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 微涼 01

「记住,无论我们面对任何大小手术,都要拿出十二万分的专注。」

走出手术室,高英杰还有些激动,他是一名实习医师,今日正好有一台手术能够让他参与,他万万没想到主刀的是王杰希而且对方还对自己做指导。

「是!谢谢王医师。」从高英杰到荣耀医院外科报到的时候开始,时常就能听见科内医护人员在谈论关於这位医师的事迹。


今晚王杰希必须待在医院待命,不过和已经将近一周没能回家的叶修比起来他很幸运,至少昨天还能回家睡一觉。

对此小儿重症病房的医师周泽楷表示他们两个都不是正常人,喔不对,应该说,他们都不是正常的omega!一个个都这麽能干,这让身为alpha的大多数医护人员如何是好?!

当然这句话是经过周泽楷的好同事江波涛所翻译。

没错,王杰希跟叶修都是omega,在这个完全性别早已完全平等的社会,虽然只是少数,但目前omega无论出现在何处其实已经不必太过惊讶了。

「王医师,第二手术室,一名车祸伤患需要紧急抢救。」

「知道了,大致上情况如何?」

「左手骨折、多处擦伤、少量内出血……」

每一个轮值夜班的医护人员都希望有个是宁静安稳夜,王杰希同样如此觉得,但这种想法却在这一声紧急通知下被破坏殆尽。也罢,这里可是医院,何来的宁静之说呢。

又是一个多事之夜。


这并不是太过困难的手术,伤者是一个omega男性,好在情况不太严重,王杰希从手术室走出来,不意外在手术室外头看见伤者亲手,只见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坐在椅子上,那人见到王杰希後便起身迎上。

那人是个alpha。

「你好,我是伤者的朋友,请问他的情况如何?」

原本喻文州好不容易结束一天的工作,正想着下班之後回家好好睡一觉,谁知道才刚踩进家门,鞋都来不及脱呢,就接到一通电话。

来电显示:少天

「少……」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手机主人的朋友吗?这位先生出了车祸现在在荣耀医院……」

「好的我马上过去,谢谢。」後喻文州急急忙忙的又出门了。

「伤者并无大碍,不过因为内伤关系,需要住院观察。」王杰希有条有理的说着病人的情况,但倘若有人仔细观察咱们王医师,便能发现王杰希垂下的双手不自觉的发颤,很轻微,几乎看不见,若是让有心人看见王杰希可不会太好过。

医师的手,不能有任何颤抖。

而令王杰希如此失态的,只是因为站在他眼前的人。那人眼神温和,脸上总是带着和煦的笑容,让人情不自禁地想靠近。

就和那时候一样。

喻文州看着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有些愣住,omega医生?这还真是少见,他想。

不怪喻文州,只能说就算已经平等,但其实omega在公众场合的出现率还是不高的,尤其这位还是医生。

但这位医生却让喻文州感到舒适,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对於第一次见面的人自己竟然会感到舒适?!怕不是你禁欲太久了吧喻文州?心底暗自摇摇头,「什麽时候能见到我朋友呢?」喻文州虽然对於这位omega医生颇有兴趣,但他还是记得自己来医院可是因为黄少天。

「待病人送到病房之後就能够去探望了。」

「多谢。」


「打扰了。」今天第二次来到医院的VIP病房,这位伤患名叫黄少天,早上原本王杰希走到普通病房准备巡房,却看到床位是空的,护士才说病人被移到VIP病房去了。

无奈,王杰希只好迈开他的长腿往位於15楼的VIP病房出发。

「这不是还好好的嘛。」才走进病房,王杰希就听到叶修的声音,还有一个陌生的声音,想来就是病人的:「我去,老叶你有没有一点同理心,有你这样对待病患的吗!文州你看看这人啊!」

「瞧你这模样,任谁都看不出你是病号。」叶修头一转,看见走进来的王杰希,道:「呦,大眼来巡房啦。」

巡房之类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交给住院医师处理,身为主治医师的王杰希却是习惯有空就巡房,对此叶修表示王杰希怕不是嫌工作太轻松。

王杰希对着病房内叶修以外的两人微颔首,问:「你们认识?」

「是啊,少天是我高中同学,另外一位跟我家有生意往来。」叶修笑道,「我先回去了,离开太久被老冯知道我擅离职守他估计又要犯病。」语毕,叶修朝着三人挥别。

「又见面了,谢谢你救了少天。」喻文州站在床边笑得和善,瞥了一眼王杰希白大褂上的名牌,不知怎麽着喻文州忽然觉得一阵晕眩、恶心感在体内翻腾但硬是被他毫无破绽的隐藏起来装作没事,症状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才好转,「少天,不谢谢王医师吗。」

「喔…谢谢你救我,对了医生你也是一个omega?我以为整个医院里出了一个老叶已经够神奇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其他omega医生说真的目前想你们这样在外头的omega还真不少……」

麻烦别忘了你也是omega好吗!!!

「……应该的。」如果用一个东西形容王杰希目前的状况,不用多说,一定就是长串的句点。

多麽希望黄少天跟他早上来的时候一样是在昏睡状态,耳根子多清静。

「够了,少天。」喻文州扶额,怎麽自家助理受伤了还能够这麽有精神的扯东扯西?「抱歉,他这个人就是比较……爱说话。」

「没事儿,有精神是好事。」王杰希拿起纪录板在上头书写着,愣是面不改色说着违心话,「估计很快就能出院,好好休息吧。晚上我会再来,告辞。」

直到王杰希离开病房许久,喻文州仍然盯着门的方向,黄少天奇怪,他探头看了一眼门口,随後看了一眼喻文州:「有什麽好看的东西吗文州?你干嘛一直盯着门口?想追那个医生啊?我看这人的确不错只是他那大小眼怎麽看怎麽奇怪啊我说你……」

「少天,麻烦消停些。」喻文州轻捏着额角,「我只是……觉得王医师很像。」

「很像?你说像你那个不知名的初恋?欸不是哪有人连自己初恋都不知道是谁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啊,看你找那麽多年了都没找到估计别人都忘了你了。」

……

喻文州沉默,黄少天说的不全然是错的,搞不好别人都忘了他,那他为什麽还要那麽坚持的找?那麽多年了,喻文州也累了。

「你说的对,或许我该放下了。」喻文州轻笑,「不过在谈我的私事之前我们先来处理公事吧。」

黄少天发誓,他在喻文州眼里看到了不怀好意、不怀好意以及不怀好意。

「哈哈哈…文州你不觉得今天天气特别好吗,要不你出去散散步如何?随时保持身体和心灵的健康人生才会更加美好……」

「呵…」

「……」

最後的结局:喻总的特助黄先生被要求无酬加班两周。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黄先生:一时兴起跑去山上飙车最後撞车不说还不小心弄丢合约书的绝对不是我QAQ


黄少天住院的期间喻文州并不是天天都有空能够探望,毕竟喻文州管理整个蓝雨公司也是大忙人一个。

而这次喻文州也没来,来的是蓝雨秘书处的同事。

「我们来探望你啦,什麽时候能出院?你不在虽然我们能享受安静但是在是不习惯啊。」秘书处的人大多都是喻文州的心腹,他们私交也不错。

「就是啊,黄少你不在我们都要分摊你的工作,压力山大啊…」

「我去!徐景熙郑轩你俩有没有一点同理心啊本少伤成这样你们只在意工作变多要知道能帮我分摊是多麽光荣的一件事还有什麽叫享受安静?你的意思是我很吵罗?」

“喀哒。”在黄少天开口一阵霹雳啪啦结束的瞬间,病房的门打开了。

「安静。」是一名不认识的医生,身边跟着一位男护士。若是其他医护人员见了一定会惊呼--是荣耀医院颜值最高的周泽楷!还有他的好(翻)同(译)事(机)江波涛。

「不好意思,麻烦各位保持安静,毕竟这里是医院,打扰到其他人就不好了。」在医生锐利的眼神注视下以及江波涛的口头告诫,病房内总算安分些,「行了,开会要迟到了小周。」江波涛转过头说道,一旁周泽楷点点头,关上门後病房宁静了好一阵子。

「黄少,我可以在你的石膏上写字吗?」打破这沉默的是秘书处的一个实习生名叫卢瀚文,卢瀚文是黄少天以及喻文州的大学学弟,年纪轻轻就跳级後得到喻文州青睐所以一毕业就被拐到蓝雨。(?)

「行啊,记得写好看一点我可不想带着难看的东西上街这样可是会有损我的帅气。」黄少天大方的伸出手,大夥儿一个接着一个根本把黄少天的手当成留言板了。

为此,一众又免不了一阵吵闹。

「咦?大家都在啊。」

好不容易忙完所有工作的喻文州估摸着几天没来陪这个喜欢闹腾的人,好歹也是他同学兼下属,还是来看看好了。谁知道一进门就看见一堆人挤在黄少天身旁。

「欸,文州来了。」黄少天挥挥他那被涂到黑压压一片的手,「要不要来写点东西啊。」

「……不必了。」喻文州走到床尾,看了一眼已经被大小字体覆盖的手,眼角馀光瞥见挂在床尾的记录版,上头不是他熟悉的字体,那字写得娟秀,想来是那位名叫唐柔的女医师,「王医师没来吗?」

「没有,今天是之前那位唐医师。」黄少天摇摇头证实了喻文州所想,「怎麽你这是见他见上瘾啦?」一句话,惹得整个病房的人开始起哄,不外乎就是打趣喻文州看上谁。

要知道,喻文州身为国内鼎鼎有名的企业蓝雨的总裁,什麽样的人没见过,一干人还真不信他会看上谁。

「王医师这人我觉得不错啊虽然大小眼一个不过在他脸上倒是毫无违和感不过他看起来少说也有一米八,真不知道这人是吃什麽长大的明明都是o怎麽我就没一米八。」黄少天搥心那叫一个悲哀啊。

而且还忘了这边还有不足一米八的四个alpha。

「那跟刚刚那位比起来呢?」卢瀚文探着脑袋,刚刚那个医生真的是他看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刚刚那位?」喻总表示疑惑。

「咳……刚刚咱们闹太欢,被一位医生投诉了。」徐景熙飘了黄少天一眼,喻文州了然。

「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


这边王杰希刚结束一台手术,今天他没有晚班,虽然医院对待医护人员都是没有差别待遇的,但因为近年来omega出现在职场的比率越来越高,就连医院都调整了所有制度。看,这不是就有两位omega医师在医院吗,虽然这两位剽悍的程度和医院内的alpha们不相上下。

离开医院,王杰希的家离医院也不过就是15分钟的车程,他选择住处的方式很简单粗暴,一来是上下班方便,二来就是怕被医院紧急召唤回去加班。

十一月的天冷得磕人,寒风宛如零碎的利刃一刀一刀割在人们身上,王杰希就这样站在寒风中,明明平常这时候出租车不少,为什麽今天一辆都没有?

看来要走路回家了,还好今天只有他一个人。

王杰希如此想着,正欲踏上回家路,面前却停了一辆车,一台黑色的凯迪拉克准确无误的停在面前,愣了几秒,只见车窗被摇下,坐在里头的人依然保持着每次见面时看见的微笑。

「王医师,需要搭个顺风车吗?」

※※

新坑已开,填坑不存在(喂!

对於医护人员及其职业了解有限,如果可以请大大们多指教m(._.)m

评论 ( 1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