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三歲

假條--

姓名:商三歲

請假事由:考大學啦QAQ

請假時間:至二月止

謝謝各位大大厚愛❤

© 商三歲 | Powered by LOFTER

荣耀更新计画 02

偌大的会议厅只剩下两个人。

当各队长都相继离开後,独留韩文清以及刚来不久的叶秋。叶秋坐在韩文清对面的空位。方才韩文清叫住叶秋。

时间已经过去将近20分钟了,韩文清仍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炽热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叶秋,彷佛害怕下一秒就无法看到这人一样。

「我说老韩啊,你这眼神,要是换了别人早就钱包丢了人就跑。」叶修捻熄菸蒂,「有事快说,没事我就走了啊。」

「你……」你这两年去哪里了,为什麽毫无消息?纵然有着千言万语,韩文清愣是无法开口说出,就算问了能怎样?他们的关系摆在哪,韩文清无法靠近,却也不想远离。

看着韩文清欲言又止的模样,叶秋不禁在心底发笑,说:「既然没事,那哥就先走啦。」说罢作势要起身,韩文清见状一时心急,扯住了叶秋的袖子,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连韩文清自己也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整理好情绪,道:「你发生什麽事?」

「哥能发生什麽事?」叶秋轻笑道:「看来我似乎回来的不是时候,正好和邱非一起抢了你们吞掉的原嘉世资源。」

「叶秋!」韩文清喝斥了一声,「你明知道……」

「够了老韩,哥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话都说完了吧,我该走了。」叶秋抽回自己的袖子,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却不料才刚碰到把手,身後就多了一个温度,「老韩,这样可不好玩。」

「我没在跟你玩。」韩文清一手揽住叶秋的肩膀,另一只手紧握着拳,指甲刺进掌中都不自知,他说:「这段时间,我很担心你。」

温热的气息灑在叶秋耳边,他忽然觉得有些热,然後他又听到韩文清开口道:「让我陪你。」

叶秋顿时有些恍惚,他想到了那个将自己从泥沼中救赎了他的人,那人的笑颜浮现在叶秋眼前,令人感到安心、心动的,那段时光是叶秋最美的一场梦……

--让我陪你好吗?

--我会陪你的,阿修。

也是恶梦。

「韩文清,你真想追我啊?」猝不及防地,韩文清忽然听到叶秋说道,这下换韩文清风中凌乱了,叶秋这是什麽意思?

叶秋能够感受到身後人的僵硬,他抓住韩文清环住自己的手,一个转身施力,两人的位置颠倒,韩文清被叶秋重重的抵在墙上。

「若是这样,我先告诉你。」叶秋身体往前顷,几乎整个人都压在韩文清身上,眼看着叶秋薄薄的嘴唇缓缓接近自己,韩文清的内心不可谓毫无波澜,那双唇若有似无地蹭着韩文清的耳朵,然後他听到叶秋轻声道:「至少先把哥的名字记清楚……」

叶修,不是叶秋。

当叶秋……叶修离开後,独留韩文清站在会议厅。

无论如何,叶秋…不对,他说他叫叶修来着,不管是叶秋还是叶修,韩文清认定的就只是这个人,管他叫什麽名字,叶修态度的转变对韩文清来说已经足够了。

天黑了。

贫民窟大多的居民都是居住在断垣残壁或是受到战火波及的民房变成的废墟,好一点的还能有一个屋顶,不过多数人还是在残破的房屋上搭上布棚,至少能够遮风避雨。

叶修缓步走在勉强能称作商圈的街上,虽说是贫民窟,但该有的设施还是有的,叶修拖着慵懒的身子在街道上左拐右弯的,直到走进一条死胡同。

懒洋洋的倚靠在墙面,叶修叼着菸,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说:「跟了这麽久,你不烦我都烦了。」

「那还真抱歉。」阴影处走出一个人影,那人看着叶修,「好久不见了,叶神。」

「彼此彼此。」叶修含笑看了一眼来者的装扮,当他看见别在来人右肩的徽章时,他忽然笑出声,道:「原来你投靠老韩去啦,老林。」

「是啊,呼啸不需要我了,我总是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来人--被叶修称作老林的林敬言无奈苦笑,一年前,林敬言所待的呼啸分队来了一个新人,经过种种原因,林敬言选择离开呼啸。

「也是,我们这种暗地求生的人,到最後也只是想图个安稳,在哪似乎也不是那麽重要了。」叶修低声的说着,像是在回应林敬言,更多的是像在和自己说话,「那麽你找上我是想干嘛呢?」目光重新回到林敬言身上,叶修问。

林敬言沉默了半晌,正欲开口之时,却又被叶修打断道:「如果是想找我问方锐的下落,我可什麽都不知道。」明明就是同样的笑脸,林敬言在听到这段话後,怎麽看叶修的脸怎麽想打。

然而打不过。

「但我收到消息,上面说最後一次见到方锐是他和你见面的时候。」林敬言叹了口气,因为这条消息所以他近来时刻都在关注有无这位传说中的叶神的的消息。

上一次是那一次?我几乎天天都跟他见面呢,方大大啊你真会给我找麻烦。叶修闻言不禁在心底吐嘈:是说怎麽好几次想找人都找到自己这来了?林敬言算一个,还有之前文州少天跟张佳乐也是,当哥这里是情报单位啊。

联盟中谣传着许多事,亦真亦假,但多数人会相信的都与眼前这人有关系,好比说……

--叶秋掌握联盟中各种消息,大到政府计谋,小到各分队内讧。

然而知道是一回事,他若是不想说那麽就只能等着自个儿发现了。

「行了老林,咱两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哥的规则别说你不清楚。」叶修摆摆手,随後将菸头随手一仍,「找到方锐之前你最好先想想怎麽哄他呗,我先走啦。」叶修走到林敬言身边拍拍他的肩,随後便扬长而去。

看着叶修离开的身影,林敬言心中百感交集。

--所以你果然知道方锐的下落啊!

这是来自林敬言内心深处的呐喊。

评论
热度 ( 12 )