知道,对於一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这种情绪来得实在莫名其妙。

陌生人,这是喻文州给王杰希的定位。

「南区。」王杰希答道,语气就和平常没什麽两样,但他心底是不安的。

当王杰希看见车内的喻文州含笑询问着是否需要协助时,他承认,他的心又慌了。但他接受了喻文州的好意,外头刺骨的寒风给了王杰希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

两人并没有交谈,气氛却也不尴尬。王杰希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午夜时分的街道很冷清,加上外头的低温路上基本上是没有人的,看看王杰希开始发呆,他什麽都没有想,直到耳边响起音乐。

回过神,缭绕在车内的歌曲王杰希很是熟悉,这首歌名为“My love” 。

见到王杰希注意力转移到歌曲上,喻文州露出一抹浅笑,说:「好听吗?我很喜欢这首歌,不知为何,它总是能让我反覆再三的播放。」

“这是什麽歌?”

“My love ”

“你这算不算是告白?”

“……”

这边喻文州笑得和煦,王杰希脸色却不是那麽好看。「王医师还好吗?」

「嗯,没事。」王杰希淡淡的说着,这次却多了几分疏离冷漠。

王杰希的回答令喻文州感到不悦,微蹙着眉头喻文州心底只觉得王杰希不应该对他有这样的情绪,这让他觉得不舒服。

不对,似乎有哪里不对。

前方的号志亮起红灯,车遵守交通规则的被停下,喻文州就这样看着坐在副驾驶座望着窗外的人。为什麽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回答感到不悦?王杰希只是保有适当的距离而已,但喻文州就是不懂,他不想要这个人对他有这样的距离,他想要接近他、拥抱他甚至是……占有他。

「不好意思…能不能收敛点气息。」王杰希忽然间偏过头直视着喻文州,猝不及防地对到眼,喻文州这才惊觉他不自觉地散发出属於alpha的信息素。

这实在事件失礼的事。

「抱歉……」喻文州歉意的笑着,随即将外漏的气息敛去,而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头,见状喻文州轻蹙这眉,王杰希一个omega竟对一个alpha的信息素没有任何反应?

这表示王杰希有可能已经被标记了。

意识到这件事喻文州心底有种说不出的空虚感。当然,就算能说他也不会说。但如果喻文州稍微留意,便能察觉到空气中夹带着丝毫的香味。

--不过喻文州没发现。

当号志灯变绿时,喻文州听到王杰希冷清的声音响起:「这个路口过後停下。」

喻文州依言行事,王杰希道了谢便下车。喻文州没有马上驾车离开,在驾驶座上看着慢慢没入夜色中的王杰希,尽管两人才相识不久,甚至跟本不算认识,充其量也只是病患亲友和主治医师的关系。但当王杰希在,喻文州的目光总是不自觉的追寻着。

王杰希啊……我好像对你有些兴趣了……

逐渐消失在喻文州视线内的王杰希此刻实在是很不好受。快步走回自家公寓,一路上王杰希忍着腿脚无力,身体的温度早已使他感受不到寒风刺骨。

快!要快点!

几乎是用跑的回到家中,一进门王杰希差点就整个人扑下去,咬着牙,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床边柜子的抽屉拿出里头的抑制剂。

待身体温度渐渐恢复正常,王杰希这才轻叹了口气。没事儿何必自找罪受呢?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王杰希无奈地摇头。

--王杰希,他忘了你,他跟你已经毫无干系了,忘了他吧……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王杰希这样对自己说。

「明天就能出院了,麻烦今天安分点。」

这句话无疑对黄少天而言是天籁之音,在医院整整躺了快两周,他都快发霉了!

「去!安分点是什麽意思?难道我之前不安分吗我可是非常乖巧的每天等着你来巡房检查你怎麽就觉得我不安分了!」霹雳啪啦又是一串句子,和黄少天相处时间不算短,王杰希早就能够自动屏蔽黄少天的废话。

「你敢说没有趁医院交班的空档溜出去?周医师已经跟我抱怨好几次了,说你带坏那群孩子。」看着自诩乖巧的病人,王杰希不以为意地说道,其实这些日子以来王杰希和黄少天能算是相互交了个朋友,除了omega之间会有的亲近感,他们在某些方面也挺聊得来。

「我艸!我明明每次都挑他去吃晚餐或是他没班的时候去的他怎麽会知道?!」黄少天惊恐,这不对吧?!难不成那个周泽楷会通灵啊???

「你是错开时间没错,但别忘了,孩子们的嘴你可管不住。」王杰希如同平时那样没有太多表情,但此刻微勾的嘴角却藏不住他的好心情,这种情绪在看黄少天吃瘪的时候最常出现。

「…那群兔崽子!」

「呵。」

「欸对了,王杰希我问你个事儿。你有没有爱人啊?」拌嘴结束,黄少天忽然就正经起来,王杰希被问得一愣,随即摇头表示没有,「那你觉得文州怎麽样?」黄少天一喜,乘胜追问。

书写纪录板的手微顿了一下,王杰希面无表情的将上头不小心写错的字涂改掉,後抬头看着黄少天反问:「什麽怎麽样?」

黄少天斟酌了一下,最後还是开口,说:「我从没看过文州对一个没什麽交集的人那麽上心,你不觉得他对你有好感吗?」见王杰希仍然是那幅表情,黄少天只当王杰希觉得自己在说笑,「欸真对文州没兴趣啊?不是我说文州可是很抢手的,就是不知道为什麽他要为了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初恋拒绝了一堆条件很好的omega,喔当然本少是他的特助,特别纯的上下属跟好友关系……」

基本上黄少天的话王杰希都没有听进去,最後留了一句「好好休息,别乱跑。」就这麽离开VIP病房,後头还能听见黄少天愤恨的叫唤。

--我说得那麽认真你就这样给我跑了?!还能不能好好当朋友了!

黄少天出院时王杰希并没有在场。

昨晚收到黄少天消息的喻文州挺早就在病房等黄少天,黄少天要出院,叶修这个老同学理所当然地溜了过来为他送行,三人閒聊了一会儿,喻文州忽然问:「怎麽不见王医师?」

「大眼儿才刚进手术室没多久,估计还要几个小时才出来。」

--原来正忙着工作呢,也是,王杰希没有必要躲着自己,喻文州想。

过没多久叶修表示不回去上工不行,又留下这对搭档在病房。

「欸文州我说你到底对王杰希是什麽意思啊?看你来医院时都挺注意他的。」站在床边收拾行李,说是行李其实也就是一些盥洗用品和替换的衣物,黄少天看着百忙中抽空前来接自己出院的喻文州问。

「王医师麽……就只是对这人有点兴趣而已。」喻文州笑道,经过前天晚上的尴尬场面,喻文州现在仍旧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怎麽了,难不成真喜欢上王杰希了?喻文州直接否定这个想法,一来他们认识没多久,若说欣赏或许有可能但这和喜欢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二来根据喻文州的认知,王杰希或许已经有家室了。

「……你知道上次你笑着说对某样事物有兴趣是什麽时候吗?」看着喻文州一贯的微笑,黄少天只觉得背脊一寒,「嗯?什麽时候?」喻文州问。

「今年愚人节咱们秘书处联合起来整你的时候。」

「噗!呵呵,那天真的很有趣。」无奈的摇摇头,「东西都收好了吧,那走吧。」

「欸等等,走之前我想去个地方。」才刚走进电梯,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就在“10”的按钮上一按。

「儿童病房?」喻文州看着电梯内的楼层介绍,荣耀医院分成A、B栋楼,此刻他们在A栋,而A栋的10楼正是儿童病房区 。

「对啊,文州你还不知道,那边的小鬼可喜欢我呢!」闻言喻文州略带诧异的看着黄少天,後者还滔滔不绝地说着和儿童病房的缘分。

到达十楼,喻文州表示不跟进去会在一楼大厅等着,黄少天点点头应答,约了个时间两人便分开。

「少天哥哥!」踏进属於儿童病房的範围,一名小男孩看见黄少天立即兴奋的蹦跳着过来,见黄少天换下病患服手提着一个包,眼珠子一转,随即问道:「少天哥哥今天要出院吗?」男孩名叫宋桦,一个看起来很活泼开朗的五岁男孩,但很难想像的,他竟是一名白血病患者。

「呦,小宋挺精的,没错,本少要出院啦!」说着还比了个胜利手势,没料到却换来宋桦泪眼汪汪的眼,「欸欸欸欸别哭啊我出院你应该感到开心哭什麽呢真是。」

「那少天哥哥还会来陪大家玩吗?」宋桦睁着水汪汪的大眼,样子好不无辜。

「当然啦你们这不是有什麽志工吗,只要我有空就来陪你们这些小鬼玩。」咧嘴一笑,黄少天的笑容很有渲染力,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无论谁时常会不知不觉的和他一起笑起来。

「那我们打勾勾!啊!」宋桦回以一个同样灿烂的笑,伸出手欲与黄少天拉勾约定时却忽然惊呼出声,後便愣在原地双眼直盯着黄少天身後。

见男孩一脸看到什麽吓人的东西的样子,黄少天好奇的转过头,「哇啊!」这一转头不得了,黄少天被看到的景象吓到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後倒差点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好在最後是被接住了。

「小心。」接住黄少天的周泽楷沉着脸,对於有人能够陪这些住院的孩子们玩耍其实周泽楷是挺开心的,但能不能别学到黄少天那唠叨的属性啊!

对於让原本性格较为封闭的孩子逐渐转变活泼只花不到两个星期,周泽楷觉得黄少天人其实不错,但面对孩子们打破砂锅问到底、还问砂锅在哪里的精神周泽楷表示实在消受不起。

不说他不擅长交际,看着孩子们纯真的眼神周泽楷实在是不忍心拒绝,没办法,只好全数交给江波涛同志了。

此刻黄少天整个人被周泽楷圈在怀里,这个周泽楷长得还挺养眼的,视线由下向上看,这是黄少天被周泽楷接住的第一个反应。

「起来。」轻蹙了眉头,想不到来巡房竟然会遇到黄少天。每次巡房遇到黄少天周泽楷只觉得耳朵快炸了,为什麽黄少天就不能有一个身为omega的自觉?周泽楷默默的把黄少天归类在王杰希和叶修那一类。

不过昨天王杰希跟他提过黄少天要出院了,这倒是让周泽楷如逢大赦。

「啊啊抱歉!喂你怎麽走路都没声音的这是要吓死谁啊?」顿了好几秒才发现两人姿势有点儿尴尬,黄少天立马跳起来,「小宋我想走啦,记得要乖喔!」朝着宋桦挥别,真是,来和小鬼道别竟然也会遇到周泽楷还差点跌倒哥,今天真是倒楣透了黄少天愤恨地想着,完全忘了这里是人家的工作岗位。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终於能让耳根子清净些了,每次巡房遇见黄少天对他而言都是折磨,不过……最近心底怎麽有种酸涩的感觉,病了吗?是不是该抽个时间去找心脏科的张新杰看看了?

是说,那个黄少天笑起来的时候挺可爱的。

摇摇头,周泽楷被自己的念头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能最近又太累了,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去找张新杰。

「文州,久等啦。」快步走到大厅,喻文州正在座位区滑着手机,「文州文州我告诉你你绝对想不到刚刚发生什麽事。」

「喔?发生什麽了?你又去打扰别人了?」喻文州打趣道。

「什麽我去打扰人啊!我明明是去找那些小鬼散播欢乐散播爱好吗!而且是那个周泽楷突然出现在我後面……」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喻文州只能无奈摇头,这时喻文州注意到一旁有伤患被紧急推进急诊室,一旁跟着焦急的家属。

「唔……」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喻文州整个人重心不稳跌坐在座椅上,「文州?文州你还好吗?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要不要去检查一下啊反正还在医院……」耳边依稀听见黄少天的声音,此刻的喻文州脑海内浮现了一道人声。

“不会有事的。”那声音很好听,却是带着焦躁不安及恐惧,彷佛下一秒喻文州就会消失。

“不会有事的,文州。”

评论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