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更新计画 04

--怎麽会是他们?!

映入乔一帆眼簾的赫然就是微草的方士谦和高英杰。

有些分队在进行交易时都会派出两到三人进行“领路”的工作,以防忽然有状况发生影响到分队。显然这次微草的领路是方士谦和高英杰。

若是遇到微草的人,其实乔一帆也是挺尴尬的,但此时的他依然冷静的在黑夜中潜伏着。

--希望别有什麽状况才好。

乔一帆如此想着,不单只是因为他想顺利完成叶修交付的任务,更多的是,乔一帆不希望看到昔日夥伴兼好友出事。不过这种事多半都是事与愿违。

照理说,领路到达目的地之後,其馀的人也会陆陆续续和领路会合,但过了十几分钟仍然不见微草的其他人,当下乔一帆就知道不妙了。果然不出所料,下个瞬间几十名披着斗篷的黑衣人蜂拥而上,每个人手中都持有武器,棍棒甚至刀械。

方士谦和高英杰被团团包围。

看似单纯的想将二人包围加以攻击,但乔一帆完全看得出来,那些人在针对方士谦,他们正逐渐将方、高两人分开。待高英杰发现时他和方士谦早已相距至少五公尺,这让黑衣人更好下手,但高英杰实力也不弱。

当乔一帆看见一名被击飞出去的黑衣人看起来就像不支倒地,实际上是在抓空档要攻击高英杰。「英杰!」乔一帆眼见好友或许会受伤,他不再继续蹲点,乔一帆抽出暗藏在身上的匕首,直冲到那名黑衣人身後。

一刀穿心。

「一帆?!」高英杰惊讶道:「你怎麽在这里?」

「等会儿再说。」反手又将一个人击倒,乔一帆站到高英杰身後和他背对背,此刻的高英杰有些恍惚。什麽时候没有和一帆这样一起战斗了呢?是两年前一帆离开微草开始还是……

从他们俩进入微草开始?

「英杰,别走神!」好不容易脱离包围的方士谦回到高英杰身边,方士谦对於乔一帆的举动没有任何过问。一是因为乔一帆已经离开微草,他们已经毫无干系,二是以目前的情况而言,三个人,总比两个人好。

「是,前辈。」高英杰重新投入战斗,不过这群人像是不知何物为痛,除了被乔一帆一刀穿心的人以外。

在三人看不见的地方,三层楼高的货柜上站着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人以黑色斗篷遮住脸,而另一个人则是带着一个妖狐面具,给人一种寂静肃穆的感觉。

那名带着面具的人举起右手,随後指向正在混战的乔、高、方三人,他身旁的人立马冲出,速度之快。

那名黑衣人一加入战局,不仅是方士谦,连乔一帆以及高英杰都感受到更加巨大的压迫,尤其是方士谦,很明显的,这名加入混战的黑衣人依然是在针对他,而且这人的武力威胁都比其他人来得高很多。

将近二十分钟的战斗,三人以少敌众已经感到吃力,「为什麽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支援?!分队其他人怎麽了?!」方士谦无奈大吼着,这些人就好像没有痛觉、也不会感到疲惫,除了直接杀了他们之外,根本无法停下。

「一帆!」高英杰着急的大喊,两名黑衣人毫无预兆的直冲乔一帆。

“哒、哒”

两名黑衣人闷哼了声,随後倒地不起,乔一帆看见黑衣人的脑袋被子弹打出一个孔,脑浆和鲜血汨汨流出,他立马抬头望向子弹飞来的方向。

「沐姐!」乔一帆狂喜,他看见好几尺外的货柜上头,苏沐橙扛着一把狙击枪,飘扬的长发显得她英姿飒爽。

然而苏沐橙这两枪对於方士谦而言却没有任何帮助,甚至还导致方士谦落入更加危险的情形,高英杰眼睁睁看着那两个後加入战局的人硬是把方士谦打昏。

他们想带走他。

「前辈!」高英杰见状动身往方士谦所在的方向冲去,但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除了带走方士谦的两个人之外,其他还活着的黑衣人早已把前方的路给堵死了,硬冲上去绝对是自寻死路。

「英杰!别去!」喝止高英杰的不是乔一帆,这个声音是--

「队长!方前辈他……」

是王杰希,以及微草,其中还有三个高英杰不认识的人。

「一帆,没事吧?」叶修叼着菸走到乔一帆身旁,拍着他的肩,道:「刚刚发生了一点状况。」方才他领着唐柔和方锐到东码头时,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微草正在和一群人打斗,微草共四人,与同样也是十几名黑衣人缠斗将近十分钟,叶修见状马上带着兴欣二位加入战局。

有了叶修三人的协助,花了不到十五分钟便协助微草脱离战斗,但待他们赶来还是来不及,没能及时救到方士谦。

「前辈…我……」乔一帆低下头,他觉得自己没有办好叶修交代的事,然而叶修只是看着乔一帆轻轻一笑:「别想太多,眼下还是先把这些人处理掉吧。」

「怎麽样啊王大眼,哥伸出援手你们接不接受?」

「恭敬不如从命。」王杰希轻按着额角,神色不大好看,「不过最好叶神能够解释一下这些情况。」

「呵,到时候会说的。」

王杰希接下队长这麽多年,没有一件事比现在的情况还要令他烦躁。方士谦身为微草副队,然而却被不知名人士给掳走,如今方士谦的确切位置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完成交易,回到微草据点王杰希向队员们交代了一些琐事便回到属於自己的队长室。哪知道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不速之客坐在属於他的位置,还非常有閒情逸致地摆弄着放在桌子上的装饰。

「杰希回来啦。」来者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是说王杰希也很少看到那人脸上有着微笑以外的表情。

「……看来微草的防备系统还是不够完善。」王杰希关上门,这是第几次了?每次他来都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看来要让小別他们加训了。「怎麽会来?」走到来者身旁,王杰希倚着桌子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微笑的人。

「怎麽,那麽久没见杰希不想我吗?」无辜的大眼睛眨呀眨的,不过王杰希早已免疫了,「我们早上才见过。」

「不一样啊,还是杰希比较喜欢我叫你王队?」

「那也不错。」王杰希认真的点点头,「那麽,喻队,能够从我的位置上离开了吗?」

「杰希真无情。」来者--喻文州手搭上王杰希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王杰希的领子,「说实话,真的不想我?」

「想的。」垂下眼眸,王杰希低下头和喻文州额头相抵,「文州,我想你了。」

两人鼻息交融,多久没有像这样,身边只有他,两人嘴唇相贴,不带任何一点情欲,只有满满的爱和思念。

王杰希:小别,下次把整个据点的戒备提升,一只鱼都不能放进来。

刘小别:……是,队长。

某只鱼:???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